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杀戮
    ..,

    在找到粮食,吉霸不扬和两个下人很快就忙活起来,一阵苦干后,众人早已是大汗淋漓。

    “也还好我们的小推车够大,不然这些粮食还真装不下!”

    吉霸不扬看着堆成两车小山模样的几十袋粮食,呼出一口浊气,搓了搓手微笑道。

    “呵呵!”远在一旁的肖夏顿时呵呵一笑,敢情这孩子还不知道他家粮仓丢了多少粮食吧。

    说道:“看来你还不知道你家不见了多少粮食吧?”

    “噢!”吉霸不扬脸上露出古怪之色,问道:“何出此言?”

    “你自己看吧!”肖夏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一挥袖又将另外一旁的石地炸开。

    被轰击开来的碎石下面,赫然又是一排排原封不动的一袋袋粮食。

    “这.......”

    吉霸不扬张大着嘴巴,他似乎明白了肖夏的意思,难怪他会这么说。

    “现在就看你的了!”

    肖夏莞尔一笑,不再理会目瞪口呆的三人,又连续出手炸开了好几个地方,毫无疑问也是隐藏粮食的暗点。

    “这么多.....这要搬到何年何月啊?!”

    两个下人困难的吞了吞口水,表示这事真心干不来.........

    不过这些肖夏可不管,他只答应过帮其找粮食,并没说会帮运粮食。

    剩下的事情不管如何苦恼终究是吉霸不扬的事,与他并无任何干系。

    找一处地,躺身,聆听,另一边的战乱!.....

    ................

    “头领,山门已攻破!”

    在血流成河,一片残肢断臂的密林中,一位手持大刀,身材宽大的壮汉居然跪伏在一容貌俏丽的年轻女子面前,声音恭敬说道。

    “冲进去!找回少主!”

    年轻女子脸上毫无波澜,双眸漠然的注视着前方,语气冰冷而道。

    “是!”持刀壮汉闻言身躯一震,敢情大小姐这是要大开杀戒,彻底灭掉进阳山上的那群劫匪了。

    很快,持刀壮汉率领着一支精干队伍朝劫匪窝的方向杀去。

    “任你后面是谁,敢动我弟弟,杀无赦!”

    年轻女子迈起轻盈的步伐,面无表情的缓缓走向前方。

    “吉霸家族!你们怎敢攻打我进阳山!!?”

    山头内,一众劫匪神经紧绷的握住手中的兵器,看向把自己等人紧紧包围住的敌人,其中一个脸上划着条狰狞的疤痕的中年男子面不改色的厉声大喝着众人。

    就算被包围了,他也丝毫没有害怕的迹象,这未知“勇气”,自然来自他背后那人的势力。

    “京仺厉,你少废话!”站在最前面的持刀大汉冷笑一声说道:“你们进阳山是个什么东西,你一清二楚,这么多年来,你们烧杀抢掠的事多了去了,要不是衙门那群废物贪生怕死,哪来还能让你们快活到现在?”

    “哼!”京仺厉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衙门?就算是比衙门再高两个级别的部门,只要背后那位还活着,他们也奈何不了自己等人。

    “趁早把我们家少主交出来,不然今日我就踏碎你的山门,移平你的山寨!”

    持刀壮汉毫不客气的粗声大喝,宽大的嗓门让所有人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制力。

    “杀!”

    京仺厉的回答仅仅只有一个字,却清楚的表明了他的态度。

    “杀!”

    持刀壮汉也是毫不畏惧的迎接上去,宽大的大砍刀像切菜一般将一具具身躯拦腰截断。

    顿时,场面一发不可收拾,锐利的兵器相撞铿锵声,令人疯狂的噗嗤飙血声,伴随一颗颗头颅飞起,画出了一副绝美的“画卷”。

    “噗嗤!”“噗嗤!”“噗嗤!”

    干涸的土地瞬间被猩红的鲜血浸满,时不时掉落下的断臂如同从血色深渊中伸出来的魔鬼的手臂般向活着的人抓去,说似是修罗地狱也不为过。

    “哗!”

    一颗头颅飞起!

    “哗!”

    紧接着又是一颗头颅飞起!

    “铿锵!”

    杀够了虾兵蟹将的持刀大汉把目标瞄向了正在战斗中的京仺厉,正要趁他不注意一刀将他劈了的时候,忽然一道身影出现在京仺厉旁边,随手拔出佩戴着的长刀硬是生生挡了他的大刀。

    “二哥!”

    这时反应过来的京仺厉后怕的回过头,看到那个几年没有相见过的熟悉面孔,欣喜的激动叫了出来。

    “嗯!三弟!”

    那个佩戴着长刀的年轻人,笑着拍了拍京仺厉的肩膀,再次见到京仺厉他多少还是有点高兴的。

    “二哥,你,你变年轻了,莫非你拜入阴阳师大人的门下了!!?”

    京仺厉这时才发现自己二哥田禾伊健,年轻了许多的相貌,不禁震惊的问道。

    田禾伊健笑笑,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他们这是干嘛的?”

    “他们”指的当然是持刀大汉等众人。

    “你是谁?”

    持刀壮汉暂时叫回还在战斗中的自己一方人,分析着眼前这佩戴长刀的人的意思。

    这遍地的残肢断臂,是什么意思,难道还需要去问么?

    持刀大汉望着谈笑风生的田禾伊健,第一次感到有压迫感,拧紧着眉头大喝道。

    只是!

    京仺厉横眼一瞪,眼里的杀意毫不掩饰,冷声道:“他们是想来踏平我们山寨的。”

    “哦?”田禾伊健挑了挑眉头,轻笑道:“是吗?”

    “那就去死吧!”前一刻还是笑着的田禾伊健,下一刻却突然化为一道残影掠过持刀大汉。

    拔刀,出刀,入鞘,三个步骤一气呵成,时间仅用了不到一息。

    下一秒!头颅飞起,持刀大汉,死!

    “锵!”

    长刀入鞘的声音恍如一道催命的钟声,清脆的落在众人耳里,让所有人脸色大变,恐惧不已。

    一个勇猛的持刀大汉就这么死了,不到一个呼吸时间,甚至连对方是怎么出的手都不知道就死了?

    “哗!”

    瞬间的鸦雀无声后,是一片恐惧和兴奋的喧哗声的激起。

    “杀啊!”

    借着这一士气大振的机会,京仺厉当机立断大吼出口。

    得到命令的虾兵蟹将个个如天神庇佑般的不要命朝着敌方冲杀过去,越战越勇。

    而士气大挫的持刀壮汉那方,根本被田禾伊健的出手吓出了心理阴影,竟然连一丝反击的勇气都提不起来,在抵挡片刻,就死的死,逃的逃!

    “不准退后!谁退,杀无赦!”

    逃的最快的那个人直接被突如其来的一剑刺破了喉咙,还在逃跑中的众人顿时身体一震,看着站在前方面如寒冰般冷漠无情的年轻女子和她背后的干多人,不敢再前进一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