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愤怒的座敷童子
    ..,

    随着坐在代步车上面的貌美女子淡然轻语。

    湮灭万物的赤热气息在这一瞬间如同泡沫般幻灭,本来倒塌掉,黄叶枯枝的树木也重新获得了浓浓生机,整片沼泽池地到处弥漫着浓郁的生命之力,场面百花齐放,阵阵花香扑鼻而来。

    明明是深秋之际,却让人有种仿佛身处初春的错觉。

    “这是......?”众人惊恐的脸上露出不可置信,随后反应过来激动的大呼道:“葬花阁主出手了!!”

    “没错!葬花阁主神通广大,定是她救的我们!”

    所有人毫不怀疑的一致点头,脸上尽是死后余生的喜悦和洋溢笑容。

    “蹦哒!”“蹦哒!”

    突然!两道沉实的落地声在众人耳旁响起。紧接着传来座敷童子清冷的质问声。

    “你到底是谁?”

    座敷童子白俏的脸上满是忌惮之色,三朵小灵火在周身极速运转,深邃的眸子死死盯着眼前这个可恶的黑袍人,这个混蛋自己即打不过他,又不能让闭上那扒拉个不停的臭嘴,实在让人气的牙痒痒。

    “救你的人。”

    肖夏淡然一笑,在空中时他就与座敷童子交过手了,虽然谁都奈何不了谁,但她的实力自己也探出了不少,修完很高,但对于地上那个不露相的貌美女子来说,还是后者更胜一筹。

    说毕,肖夏把视线转移到一脸纯真的貌美女子身上,或者其他人喜欢叫她葬花阁主,但自己更喜欢称呼她为“双翼奶妈-蝴蝶精”。

    在空中时,凌道子就说感觉到有一股极强妖气在附近徘徊,而肖夏也深知凌道子的实力,所以对于也是深信不疑,如果说没落地的前一秒还觉得是卖血童子散发出来的妖气,毕竟在当时座敷童子身边的三盏小灵火暴发出来的妖气还是有可能的,但在肖夏落地的那一刻起,他就改变的自己的想法。

    因为,那股极强的妖气来自地上,而不是来自座敷童子的身上,那股妖气明显比卖血童子还要强上几分。

    只是,座敷童子冷笑一声,道:“救我?”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我!从来都不需要任何人来救!

    座敷童子脸上扬起无比自信之色,嘴角的一丝冷笑似乎在不掩饰的宣扬她的高傲。

    对此!肖夏也只能耸耸肩,好强的人都是如此,更别提妖了。一会儿肯定有她哭的时候。

    “好吧。”

    肖夏很不在意的应了一句,然后就再也不语,慢慢的坐在一块巨石上,反正沼泽池地也没什么危险了,除了池地深处内的沼泽外,基本有危险的都几乎湮灭在了这场大爆炸里面。不过这里是沼泽池地的最外围,可以说是免除了会落入沼泽内的危险。

    看着肖夏沉默不语的坐在一桩嫩芽初发的树头上,在场的任何一方势力都是迷惑不已。

    这个神秘的黑袍人,是谁?

    这时,武藤冰驹露出身来,被葬花楼阁那个臭女人救了自己就已经够丢脸的了,现在自己缺的就是一个契机来化解众人对自己的尴尬,很显然。这个机会来了!

    望着坐在树桩上沉默不语的肖夏,笑眯眯的问道:“不知阁下是?”

    只是,肖夏头都不动一下,仿若没听见他的话。

    武藤冰驹脸色稍微一沉,不过仍是皮笑肉不笑的继续拱手道:“如果阁下不方便说明的话,在下也不再多加询问。”

    话锋一转:“但阁下是个聪明人,必然不会与我等为敌。”

    “是吧!朋友?”

    武藤冰驹脸上扬起笑意,自以为说的很好。

    “你很能装13?”肖夏转头,冷漠的看着他,武藤冰驹的意图自己见的太多了。

    “装13?那是什么意思?”

    身为异界人的他怎么能够听懂肖夏说的话?一脸懵逼的望着肖夏。

    “呵呵,傻比!”冷冷一笑,就不再理会他。

    “你.......”武藤冰驹气的胡子都快冒出来,傻b这个词他可是略懂的。

    特别是看到肖夏从黑袍中露出的双眸仿佛带着讥讽的神色,他就忍不住想出手。

    “够了!”

    一道平淡的声音悠然响起,刚想动手的武藤冰驹愕然一阵,虽然对她很不爽,但不管怎么说她刚才还是救过自己的,纵然再想动手,此刻也只能给对方一个面子。

    “这位朋友还请见谅!”葬花阁主朱唇轻语,平淡的声音却让众人如痴如醉,仿佛有着某种魔力,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就沉沦在其中。

    “见谅?不敢!”

    肖夏淡然说道:“对一个白痴而言,他更需要的是原谅。”

    从一开始,武藤冰驹在肖夏心里的定义就是一个智障儿童,谁会去跟一个智障儿童过不去?除外他的智商比智障儿童还低下。

    “呃。。。。。。”葬花阁主嘴角有丝不易察觉的抽搐,似乎有点忍俊不禁的笑意,不过很快就消失掉,一如刚才的平淡无奇之色,智障儿童......还真是个很好的形容词......

    看到诸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个可恶的神秘人身上,一旁的座敷童子想骂娘的心都有了。

    tm的,到底你是今天的主角,还是我是今天的主角?为毛我的风头和注意力都被你抢走了?!!!!

    座敷童子都快气疯了,要不是顾忌到会被对手偷袭,她百分百会冲上去跟肖夏干架。

    几百年过来,惹怒过自己的人和妖不多,这个可恶的神秘人算作一个。

    要是眼神能够杀人的话,肖夏早不知道被瞪死多少回了。

    见这个神秘人还在和那个贱女子在“眉来眼去”,座敷童子实在忍无可忍的大喝道:“闭嘴!”

    “今天你们!全部都得死!”

    被气的发白的俏脸上露出嗜血的狞笑,邪恶的气息从她身上不断扩散出来,汹涌澎湃,直到遍布了整个沼泽池地的范围,才隐隐有些停滞的迹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