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吉霸藤”家族的一夜暴富
    ..,

    “主人,你这样做真的好么”

    肖夏跟那群小屁孩玩完走在路上的时候,凌道子的声音忽然非常无语的悠悠从脑海中传来。

    “呵呵。”肖夏淡笑道:“十年前我也不像他们一样,仗着自己是中陆界的人这一身份,给卜哉尼龙平白添了众多麻烦么?”

    “如今这些都是他们的后辈,虽说他们的父辈的确可恨,但仇恨何必殃及到下一辈身上?”

    肖夏一连两个反问,将凌道子问的瞠目结舌,无言以对,不知说什么好。

    再者,下陆界终究不是我的驻足之地,上陆界才是我的目标!

    肖夏姚望远方,悬挂在当空的烈日,正如同他那照耀大地的眸光......

    “好吧,您这胸怀,老仆还真是佩服不已.......”凌道子微微撇嘴,心中暗道:“鬼才信你的话....”

    不过这句话他自然是不敢说出来,否则按照肖夏这惯常的坑爹尿性,指不定下一刻就对自己动手了.....

    “瞎说什么大实话!?哈哈哈”肖夏大笑两声,迈开脚步,朝着远方大步流星的横空跨去。

    ..................

    下陆界,在离白里镇的几十里地外的雅安镇上。

    “畜生!放开我“娘子”!放!开!我!娘!子!”大街上一位朴素衣裳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柄寒光凛凛的长剑,浓厚的黑眉在皱起的眉头上仿若犀利的剑锋,虽身穿素衣,但却掩饰不了他气质的不凡!

    “滚粗!你先把我儿子放下再说!”对面那男子同样是素衣着身,左手抓着个年轻女子,右手拎着把大砍刀,听到对面中年男子的一字一顿怒喝声,顿时炸毛起来,声音如洪钟般嘹亮,向四周扩散过去。

    那中年男子此刻才发现自己左手同样抓着个小屁孩,这小屁孩一把鼻涕一把泪滴落,扁着嘴巴,就像那种哭又不敢哭的类型,细小的眼珠子干巴巴的看着他,尽是惊恐之色。

    “噢?!不好意思.....”中年男子一怔,随后长剑一扔,连忙把抓着小屁孩的手放开来,等那屁孩回到对面男子身边后,他才尴尬的点头说道。

    “这....这俩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傻.b?”一少年站在人堆中,嘴角抽搐的自问道。

    “唉!这吉霸藤家族还真是一起一伏,好不容易崛起了,少主却精神故障......”周围一看热闹的路人见状摇头可惜道。

    “也是,不过现在这少主是暂时好了,家族就不知道亏了多少咯!”肖夏旁边的另外一人,脸上挂着莫名的笑容,隐约有幸灾乐祸的意味在其中。

    果真!就在这人说完话的三分钟内,就有个下人打扮的佣人跌跌撞撞的冲到了这少主身边,哭丧着脸说道:“少主,大事不好啦!咱们的粮仓被人给劫了!”

    “what?”肖夏瞬间大为震惊,看向那路人,喃喃道“预言帝?”

    不过,这少主的反应比肖夏还震惊!

    “什么!”吉霸藤家族的少主瞪大着双眼,拽着那佣人的衣领怒说道:“被人劫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吃屎的?”

    “哼!”说完,少主捡起长剑,连对面男子手中的年轻女子,自己的“娘子”都不管了,拉开脚步就是朝着粮仓的方向奔去。

    “就算吃的是屎,你们家还不是和我一样.....”等到少主确定离开后,佣人才缓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低声囔囔道。

    “你这弟弟,看起来的确像是吃屎了....”男子把砍刀“哐当”一声,扔在地上,抱着小屁孩一顿唏嘘道。

    “滚!”年轻女子反手一个巴掌,不过没有打到男子身上,而是生生止在空中,冷不拎丁地说道:“要不今晚你去吃饭?”

    “不要跟我们一起吃屎!”年轻女子冷哼一声,望着男子,冰冷的笑容浮现在秀脸上。

    “别别别!”一听这话,男子开始慌了,这是晚上不包饭的节奏啊!

    “还是吃屎的好,还是吃屎的好.........”男子小鸡啄米般的陪笑道。

    “尼玛....你那不屑一顾的尊严呢?”肖夏无语的捂脸说道,简直看不下去了...

    .......................................

    闹了半天,肖夏总算是这件事的缘由。

    原来这“吉霸藤”家族,在几年前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家族,但却在一天晚上,那晚上灰蒙蒙的夜色忽然间蓝光大作,在充满蓝光的世界里,镇上的众人恍然间看到一位青蓝色的童子顶着两盏蓝火降临在吉霸藤家族内。

    此后,吉霸藤这个名不禁正传的小家族一夜之间摇身一变,各种突破,什么粮仓被人预订卖光了,经营的店铺暴赚了,一夜暴富简直不是梦,而是像个结实的大馅饼砸在这个小家族头上。

    什么东西都是在一夜,更让人不敢置信的还是这个小家族居然成为了盘踞雅安镇商道一途的巨无霸!

    这一切的一切,让所有人看来都仿佛是一场梦!

    不过,这只有吉霸藤家族的现任族长和屈指可数的少数人明白是怎么回事!

    .........

    所有看热闹的人都走了,那年轻女子和男子,小屁孩等人都走了,街上清冷时,肖夏才慢慢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望着天边即将落下的斜阳,给自己缓缓地倒上一杯茶摊小二还未来得及收拾的茶水,轻抿一口。

    “老祖宗,您怎么说?”

    肖夏嘴唇颤动,声音平淡而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是妖魔作怪,就是天赐大幸!”

    凌道子沉默一会儿,便给出了答案。

    “是运,即是福!是衰,同也!”肖夏放下茶杯,眯眼分析道:“这二者同一结果,即同是福,再加上这里是阴阳师的世界,桃花妖.....桃花妖......,如此,这源头必是你了!”

    肖夏轻笑。

    在经过阴阳师世界的确认事件和中陆界的桃花妖“自证”事件,再加上那天晚上的目击“迹象”所指,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吉霸藤家族倔强的种种原因,必定是那位靠自残来维持团队生活,被众多阴阳师玩家称之为“卖血童子”,其真名为“座敷童子”的手笔。

    想着想着,肖夏脸上忽然露出令人感到不详,让凌道子忍不住打起寒蝉的笑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