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贪心不足蛇吞象(下)
    ..,

    “你想得美!”第五任族老冷声道:“杀我十余名太上长老,若不拿下做我天河家族的镇族之兽,那我天河家族死去的十余名太上长老岂不是白白牺牲了?”

    “放肆!”古兽双眸瞪大如日,口中震怒吐露道:“贪婪的人类!我要你死!”

    虽然它在中陆界被打成重伤,使用秘法越过陆界又受到重创,但不代表谁都能欺负它,瘦死的骆驼比还马大呢,更别提下陆界这些在它眼里只能配称之为“蝼蚁”的生物,而这些蝼蚁现在却让自己臣服于他,这让身为上古巨兽的它怎么可能忍受的了?

    “杀!”

    第五任族老早就速战速决了,眼见古兽口吐澎湃烈焰,汹涌的好似一片火焰海洋般的向自己等人袭杀过来,哪里还会多说废话,怒吼一声,天空中出现一只巨大手掌,朝着奔腾而来的古兽狠狠拍去。

    “轰!”

    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开始了!

    最后结果很明显,三十多余名太上长老全部阵亡,就连第五任族老也都倒在了地上,生命气息在不断流失,古兽也好不到哪去,前蹄被撕裂开一道豁大的口子,赤炎之力不断的在往外流,虽然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但依旧是表现出桀骜不驯的神色。

    “早死晚死都是死,就算驯服不了你,我也要将你封印在祠堂之内,供吾之后辈修炼事半功倍!”

    不甘心的第五任族老艰难地爬起来,气息再度暴涨,燃烧了生命之力的他很快就恢复成巅峰状态,面对毫无还手之力的古兽,面容冷峻,凌空抓起地上三十余名的太上长老的尸体,双手快速结印,抽取出还没耗费尽的生命之力打进了一块块牌位之中,而他自己则是在镇压古兽,留下一句话后也化为了一道流光,进入牌位之中。

    “吾之后辈!十年后,切记加固封印!”

    那一战结束后,家族内除了所剩无几的几名长老,就再无一名真正能够坐镇家族的存在,也就是在那一刻开始,天河家族彻底从十大势力的排名榜上跌落下去,沦落为同武藤家族一样的二流家族。

    这,就是天河伊朗记忆深处最为之恐惧的往事.......

    .....................

    就在这时,盘坐在祠堂两旁的其中一个老者忽然出声道:“时间到了,我们走吧!”

    另外一个老者听到这个老者的话,也是站起身来,负手而道:“带上镇族之器,今日务必拿回那件东西!”

    老者眼中闪烁着寒光,为了家族能够继续繁衍下去,他们已经顾不了什么了。

    无非就是,拿到那件东西,再次镇压古兽,拿不到,家族灭......

    这是一场双倍风险的赌博,但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选择赌!

    “是!”

    天河伊朗神色一正,恭敬地走到案桌前,态度诚恳的朝着祖宗牌位跪拜道:“天河家族第七任族长天河伊朗今日恳求各位族老赐予晚辈“镇族之器”,以夺得圣物,封印古兽!”

    “奂!”

    摆放在案桌上祖宗牌位发出阵阵嗡鸣声,道道绿光汇聚在空中,璀璨耀眼,天河伊朗忍不住闭上了双眼,再次睁开时,只见一柄散发着赤热之气,浑身满是烈焰的长刀出现在空中,恐怖的温度让整个祠堂在一瞬间就仿佛变成了个大蒸笼,空中弥漫起浓厚的水汽。

    这就是利用古兽的力量制造出来的镇族之器:“赤焰长刀!”

    不过其刀身上的温度太高,饶是修为已经踏入五重天的天河伊朗又不敢妄自触碰,只能将用“千年寒石”特制的刀鞘覆盖住赤热之力后,才敢轻松自如的拿住并且贴身佩戴。

    “走!”

    两尊老者淡然出声,等到天河伊朗走后,大手一挥,关上了祠堂的大门。

    召集好人马,天河伊朗便带着众人向武藤家族的方向走去,而两位老者中其中一位老者则是转身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走去的方向赫然是葬花楼阁的方向.............

    .............................

    “呼~”

    来到沼泽池地的肖夏此刻累的气喘吁吁,在耗费了半个小时布下还不太熟悉的粗劣的符箓大阵,所消耗的灵力几乎快抽空了肖夏的所有灵力。

    “这尼玛真是日了狗了..........”肖夏骂咧一声,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身心的乏累感让他感觉瞬间身体被掏空.......

    突然!

    “哒——哒——哒!”

    繁密的脚步声在远方响起,愈来愈清晰,越来越近。

    “来了么?”肖夏脑袋一摆,很是满意的露出笑容,随即收拾好神色,健步跳上一颗不显眼的大树,死死的收敛起气息,屏息不动。

    似乎对自己的隐藏还不放心,肖夏指甲捻住一张隐形符箓,往自己身上一拍就彻底“消失”在了树上...

    与此同时!

    天空中一道身形闪过,密林遍布的沼泽池地中的一行树木如同多骨诺牌般的倒塌下去,然后一团灵火从天而降,转眼间倒塌在地上的葱葱树木就化为了散发着白烟的黑炭,可见这团灵火的恐怖之处。

    “尼玛,你这是开路机吗?”隐藏在树上的肖夏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对盘坐在空中的卖血童子吐槽道。

    本来繁茂的树木就像一张完整的a4纸张,而现在就像拿把剪刀在a4纸张边上向着中心方向处剪出一道不偏不倚的纸下来,就仿佛在纸张上开出了一条道路。

    “挑战者!来!”

    座敷童子盘坐于空中,嘴唇轻微颤动,声音很轻,但声音却如同洪钟般带着无比冷酷而又霸道的意念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经久不绝。

    “宣战了?”肖夏心中一阵激动,欢跃地念叨着:“东风~我滴小东风呀~你来呀~你快点来呀~”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肖夏现在最缺的东风就是武藤冰驹所带领的武藤家族等人与其它家族的到来。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一句话,作为一个地道的华夏人的肖夏来说,可谓是运用到了最恶心,最臭不要脸的地步,无论是当初抢夺净灵花时还是此时想要收服卖血童子,无一不是借助别人的手来达到目的,净灵花时是利用了众人来吸引山童的注意力,而现在利用的又是什么呢?

    当然是前来消耗卖血童子实力的武藤冰驹等人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