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同类之间的撕逼大战
    ..,

    葬花阁主指尖点出,空气中荡漾起一片涟漪,纤细的玉指宛如羊脂玉那般,但暴发出来的能量却像开了闸的洪流,毫无保留的喷泄出来,实力不容小觑。

    更为令人震惊的是她刚落下的话音,就像大自然的密令、通关钥匙一样,激活了属于大自然的浑厚生命力。

    千万朵香气迷人的花朵无根自长的出现在空中,不到一个眨眼的时间,女子周围就变成了一片花海,花团锦簇,目不暇接...

    骤然,花朵爆裂开来,一瓣瓣花片组成了密不透风的花墙,格挡在座敷童子的妖火灵箭前面,也就是这么一道花墙护盾,居然抽走了大半个花海。

    由此可以看出,葬花阁主对座敷童子的态度提升到了一个很高的极点,因为!除了那个人,座敷童子还是第二个能够逼她使出这招的人。

    “嘭!”

    花墙和灵箭相碰,就如同拿铁器在铁皮上刮出火花的那样,声音不但异常刺耳,而且还发出令人不舒服的刮动声。

    二者相碰所产生能量波动成为了下陆界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一次,这一击,不但惊动了下陆界各个强悍,长远的强大世家,甚至还触动了下陆界的“持恒者”寮会乃至整个下陆界。

    不过这些,都已是后话了。

    温度在极速飙升,周围的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失去水分,枯黄,干枯,成炭,引燃,消失..........

    周围还没死的人,早已跑光,经过两次惊心动魄,劫后余生的感受,他们的心理阴影面积都是个未知数,第三次可以说他们是打死都不想再经历了。

    而对此,座敷童子很无奈,葬花阁主很轻松,因为她终于可以放心出手了,再也不用分出心神去顾虑到他们的安全了。

    而就在此时!

    “死!”

    远处的座敷童子大喝一声,三盏小灵火脱离出她的身体范围,化为三大仿佛可托天的大鼎,轰然向着防御中的葬花阁主砸去。

    本来和花墙不相上下的妖火灵箭此刻也是能量暴涨,威力暴增,葬花阁主脸色徒然大变,当机立断地往旁边扭过身形,但还是慢了一节拍,高温且锐利的灵箭瞬间划破她的脸颊上的皮肤,留下一道冒着白烟的狰狞伤口。

    “咻!”“轰!”

    妖火灵箭射在身后的大山丘上,直接炸倒了联同在一起的另外整座大山,碎石飞溅。

    想不到这座敷童子居然还隐藏着实力,自己一个没反应过来竟然差点被她射穿了头颅的葬花阁主摸了摸脸颊上的狰狞伤口,暗自心悸。

    一想到自己要是没躲过去,葬花阁主的脸色就是一阵发白,不过也正是因为经历了这样一次对死亡的接近感,她的心性变得更加坚韧,警惕,谨慎起来。

    冷声道:“既然你向我下死手,那么我也不客气了!”

    葬花阁主眸子冰冷地望着座敷童子,她这次是真的愤怒了!

    “哼!”座敷童子不以为然的冷哼道:“算你命大,但你迟早会死在我手上!”

    “莫非你以为我还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葬花阁主眉角轻挑,沉鱼落雁的面容上浮现出无情之色,冷笑反问道。

    手下留情?不不不!她不会了!

    座敷童子不死,难消她心头之狠。

    所以,她慢慢地抬起手掌,一指点出,再现万花铺满周围身的花海之势,只是这一次,她用的是全力!

    “葬花.....余生!”

    吐露出最后二字,她身后浮现出一尊巨大的人形蝴蝶虚影,气势强大如斯!

    紧接着,只见那尊巨大的人形虚影不紧不慢地摇甩起流光婉转的双翼,十几道充满毁灭性的龙卷风出现在当场,强劲的风力卷袭了整个沼泽池地,一些上千年的老树即使根基扎的再稳,在这一刻也被连根拔起,如同纸片般被撕成屑片,随着龙卷风的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消逝不见。

    “果然是你!”

    肖夏屹立不动,望着葬花阁主身后的蝴蝶虚影喃喃自语,眼中精芒闪烁,同时不忘伸手打散朝自己这边卷过来的龙卷风。

    龙卷风只是她招式即将发出的前兆,威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所以肖夏很简单的就打散了龙卷风,不过这在肖夏眼中威力“不大”的龙卷风,在那些世家人的眼里就不一定了。

    “嗯?”

    座敷童子也感受到了来自生命的威胁,而且这股感觉愈来愈重,望着葬花阁主身后那尊蝴蝶虚影,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

    要么逃、要么战!

    突然!葬花阁主的气息骤然升腾,直接超过了她。

    她脸色变的很难看,一旁的肖夏咧嘴一笑,显得很贱!

    “说了!我是来救你的,刚才还很倔,现在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惊讶?”

    “如果后悔了的话,你只要叫一声主人来听听,我就救你!”

    肖夏的声音悠然传来,座敷童子猛地转头,恨恨地瞪了一眼肖夏,那目光恨不得将肖夏一口吞掉。

    “滚!”

    座敷童子怒喝一声,在她的字典里,还从来后悔这个词!

    “切!”见对方不稀罕,肖夏干脆闭上嘴不说话,反正她迟早会叫哒!

    “唉!这叛逆期的孩子呀.......”

    “哼!”葬花阁主冷哼一声,本来还担心肖夏会把座敷童子救走,坏掉她好事,但现在,心中的顾虑总算放下。

    “今日你必死!”

    身后蝴蝶和葬花阁主同时抬起手掌,纤指缓慢的在空中轻点一下。

    “恍!”

    整片天地之间仿佛时间一下子滞止住,周围的花海瞬间消逝不见,不留一丁点儿踪迹,要不是看见座敷童子突然肩膀一甩,眼中带着不可置信之色地往后倒去,口中不断的在咳出血,肖夏都以为自己是不是中了幻术,或者是在做梦。

    “噗!”

    座敷童子倒下后,葬花阁主也吐出一大口鲜血,双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这........尼玛是在开玩笑?”

    肖夏脸上神色各异,有震惊.......纠结.......不解........无语,甚至懵逼。

    好久后,肖夏才明白这两妖其实都是在为了装逼,明明各自都被对方打出内伤了却还硬撑着不倒,就是俗话说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不过按照一个很简单的solo规则来看,使出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的葬花阁主是最后的赢家,至于卖血童子.....本来就是卖血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