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腹黑的凌道子VS作死的肖夏
    ..,

    “什么!”

    上一刻还叫嚣着不可一世的武藤冰驹听到天河伊朗所说的这个坏消息后,顿时瞪圆了双眼,豁然大怒,竟气极反笑道:“好一个座敷童子!”

    “难不成真当无人及她,自己无敌了?”武藤冰驹眼中闪烁着寒光,怒然挥袖冷哼道:“沼泽池地是吧?明日我武藤家族就去“拜会拜会”她!”

    说完,也不顾众人还有什么意见要提,怒气冲冲地就走出了天河家族大门。

    天河伊朗见状,愣了一下,随即又不失风度地微微笑道:“武藤家主爱才心切,再加上又受到那座敷童子的挑衅,如此愤怒也不为过。”

    “没错!”“没错!”“也是!”

    众人纷纷点头附和道。

    “那就......先这样吧!”天河伊朗沉默一会儿,说道:“如果各位觉得可以,那么我们明天出发去沼泽池地,毕竟要让座敷童子明白,我们世家也不是好惹的!”

    “明白!”“可以!”“一切听从天河家主的!”

    在座的各个世家家主无一不应声回道。

    .....................

    “明天,就该走了!”肖夏盘坐在竹屋内,慢慢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气息平缓而道:“就看明天能不能将卖血童子拿下,然后让其奉我为主了。”

    时光如白驹过隙,才转眼间,就已是来到吉霸家族的第二天夜晚,这让肖夏不得不感到紧张,收服座敷童子是他的第一个目标,也是计划开始的本钱,能不能成功就看明天那场“东风”来的得不得劲了。

    沉思一阵,肖夏从道袍内摸出一小白玉瓶,轻声蹙眉道:“二十颗聚灵丹.......”

    “搏了!”

    毫不犹豫,从瓶中倒出一粒,吞服下去。

    “老祖宗,助我!”清喝一声,肖夏就闭上眼睛盘坐吸收起来,而在他脑海中盘修着的凌道子在话音刚落之际就随之出手帮其炼化药力,因为两人明白,若是只有其中两方同时慢慢炼化,需要的时间绝对比原本时间缩短好几倍。

    现在的肖夏,还太弱!想要完全炼化聚灵丹而且还要不遗漏一丝药力,没有凌道子的帮助根本做不到。

    此刻的肖夏呼吸开始急促,脸色也变得通红,明显是在冲击某个穴位关卡。

    聚灵丹蕴含着庞大灵气,如果肖夏要是不会利用的话,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凌道子对肖夏的所作所为很是赞赏,身为符箓宗师的他本来还担心肖夏阅历尚少,可能会白白浪费掉聚灵丹内的旺盛灵气,不过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

    “主人!把丹田里的灵气毫无保留的调动出来!”凌道子一连在空中打出好几道符箓,他在脑海里可以将肖夏全身上下的经脉看的一清二楚,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但肖夏就不同了。

    还没有学会内视的他,只能凭靠着对身体部位的感觉来确定穴位的所在之处,完全可以说是睁眼瞎。

    听到凌道子的指引,肖夏快速调动丹田内的灵气往现在冲击的经脉的穴位上赶去,正想直接调动灵气一鼓作气冲袭过去时,却被凌道子阻止住了。

    “现在的灵气还不足以,再等等。”凌道子眯着眼看向经脉穴位之处,这条穴位不知为何堵塞的程度与其它经脉相比显的像个巨无霸,似乎这条经脉后面有什么东西,将经脉后面这个“神秘物”死死的保护住。

    “好.....了吗.....?”肖夏憋红着脸,体内澎湃的灵气由于得不到释放,已经开始有暴走的迹象了,这让身为承受者的他十分不好受。

    “不急不急!”凌道子不以为然的扬了扬手,再次在脑海中打出几道符箓,帮助肖夏炼化聚灵丹以提供灵气。

    “不急你妹啊!”肖夏郁闷的想哭,承受者是我又不是你,你当然不急啦!

    就在肖夏正想直接冲开经脉,不再强忍住时,凌道子的声音又在脑海中悠悠传来:“别急啊!再等一会就好了.....”

    “滚!”

    肖夏鸟都不鸟他,自行解开对灵气的控制,暗骂道:“再等下去,劳资非爆开给你看!”

    “哎呀呀!”凌道子咧咧嘴,气息徒然暴涨,脸色再无半点轻松之色,手速堪比单身百十来年的老汉,在空中只留下一片残影,根本看不清他画符时的抬起的手掌,就连上一刻还骂骂咧咧的肖夏,下一刻都变的目瞪口呆起来:“尼玛,这得是有多饥渴啊.....”

    凌道子:“..............”

    这一切说起来慢,但也不过是转眼间的事,被肖夏释放开的灵气在经脉中如同胸水猛兽般张开血盆大口朝堵塞物冲去,硬生生冲开了堵塞物的三分之一,也只有三分之一。

    再往后,这股胸水猛兽就仿佛被套上了虚弱,肾虚的不行,剩下的三分之二只冲开了不到一点点。

    “握巧(艹),这是要扑街的节奏啊!”盘坐在床上的肖夏嘴唇颤抖,早知道尼玛就听那个“百年饥渴老汉”的话了。

    “百年饥渴老汉?”正在画符箓的凌道子嘴角抽搐,画着符箓的作为也随之顿了一顿。

    身居在肖夏脑海中的他当然知道肖夏在想什么,一听见肖夏给自己安了这样一个有损他符箓宗师的形象的绰号,就一有种立刻想把他摁在地上摩擦的节奏.......

    “大人不记小人过....大人不记小人过.....”凌道子开始自我安慰,做了个很深很深的呼吸,他生怕自己会忍不住那种弑主的快感啊.......。

    “最后一道!”

    凌道子看着肖夏被疼的死去活来的表情,心情微微好受了些,就开始正经干活起来,不得不说,人在心情好的时候,做任何事情都是高效率的存在,手掌挥舞,本来指母大小的聚灵丹在凌道子炼化下很快就变成的米粒大小。

    但这最后一道符箓凌道子就是不打出来,他要趁机报复一番。

    “哎呦,老祖宗您老倒是快点呀!”肖夏盘坐着的身躯不断颤抖,声音不断催促着脑海中的凌道子:“不然我就要扑街了....”

    “哎~不急~”凌道子一边应和,一边扣了扣耳边,不为所动的说道:“你再忍一下下啊.....”

    两三个呼吸后,看着肖夏疼的要扑街了,凌道子才慢慢正经起来,咧嘴道:“叫你骂我.....”

    紧接着,慢悠悠地打出最后一道符箓,米粒大小的聚灵丹也随之消散,化为精纯的灵气融入肖夏体内。

    而经脉内即将枯竭的灵气在这些灵气的加持下,瞬间如同九天瀑布冲袭过去,剩下的三分之二堵塞物如同一张薄纸般被冲开,肖夏也随之突破了修为,实力变得更加强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