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沼泽池地
    ..,

    夜晚,晚秋的凉风使人忍不住裹紧了衣服。

    偌大的吉霸家族内,房顶的瓦砾轻微抖动,轻盈的脚步声在房顶风像吹过一般消逝掉,无声无息。

    纯黑的道袍与夜色融为一体在夜间奔腾,看不出有一点违和感。

    “也还好她走了,不然再待下去都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出来。”

    这个人自然就是刚从房间出来的肖夏,本来今天晚上就打算要出来查探情况,却没想到有了吉霸樱子这档子事,无奈的肖夏也只能等到她走再出来不迟,却没想到她居然待到了凌晨一点,看的肖夏一脸懵逼,都不知道这大小姐脑袋里在想着些什么。

    不过也好在吉霸樱子在凌晨一点多就走了,刚走!肖夏就立刻开始了动手。

    “算了,先查明情况再说。”流露在道袍外的眼睛眯起,调整好呼吸,脚步轻盈地跃下了地面。

    “呼~呼~”

    脚踏着秋风,悄悄绕过巡逻的护院和起早贪黑的下人,行走在偌大的吉霸家族内。

    一会儿后。

    “到底在哪里呢?”

    肖夏蹙起眉头,整个吉霸家自己差不多找完了,却一处异样的地方都没有,难道还有什么地方是自己没过的?

    “吱呀~”

    沉思中的肖夏快速跳上房顶,双眸紧盯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的老人,从他身上披着的锦衣华袍来看,他很有可能就是吉霸家族的现任掌舵人,吉霸不扬的父亲吉霸浩洋!

    从打扮上来看,似乎是想要到哪里去。

    “吉霸浩洋?”肖夏疑惑道:“这么晚了,不睡觉还想出去?”

    就在肖夏猜测之时,只见吉霸浩洋紧了紧衣服,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便脚步加快的往某个地方走去。

    看见他行走的方向,肖夏突然一滞,因为也只有这个方向自己还没去过。

    “这是........后山的方向?!”肖夏疑惑的表情忽然释放开来,带着笑意:“也是,后山才是最有可能的地方,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说毕,立即卷起道袍,不动声色的默默跟在吉霸浩洋身后。

    走在前面的吉霸不扬脚步一止,疑惑的回了下头,发现是空荡荡的夜色,就又回过了头,继续行走。

    “呼!”

    看见吉霸浩洋回过头去继续赶路,藏匿在房顶上的肖夏才松了一口气,刚才吉霸浩洋回头往这边看时,肖夏呼吸猛的一窒,还以为被发现了。

    “被他察觉到了?”

    看着吉霸浩洋慢慢消失在夜色里的背影,肖夏没有再跟上去,反正还有三天时间,没必要这么急,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迟疑片刻,肖夏从道袍中拿出了张“小人纸片”放在手上,右手捏起剑指指画着什么,不到几个呼吸纸人就仿佛有了生命般活蹦乱跳起来。

    “去!”

    肖夏剑指指向快要消失在夜色下的吉霸浩洋的背影,清喝一声。

    “咿呀咿呀!”

    得到肖夏下达的命令,小纸人叫唤了几声,那双小短腿就跟安了马达似的在房顶上面跑动,速度不容小觑。

    “这下就算被发现,也不会察觉到是我动的手了。”

    肖夏轻笑一声,被发现了又咋样?本道爷用的道术驱动,就算被发现了,你这阴阳师大陆里面的生物又如何能够查的出来?

    “哈~”

    做完这一切的肖夏,懒洋洋的伸了下懒腰,困乏的打了个哈欠,一天的繁琐奔波让他忍不住睡意绵绵。

    “我要睡到大天亮.....”

    快速回到房间中,道袍都没脱就倒在了床上,蒙头大睡。

    .....................

    在后山行走的吉霸浩洋来到一座假山前,再次警惕的回望了下四周,才小心翼翼的拨动起假山旁的一块圆柱形石头。

    “轰!”

    刚拨动下去,假山就发出了沉闷的声响,一道一人高的出口出现在假山上的最大的那块石头上,待吉霸浩洋快速窜入其中后,那张小纸人趁着出口最后关闭之际的一毫米间距飘了进去,继续跟踪在吉霸浩洋背后。

    “轰!”

    再次传来一道沉闷的声响,出口彻底被关闭住。

    这一幕幕都被纸人复制下来,传输到了肖夏身上的另一个纸人身上。

    ............

    “有何事?”

    吉霸浩洋刚进入假山,来到地下的石窟处,突然一道阴冷的声音漠然袭来,使他生生止住了脚步。

    “那个....座敷前辈,您知道进阳山是怎么回事吗?”

    吉霸浩洋小心翼翼的恭敬问道,今天进阳山上发生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雅安镇,甚至就连“绿叶镇”和“白邱镇”等等周围的各个小镇皆是议论纷纷,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如火如荼。

    “这关你什么事?”座敷童子双眸中寒光闪烁,冷声道:“不该知道的就不要多嘴!”

    “是是是!”吉霸浩洋双膝砰然跪地,冷汗直流而下,生怕惹了对方一个不高兴,连忙低头恭敬道。

    “只是.....”吉霸浩洋欲言又止的看向座敷童子,处于一种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的状态。

    “嗯?”座敷童子冷声道:“只是什么?”

    吉霸浩洋一咬牙,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只,只是进阳山这事,周围小镇上的一些强悍世家和地域衙门说让我给他们一个交代。”

    他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进阳山这类高山一夜之间竟被移成平地的事,昨天的天雷仿佛带着神秘的力量,让没有人敢去靠近。

    说完后,冷汗渗透了后背衣裳。

    “哦?”

    “给他们一个交代?”座敷童子眯眼道:“为什么说让你给他们一个交代?”

    “这,这个.....”吉霸浩洋犹豫道:“可能是....他们知道了您的存在。”

    “哈哈哈!”座敷童子双眸猛睁,蓦然间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冷笑道:“知道我的存在又如何?”

    “怎么?他们跟你要交代,你就敢跑这来找我要交代?”

    冰冷的双眸无情的直视着吉霸浩洋,寒光逼人,摄人心神。

    “咳咳......”吉霸浩洋脸上尽是恐惧和窒息之色,艰难道:“晚....晚辈不....敢!”

    “哼!”

    看到吉霸浩洋快要窒息而死,座敷童子冷哼一声,这才甩手把他扔在地上。

    本来就年迈的吉霸浩洋被座敷童子掐住脖子并且扔砸在地上后,虽然没有死,但也是快半死不活了。

    “给我滚起来!”座敷童子冷声清喝,倒在地上的吉霸浩洋立刻爬起来,不敢有一丝反抗之意,恭恭敬敬的待着一旁。

    “进阳山之事,你就说是我做的!”眼里闪过一丝嗜血的凶光,继续道:“谁若有异,就让他到“沼泽池地”来找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