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不正经的画风(其实是在划小船)
    ..,

    “死?你还是得了吧!”

    肖夏毫不在意的鄙视道:“连我都打不过,你还想去杀谁?”

    众人听到这话,大快人心,刚要露出笑容,就听见肖夏说了这么一句话,还没绽开的笑容就这样僵固在了脸上。

    “哦,对了,那个智障儿童和这些杂鱼你随便杀,你开心就好!”

    听到这话,众人只感觉一阵肝疼,你特么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随便杀?啊呸!不对!什么叫这些杂鱼随便杀?我堂堂一个世家家主居然被你拿来与杂鱼相提并论?

    一些留着长须的世家掌舵人已经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就差一口老血喷在肖夏脸上了。

    “你,你......”,武藤冰驹再也忍不住了,颤抖着身躯,双眸瞪大如牛,手指扬指肖夏,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眼见自家家主一副要快掉的模样,武藤家族的众多属下连忙安抚他,生怕下一刻就会魂归天照。

    “切!”肖夏见状继续嘲讽道:“果然是一只杂鱼,而且还是杂鱼中的智障儿童。”

    “你.....我......我......噗!”面对肖夏那张穿透力破百的嘴炮,正在被这众人安抚着的武藤冰驹突然一口老血喷了站在他面前的长老一脸,然后双眼一黑,彻底昏厥了过去。

    周围人心中一紧,好在摸到还有鼻息,才放下心来,晕了也好....晕了也好....

    众人在放下心的同时,也在暗自惊叹这个神秘人的嘲讽能力,居然能够说的让武藤冰驹这种五重天强者气出内伤,晕厥过去,不得不佩服这神秘人的嘴炮威力。

    “唉!”这时,只见肖夏一副无辜的样子,抬头仰天轻叹:“现人诚不欺我,果然是练就一副“好口才”,走遍天下都不怕啊!”

    包括座敷童子、葬花阁主在内的所有人都是嘴角一阵抽搐,你这无辜感是哪里来的啊!你这样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一场好好的双方约战戏码,就这样被肖夏搞的杂七乱八,没有一点儿庄重可言,双方血拼的激情场面?不存在的!

    毁天灭地的打斗画面?不好意思,那也是不存在的!

    划小船:[肖夏:不存在!不存在!就知道不存在!劳资逼还没装完呢!!再说一句不存在试试?]

    [卖血童子:9494......辣鸡作者。。。]

    [蝴蝶精;打他打他!]

    [殴打中........请稍候......]

    [帅气的作者大大:诶!别....别打脸]

    ......................

    其实刚才是开玩笑的,所谓的打斗画面是有的,而且还十分精彩,用两个字来说就是“贼吊”{保证不是被打怕才会这样说的.....好吧!帅气的作者大大承认怂了......我们先把刀放下好吗?}

    经过一番讨论后,在座的各位都一一“和平”的达成了共识,肖夏放下了握在手里的符剑,座敷童子默默收回了运转着的小灵火,众人轻轻地扔掉了拿在手里的板砖。

    画风!又变正经了!

    “轰!”

    那股气息对碰,掀起一片漫天尘灰,无数大树被连根拔起,刮倒在地,正在观战的部分实力底下的人直接被气浪荡出血来,一些实力颇为强大一点的人也是至少后退了十几步,勉强站住身形。

    “妖气?”

    座敷童子暗自诧异,望着距离自己不远处一脸轻松模样的葬花阁主,眸子微凝,露出凝重之色。

    她是妖,天生就对妖气有着莫名的熟悉感,眼前这女子一出手,她就能立刻感知到对方的气息波动。

    “你乃我族,为何要帮这群愚蠢人类,与我作对?”

    座敷童子嘴唇颤动,一串只属于他们妖族才能够听懂的语言回荡在空气中,漠然响起。

    葬花阁主朱唇一抿,并未回答她的话,而是秀手扬起,一道充满毁灭性从她手中射出,直取座敷童子面门。

    “可恶!”见对方明显要与自己作对,座敷童子也不再劝告,而是招出一盏小灵火化为焚山煮海之势,无尽的高温毫不留情的朝着女子压去。

    “轰隆!”

    这一击,宛如魔神之战,秋日里仅剩的一点辉光在此刻也被漫天灰尘淹没不见,一股无名的狂风卷袭当场,就算上一刻还能勉强站住脚跟的世家强者,在这一刻就如同纸屑一般,控制不了身体,直接被卷进风眼,然后被从百米高空之上狠狠甩飞出去。

    没有腾空之力的他们,下场就不得而知了。

    “哼!”见到从高空中摔死、跌伤的人类,座敷童子俏脸上有着嘲讽之意,冷声道:“我看你还怎么护住他们?!”

    话音刚落,抬起手掌又是挥出无数道火海。同时,在周身悬浮着的三盏小灵火开始疯狂运转起来,到最后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残影和围绕在旁边的高温火光。

    见到座敷童子决定全力一击,葬花阁主的脸色稍微一正,她能从能量的波动上来感知对方的招式内的威力和毁灭性。

    她,开口了!

    “你!不能这么做!”

    但是!简简单单的六个字根本不可能会让座敷童子手下留情,更别说让其收回攻击了。

    “妖火灵箭!”

    座敷童子清喝一声,三盏疯狂运转着的小灵火中随之诞出一柄由蓝焰组成,气势骇人的锐利灵箭,座敷童子出手猛然抓在手中,指尖点动,翻手间已结好印决,带着冷笑,再次大喝道。

    “出!”

    “噗咻!”

    赤热的妖火灵箭瞬间射出,在空中发生着十八番变化,时而热,乃为夏,时而冷,乃为冬.......

    四季变化在箭中不断变化,最后四季合一,展现出一股黄叶枯落,寂寥无人的荒凉气息,电光石火之间就冲破层层空气的阻隔,来到葬花阁主离眸子不过四尺余之处,带起一片无尽的毁灭之意,刺破一切,欲要将其灵魂包括身体摧毁在箭下。

    看着气息强大,威力惊人,对着自己直射而来的蓝焰火箭,葬花阁主脸上没有了半点轻视表情,决定全力以赴,毕竟二者之间总得剩下一人可以站着笑,而她也坚信,自己就是那个可以站着笑的人。

    她!出手了!

    “葬花.....余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