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身同感受
    ..,

    “哦?”吉霸樱子眸光微亮,刚想说什么时,那个护院就带着吉霸不扬走了过来。

    “原来是你啊!”吉霸不扬脸上略带着些喜色道:“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肖夏:“........“

    虽然知道吉霸不扬这是因为太过激动说话才不经过大脑,但肖夏还是很想说一句:“mmp,这孩子是嘴欠吧?”

    况且他这样说也没错,毕竟自己在他们还没把粮食搬完之前就先走了,后来进阳山发生的事让他难免会有这种想法。

    肖夏并未说什么,而是嘴唇颤动,一招传音入密传入吉霸不扬耳中:“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吉霸不扬骤然猛的一愣,才想起眼前这人是个什么样存在,那种于世隔绝的感觉可不好受,想到刚才自己的孟浪行为,内心的恐惧程度丝毫不比那两个护院低。

    察觉到弟弟的脸色突然变化,吉霸樱子疑惑的瞟了眼肖夏,然后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发现到吉霸樱子的异样,肖夏心底咯噔了一下,莫非她看出了什么?

    不过想到自己是速战速决模式,心又放下来了不少。

    见吉霸不扬还楞在原地,肖夏轻微蹙眉,这才过了几天,难道他就将答应过自己的事给忘了?

    手指轻轻抖动扬起,不动声色的指向他背后,后者很快会意,随即赔笑着仿佛像个下人般,恭恭敬敬地把肖夏给带了进去。

    就连自己一旁的亲姐都不顾,看都不看一眼,全程陪同在肖夏旁边,像伺候自己祖宗一样的伺候着。

    这一幕就让本就疑惑的吉霸樱子更加怀疑了,美眸之中流光柔和,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这两人,一刻也没离开。甚至就连刚想来接她的下人,也被都她微笑着回拒了开来。

    吉霸不扬带着肖夏走了大约三四分钟,忽然在一座竹屋前停下来,低头恭敬道:“前辈,这是您的住宿,虽然简陋些,但里面的设备还是齐全的,环境也很轻松干净。”

    “无妨。”肖夏罢手,摇头道:“有的住就行了,在下怎还敢挑剔.....”

    现在环境是否良好都与自己无干,反正最多待三天就离开了。

    两人聊着聊着,肖夏忽然问道:“对了,那粮食你都找回来了?”

    闻言,吉霸不扬露出一丝无奈,苦笑道:“这事不提也罢,自从进阳山发生异变,我们就都跑了,哪里还能继续运完....”

    说着,话锋一转:“不过,那也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找不回来就算了,反正那点东西也值不了几个钱。”

    “哦?”肖夏稍微诧异,轻笑道:“这么开的看?说吧,到底丢了多少?”

    “不到五十分之一。”

    吉霸不扬洒脱一笑,说道。

    “不到五十分之一?”肖夏点头,“也是,这么点东西还真不如搬运工在这段时间内去做的工来钱的多。”

    尽管还不怎么清楚这个世界的货币利润,但按照前世那个货币利润概念来讲,的确是值不了几个钱。

    吉霸不扬点头,就算只是少了五十分之一,但自己父亲那关照样还是过不去。

    尽数!那个老东西说的是尽数!少了五十分之一就不算是尽数。

    肖夏看出了他的难题,说道:“你就放心吧,五十分之一而已,少不少你都是没事的。”

    按照卖血童子的技能机制来说,这五十分之一使他处于刚渡过“祸”的时间段,如果不出自己所料,接下来他应该就会进入“福”的时间段,照这个步骤下去,这个“福”很可能就是让他渡过他老子那关。

    这句话让吉霸不扬的眼神忽然亮起,不过还是不确定道:“借前辈吉言,那么晚辈先行告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肖夏嘴角扬起,恐怕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时而变态时而恐怖的技能机制吧。

    刚挪开视线,就发现了在一旁默默打量着自己的吉霸樱子,这个女人已经跟了自己一路了。

    “大小姐莫非有事找我?”肖夏皱眉道。

    “难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吉霸樱子美眸一眨,嘴角扬起回应道。

    肖夏皱眉,不过想到这里是别人家,于是说道:“不好意思,在下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竹屋,只留下吉霸樱子在门外风中凌乱。

    许久,门外传来吉霸樱子气愤的跺脚声和气呼呼的喊叫声:“什么人嘛!你以为你是谁啊!”

    “本小姐可是雅安镇有名的美女耶.........你,你,气死我了!”

    “...........”

    只是,竹门依旧没有一丝声响,然后门外的声音也就消失了。

    就在肖夏以为她走了,想要打开房门时,忽然听见门外传来轻轻的抽泣声,把竹门开出一点门缝,发现原来是吉霸樱子这个大小姐坐在门口,像个无家可归的小女孩一样坐在竹门前抱着腿,把头埋在胸前,低声抽泣起来。

    “狂人....你在哪里啊.....我好想你....”

    很显然,如果乔木狂人没死之前,她是不会受到如此委屈的。

    同时,乔木狂人的死也给她带来了沉重的心灵打击。

    把头埋在胸前,肩膀轻微颤动,一声声的抽泣让肖夏想起了自己那个便宜父亲,只是身份不同罢了,一个是父亲,一个是朋友亦是“半个恋人”.......

    黑色道袍下的肖夏不知为何鼻尖有点发酸,或许是她的遭遇与自己有点相同,也或许是被这股伤感的气氛所影响,一时之间,露在道袍外的眼睛居然被风迷住了眼。

    “握巧(艹),你可是个冷血动物啊!”肖夏暗骂自己一声。

    “呼~”

    这时,一阵冷风吹袭而过,坐在门前的吉霸樱子情不自禁地抱紧了自己,缩成一团,潜意识内形成一个自我保护的状态。

    “吱呀~”

    竹门打开,淡然道:“进来吧!”

    话音刚落,门前的女子回头,红润的眼眶是道不尽的苦。

    站起身来,看着站立在门口的人,青年的嗓音像秋风般不暖不寒,却恍若带着说不清的魔力,抬脚就踏入了竹门。

    待她走进竹屋,没有说什么,而是倒了杯热茶,放在她前面。

    “大小姐请自便!”

    说完,就不再多说,闭上眼睛,恍如个死人般躺在床上。

    吉霸樱子坐在茶几前,看着桌上烟雾缭绕,升腾而起的热气,独自一个人发起呆来。

    不知在想什么。

    良久后,清香的热气已经使整个竹屋内更加的有韵味,一切显得是那么的自然和和谐。

    就连只是闭上眼睛的肖夏都差点睡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