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罪孽天罚
    ..,

    “轰隆!”

    远方天雷轰炸,触目惊心的电光似狰狞的巨龙在空中兴风作浪,偌大的威压令站在另外一座山头甚远的座敷童子都隐隐心悸。

    “哪些阴阳师,哦不凡人,应该都被天雷湮灭了吧?”座敷童子嘴角挂起冷笑,暗道:“如此天雷,就算是我也未必能硬抗下来。”

    但随之又担心起来:“那个白痴该不会也....”

    虽然担忧,她却很清醒,这时天空之中又是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隆声。

    她笑了,心中悬挂着的巨石终于稳当当的落下。

    既然天罚还没完,那就证明山童还没有死。

    某个地方,辽阔的大峡谷上流淌着一条源源不断的水渠,本是柔和的水流,从峡谷上飞流而下却是可以让人砸出内伤的瀑布,而在如同水帘般的瀑布内,则是别一番洞天。

    “还好本道爷跑的快,不然那个卖血童子来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肖夏从怀里摸出散发着淡淡灵光,光是闻一下就能令人心旷神怡的净灵花,一副大难不死的模样边笑边自言自语的开口说道。

    “的确,想不到那个童子居然有这么恐怖的实力,若非她的动作慢了许些,主人你就真的是要危险了......”

    凌道子的声音幽幽传来,刚才在肖夏的脑海内,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如果要不是那个童子没追过来,但凭肖夏现在的修为就想甩掉她,谈何容易?

    “对了老祖宗,这是你要的净灵花。”肖夏想起了什么,随之将净灵花平放在地上,问道:“我很好奇老祖宗你要这花有什么用?”

    “而且.....您说的好处......”肖夏习惯性的搓了搓手指,不过在这个世界显然是没有rmb这个东西的。

    “哈哈哈,放心主人,老仆自然是说到做到。”凌道子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主人的性格还是很浮躁啊!

    肖夏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但好处的确是太大了,迟一秒拿到自己都会感到寝食难安,浑身难受......

    ................

    反观山童那边。

    此刻的山童伤口几乎遍布全身,纯蓝色的血液像泉眼般从身上缓缓流淌下来,一个个破裂的伤口就像小凹槽,在身体上看来很是触目惊心!

    “第八道了!”

    山童眼睛开始有些迷离,失血过多的它脑袋变的愈来愈重,昏厥感无时无刻在冲袭着它的脑海,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记得自己刚渡过第八轮天罚,离结束仅有一步之遥了!

    双手颤巍巍的拿出座敷童子借给的本命灵火,病恹恹的小火苗在空中随风飘摆起来,仿佛在下一刻就会被吹灭掉......

    “轰轰轰~”

    就在山童正想休息一下,恢复体力时,天空中的劫云突然动了起来,无数片劫云几乎在同一刻疯狂的叠加。

    最后,除了一直锁定着山童仿佛被压缩过的劫云外,天空中竟是晴空万里,阳光明媚。

    “疯了疯了!”

    见到如此之势的劫云,不光是承受天罚的山童本人,就连座敷童子都是脸色猛的一白,这个劫云几乎是必杀劫啊......

    “罪孽天罚吗?”山童喃喃苦笑,罪孽天罚,顾名思义,就是以受罚者本身平生的罪孽程度来决定其威力的大小,若是罪大恶极之辈,不说抗下,就连碰一下罪孽天罚所降下的雷电都会即刻灰飞烟灭,当然!这种罪孽天罚的出现几率少的可怜,百年内只要不是踩了狗屎运,就不会遇到或是遇到第二次。

    不过若是善良之辈,就算实力是弱鸡中的弱鸡毫无防备的被天雷径直击中,依旧会毫发无损。

    不过作为妖怪,哪个手里没染过血,罪孽可大可小,但要是说没有的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嘶!”

    就在座敷童子脸色发白时,一股属于王者的威压从空中压下,在这股威压之下除了受罚者本人,任何事物都是一体的,无一不被死死镇住,连一丝抵抗的气力都没有。

    座敷童子正是因为明白事理,所以才不会自讨苦吃的去抵抗,他知道,这是第九道也是最后一道更是必杀的一道天雷,罪孽天罚落下的前奏。

    这道天雷不像前八道的那样,相比前八道的轰隆作响,高调,它更显的悄无声息,非常的低调,发出灵蛇吐信般的“咝咝”声后,就再无其它声响。

    在座敷童子和山童的眼里看来,那划过天际,仿若晴天霹雳般的雷光就真的像是雷蛇吐出来的信子一样,璀璨耀眼的电光之中,蕴含的是变幻莫测的威力,就跟摇骰子,只要还没停顿下来,点数依旧还在变化。

    但山童望着这道令大部分妖怪都闻之色变,恐惧不已的罪孽天罚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抹莫名的笑容,或许这道天罚在座敷看来对自己是必杀局,但只有他知道,这道天罚简单,太简单了,比前八道天罚还简单。

    自己化身为进阳山以来,没有三百年也有两百快多了,这期间一直在守护净灵花,虽说在刚才用棒槌砸死了不少人,但那些都是觊觎净灵花的宵小之辈,就算砸死几个,也无痛无痒,根本影响不了罪孽天罚的威力。

    所以说,这道在座敷童子眼里的必杀局,在自己看来却是佳上福音。

    “嘶啦!”

    酝酿许久的罪孽天罚落下,在发出天雷后,繁密浓郁的劫云瞬间就化为风烟消逝在天空中,仿佛从未出现过。

    “来吧!”

    山童大吼一声,抬手高举,祭出座敷童子的本命灵火,弱不禁风的小火苗在被祭出后,“腾”的一声变成了弥天大火,淡蓝色的火焰仿若一道坚固的火墙,将山童紧紧包裹地在里面,但防御值并没有因此而产生变化,法抗值却是噌噌噌的往上增。

    整个过程说起来很长,但实际只有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天雷的速度可谓是电光火石之间,就在火墙彻底形成后,天罚就轰隆落下了。

    “唰!”

    在座敷童子看来,从天而降的璀璨雷光如同条狂暴的雷龙般,吞没了山童,整个世界都是一阵白亮,视野是让人感到心慌的白茫茫一片,随后撞击在地上的威势铺天盖地般的袭来,无形的声波涌向四面八方,饶是座敷童子这种存在都被这次浩荡的无形声波像掀桌子一样的给掀翻到了几十米外。

    至于山童,早已被白茫茫的世界覆盖住,不见其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