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杀戮盛宴(中)
    ..,

    “放开我!”

    座敷童子俏白的小脸上浮现出淡淡红晕之色,望着眼前那张恨不得将他撕成四分五裂的臭脸,咬牙切齿一字一顿而道。

    “no!no!no!”

    披着纯黑色道袍的肖夏摇着小食指,轻轻托起她的白皙下巴,说着座敷童子一头雾水的“外星语”,眼睛中透露着某种意味深长的目光,微微淡笑道。

    “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

    座敷童子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努力想挣脱掉肖夏的触碰,怒目圆睁的瞪着肖夏。

    “好啊!”

    肖夏不由分说地把手快速拿开,笑眯眯地看着她,继续道:“想不想我救你呀?”

    “救我?”座敷童子冷笑,虽然老娘现在妖力全空,但并不代表老娘体虚站不起来。

    说完,座敷童子冷酷着脸就要站起来,却忽然发现自己不知怎么被绑住双脚和身体,就连手都被死死的绑在了身体两侧,甚至连身体的存在都感受不到了。

    “我,我这是?”

    座敷童子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道,仿佛恍然之间明白了什么,猛地抬头瞪向嬉皮笑脸的肖夏怒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控制不了我的身体了?”

    “诶!你可别冤枉好人哦~”

    肖夏一脸不关我的事,跟我没关系的模样,一边转身一边反驳道。

    “哼!冤枉你?”座敷童子差点没气的半死,愤怒道:“这里只有你和我,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吗?”

    只是,肖夏轻瞥了她一眼,有一丝得逞的神色,说道:“谁说这里只有你和我?”

    “难道就不能是她吗?”

    肖夏说着转过身往她身后指去,葬花阁主也就是蝴蝶精正缓缓的朝这边走来。

    “主人!”

    葬花阁主走到肖夏身边时随即低头恭敬行礼道。

    座敷童子望的目瞪口呆,什么鬼?主人?

    “嗯!”

    肖夏轻笑着点头,座敷童子刚想开口说什么时,就见眼前这可恶的人渣指着自己跟她说道:“这个...就交给你了!”

    说毕,从衣袖中挥出一粒晶莹剔透的丹药,正是聚灵丹!

    浓郁的药力波动让座敷童子为之一惊,眼中充满了渴望之色,她相信只要自己服用了这颗丹药百分百必定会突破。

    到时候,眼前这个贱人和那个令人讨厌的神秘人都会一一死在自己手中,如果他身上还有这种丹药,那就全抢过来,到时候就算打不破陆界结界回到中陆界,自己也能在下陆界称霸一方!

    不过!这个想法虽然很好,但有可能实现么?

    紧接着,又见肖夏划破手掌留下一滴猩红的鲜血在空中悬浮,血滴之间隐隐闪烁着电光和有着一丝雷霆的气息,这一幕恐怕就连肖夏本人都没注意到。

    做完这两件事,眼光暗暗观察了下座敷童子此刻的神态,发现后者是一脸的渴望和企盼后,他就知道自己离最终的目的不远了。

    “走了!”

    肖夏挥挥手,卷起纯黑色道袍消失在原地,留下满脸迷惑的座敷童子以及一脸漠然的葬花阁主。

    “咯嗒!咯哒!”

    肖夏走后,葬花阁主冰冰然地走到座敷童子面前,手指一弹,给她解开绑绳。

    “还有我的衣服。”

    刚恢复了一丝体力的座敷童子就要站起身来,忽然想起来自己没穿衣服,就又不动了,紧紧的抓住草席对葬花阁主说道。

    对此,葬花阁主一挥手,挂在洞口外树杈上的粉红色衣袍就出现在了她手上,然后扔给座敷童子。

    等到座敷童子穿好衣服,葬花阁主才开口说道:“自己选吧!”

    座敷童子动作一顿,冷笑道:“选什么?”

    “要么认主!要么....死!”

    葬花阁主身上暴发出骇人的气势,瞬间空气中发出震耳欲聋的“砰砰砰”爆裂声,她的修为明显比之前高出不少,至少在座敷童子看来她最少提高约半年修为。

    虽然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很微弱,但座敷童子却不敢有一点轻视的意思,她知道即使这点杀意再过微弱,那也是因为葬花阁主的妖法不是杀戮一道的招式,如果她现在想杀自己,一根手指头就能要了自己的命,更何况从她现在的认真态度看来,不像是在恐吓,而是真的会动手,还是不带一丝犹豫的那种。

    “我有什么好处?”

    座敷童子咬牙道。

    葬花阁主没有说话,纤手一挥,散发着浓郁药力的聚灵丹朝着她飞去,停留在她面前的空中。

    望着悬浮在眼前令自己垂涎不已的丹药,座敷童子握了握拳,咬牙道:“行!我选择认主!”

    在双面性的选择下,座敷童子只是犹豫了一会儿,便很识相地选择了认主。

    就在她的话音刚落下,本来浮在空中的肖夏的血滴直接自动射入了她的眉心,可把座敷童子惊的不轻。

    没过多久,一块白茫的雷霆印记就出现在她眉心上,但很快又消失掉,仿佛没有出现过的一样。

    “这是你的!”

    见认主成功,葬花阁主就开始进行肖夏交给她的第二个步骤,将这颗聚灵丹让座敷童子服下,提高修为。

    老实说,如果不是肖夏说这枚丹药是要给座敷童子的,她肯定二话不说在肖夏刚起步离开就直接吞服掉,连药渣都不剩给座敷童子。

    “对了,别想着用那个禁忌之术来强行解掉你和主人的主仆关系,那没用的!如果你一意孤行,可别跟主人说我没提醒过你。”

    “咳咳.......!!!”

    拿到丹药就要吞下的座敷童子忽然听到葬花阁主这句不咸不淡的话,差点没被丹药给噎死。

    她刚才就是想着等到一旦有机会就立即施展妖怪界传说中的禁忌之术来强行断开两人之间主仆关系,被葬花阁主这么一警告,还真有被吓到了。

    “行了!”葬花阁主见座敷童子已经做好了一切,说道:“跟我来吧,主人还在外面等着你。”

    “哈?”座敷童子一脸懵逼,他不是走了么?难道他早就算好了我一定会认他为主?

    走出洞口,发现这个神秘人还真没走,正笑嘻嘻的望着自己呢......

    “走吧?”

    肖夏淡然一笑,带着两人朝白邱镇的方向走去,那里的事,一直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