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舞蹈
    ..,

    十年后,又是一季春秋!

    “小型天雷术!”

    一颗百年大树下,一位面容俊俏,身披纯黑之色道袍十五岁少年站立在这微风轻拂的山顶上,白皙如玉的手掌间电弧闪烁,嘴唇微动,法令一成,电弧汇聚成一道指拇粗大小的电流,朝山涧下落去。

    “轰隆隆!”

    一息后,山涧雷声作响,轰隆声不断,伴随着涧内飞出几只鸟雀,才再次恢复平静。

    “十年,如今在下陆界我已臭名远扬,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呵呵.....毒瘤?或许是吧!”

    少年流露出沧桑的双眸,姚望远方,天,依旧还是那么的蓝.....

    这个少年就是在下陆界生活了十年后的肖夏,这十年内,当初收留他的那户人家在卜哉尼龙死后,嫡系子孙个个如同雨过春笋,迫不及待钻出来,分割了他的家业,带着一亩三分地各奔东西,不但把他肖夏给赶了出来,还放言看见肖夏一次打一次。

    “今年,该去祭奠一下您老人家了!”对于卜哉尼龙当初的抚养之恩,肖夏至今都没忘掉,如果要不是卜哉尼龙,恐怕在八岁时他就被众人赶出家门,任其生死。

    每逢一年的今天,他都会去当初那个收留自己的地方祭奠一次卜哉尼龙。

    盖过过头的道袍,肖夏只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在外面,脚步一跃,身轻如燕,跳过了相隔数十米之宽的山涧。

    .............................

    白里镇下!

    “做好准备,今年我们一定要把这个“毒瘤”抓住,前年居然让他给跑了,我好不甘心!”一众七八岁的小屁孩围成一团,个个手里刀枪棍棒,窃窃私语的商量着什么。

    “哼!要不是卜哉腾腾这个废物没把“毒瘤”堵住,他怎么可能会跑的掉!?”其中一个小孩冷哼一声,望向一个还流着鼻涕,连把棍子都拿不稳,手臂连连颤抖的六岁小孩,不禁埋汰道。

    这几个小屁孩人就是那些分割了卜哉尼龙的嫡系子孙的儿子女儿们,七八年来,肖夏每一次来这里祭奠卜哉尼龙时,都会遭到这些小屁孩的“攻击”,而他们的大人也几乎不管,完全把肖夏当成他们孩子取乐的对象,甚至每年的今天,还有些大人打赌这些小屁孩能不能成功把肖夏抓住。

    “好了好了,卜哉腾腾又不是故意的,而且时间就快到了,我们赶紧去埋伏好吧。”就在卜哉腾腾处境尴尬,不知说什么好时,其中一个小女孩走出来帮他分解了尴尬的气氛。

    “哼!”见时间确实是差不多,这个小孩才肯罢休掉,鼻孔发生一声冷哼,很是不满意的脱离了众人。

    其他小屁孩也纷纷选择去埋伏地点,只留下卜哉腾腾和这个小女孩还待在原地。

    “谢谢你.....”卜哉腾腾感激的望着小女孩,张张嘴好久才把这三个字说出口。

    小女孩笑笑,月牙般的嘴角没有说话,而是向着她埋伏的地点跑去。

    看着小女孩消失在视野中,卜哉腾腾摸了摸手中的棍子,猛地将鼻涕吸回去,默默向着另外一处跑去。

    ..................

    “嗒!嗒!嗒!”

    轻盈的脚步声落在地上,让埋伏在暗中的小屁孩们兴奋无比,内心阵阵激动。

    “照旧吧。”肖夏轻笑一下,他知道这些小屁孩的埋伏之处,不过在进来时他是不会跟这些小屁孩玩的,每年都是如此,在自己祭奠完卜哉尼龙后,再来陪他们玩。

    十年过去,许多事情在肖夏的人生中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唯一不变的还是这条熟悉的道路。

    肖夏的脚步声忽然在众人感知中消失,这些小屁孩也不奇怪,因为每年总有那么一段,年复一年,他们也早已习惯,甚至更好笑的是,这些小屁孩用这样一段“毒瘤消失”的时间,称为“毒瘤的证明”,如果没有这一段脚步的消失声,他们还会认定对方真正的“毒瘤”。

    在肖夏停下脚步,找准那块墙壁,直接走去,在穿墙术的作用下,肖夏顺利无阻的通过。

    “唉,草又长高了。”前面空旷的土地上鼓起一个杂草丛生的小土包,那是埋葬卜哉尼龙的安息之地,肖夏无奈的摇摇头,伸手把杂草轻轻连根拔起。

    杂草很多,仿佛永远拔不尽的样子,但在肖夏默默的“拔苗助长”下,终于除尽。

    收回通红的手掌,肖夏笑了,在一开始时他大不了挥手瞬间除掉所有杂草,但他没有这么做,他的笑在外人看来很莫名,其实里面的苦涩之意只有他自己明白,一根根的拔掉杂草,表达了自己对卜哉尼龙的心意,他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去祭奠对方这么一个大恩人,有的,也只有心意。

    祭拜卜哉尼龙片刻,又对着墓碑拜了几拜,肖夏才是离开了原地。

    穿出墙壁后的肖夏,继续跟以往一样陪着这些小屁孩“瞎几把乱闹”。

    “嗒嗒嗒!”

    肖夏的脚步声再次出现,而这些小屁孩心中顿时警铃响起,纷纷行动起来,手里拎着拿起刀枪棍棒往肖夏所处的小巷子蜂拥而至。

    “哈哈哈,毒瘤你这次跑不掉了!”看见肖夏被包围在小巷正中间,四个路口也已经有人把守住,其中那个说前年不甘让肖夏跑掉的小屁孩顿时哈哈大笑。

    “哦?”肖夏一双眼睛环顾四周,轻笑道:“你们哪年不是这样说的?”

    “哼!”那个让卜哉腾腾难堪的小屁孩指着卜哉腾腾冷哼道:“去年要不是他这个废物,你觉得你能跑的掉么?”

    闻言,肖夏没有说话,嘴角微翘,对着众小屁孩竖起一根中指,然后勾勾手,充满挑衅之意。

    “抓他!”那个小屁孩咬牙切齿的大喊,随之抄起家伙往肖夏身上揽去。

    肖夏嘿嘿一笑,浑身都是好玩的意思,在众小屁孩的围攻之中跳起舞来,在地球时,他可是个网瘾少年,虽说在现实中没有接触过街舞之类的舞蹈,但在网络上接触的却不一定会比在现实中接触的人少。

    炫酷的舞蹈,无时不刻的装逼画风,展现在这些异界“土包子”的眼里,震撼着他们眼界。

    “啪啪啪!”

    虽然没有音乐做铺垫,但这些小屁孩的刀枪棍棒敲击声对于肖夏来说就是最好的伴奏,节拍跟随着肖夏的舞蹈,看花了众小屁孩。

    忽然,就在众小屁孩已经筋疲力竭,脑袋有点迷糊时,肖夏一个转身消失不见。

    十多分钟,也玩够了!

    肖夏最后望了一眼这些小屁孩,轻笑“失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