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杀戮盛宴(下)
    ..,

    话说肖夏收服座敷童子与葬花阁主两人后,就抬脚往白邱镇赶去,他明白这里情况紧急,不管怎么说葬花阁主现在是自己的手下,既然她的葬花楼阁被围攻,那么肖夏也不可能毫无所动。

    “主人!”葬花阁主忽然开口道:“武藤家族已经突破了葬花楼阁的表面护卫,就要向葬花楼阁深处袭去了。”

    肖夏还没说话,座敷童子就先不屑道:“无非就是一些蝼蚁之争,值得你如此在意吗?”

    “啪!”

    肖夏一个巴掌拍在她后脑勺上,用力的捏了捏她的小脸,说道:“就你废话多,既然如此那你就陪小蝶一同去处理好这事吧!”

    “小蝶”是他给葬花阁主取的小名,毕竟她本身就是一只卡哇伊的蝴蝶精。

    “记住!这件事必须要给我满意的交代,不然.......嘿嘿......”

    肖夏发出了邪恶的笑声,座敷童子不寒而栗。

    恐吓了一下座敷童子后,肖夏就停下身来,目光姚望远方通向的那沼泽池地的大路上,他还有一道筹码在那边没取回来呢,交代了两女一阵,他就转身朝沼泽池地的大路的方向跑去。

    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的实力并不在他之下,而白邱镇那边虽然说乱,但对于她们两个来区区不过是小打小闹,除了那个手持散发着火焰的长刀老者外,一时之间还真没人能伤及的到她们。

    肖夏也算是放心了,不过他依然还是会让隐藏在白邱镇的纸片小人时刻注意着,一有特殊情况他还是会出手的。

    “唉!”肖夏呼出一口浊气,现在是起步时期,做什么事都得三思而后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话说的没错,为了以后能够顺利回到中陆界,哪怕分出再多纸片小人去监控各个重大小镇,只要确保情报第一,心神再疲惫也是值得的。

    但可惜的是,只有顺风耳纸片小人,如果要是也有千里眼纸片小人的话,何愁不能掌控半个下陆界的最新情报?

    没人知道肖夏的纸片小人遍布下陆界的区域有多广,但肖夏如果要是想坐享余生,不说其它,单是以贩卖情报为生这一条都够肖夏这辈子都不愁吃穿。

    “中陆界.....等着我.....”

    少年握紧了双拳,表面毫无波动,心理却是惊起了惊涛骇浪,这股巨大的浪花即使只是一时之间,但蕴含的是无尽的热血和坚定不移的信念。

    .....................................

    正朝着沼泽池地走去,以为武藤家族和葬花楼阁还在与座敷童子打的个你死我活的天河健奎带领着家族长老等侍卫等人还是一如往常的慢慢向那边走去,以为还可以帮自家父系拖更多的时间呢,殊不知沼泽池地那里早就被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毁成的一个个千疮百孔的巨大坑洼,更不知的是自己的家族即将被团灭,还傻**的在那里幻想着等天河家族灭掉武藤家族和葬花楼阁后的情景。

    就在他要将葬花阁主作为意淫对象时。

    突然!

    “少爷,前面有人!”

    三长老的声音沉闷闷的传来,代步工具猛地一顿,坐在上面的天河健奎皱眉走下,发现一位一袭神秘装束的男子正站在路中间,一双幽黑的眸子闪烁着精光,就像......看到了猎物一样。

    “阁下是什么人?”

    天河健奎皮笑肉不笑的走下代步工具,对着肖夏拱手道。

    只是,对方除了那双闪烁着精光隐隐可以表达出笑意的眸子外,就再也听不到一点声音和回答。

    天河健奎冷下脸,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就是对方也在忌惮自己,两者之间只是碰巧遇上,各自都处于不明不白的状态,但很显然第一个可能排除掉。

    那么就只能是第二个可能了?

    天河健奎看着肖夏对众人冷声下令道:“杀!”

    “是!”

    声音偌大,在这荒郊野外如同爆雷般炸响,其声势威震摄人,但是!

    “乖!别反抗哈!”

    肖夏一伸手,空中出现巨大的手掌,由于是气体状态,并没有人注意到有只如同巨人手掌般的巴掌正在自己等人头上,然后肖夏手掌重重往下一拍,率先冲在前面的那批侍卫直接在众人眼前不明不白的化为肉泥,一堆烂肉死死的镶在巴掌形土地上,血液混杂着泥土的气息无时不刻的在刺激着众人的感官。

    跟在这批人屁股后面的那些侍卫猛地停下身形,无数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脚跟前这匹血肉,苍白的脸上滴下一颗颗豆大的冷汗,身躯开始颤抖起来,脚步死忍不住的往后移,仿佛眼前这堆血肉就是生命的禁区,踏入则死!

    一时之间,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了,就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发生了什么?”

    这种气氛持续了好久后,终于有人忍受不了煎熬,“扑通”的一声双膝跪地,抱住头疯狂的撕扯着自己头发,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道。

    “扑通!”“扑通!”

    有了第一个人后,自然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他们同样也是双膝跪地,瞳孔中黯淡无光,似乎是被吓傻了,口中低声自语道:“是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瞬间,跟在第一批人后面的部分人都“扑通”一声的双膝重重跪地,跟前面三个人一样双目无神的自问着“为什么?”

    只有少数人依靠着强大的恒心毅力勉强没踏入心神崩溃的地步,但他们也好不到哪去,一些人在短距离的与死神擦肩而过后,心脏差点被吓的停顿下来,更有一些人是被吓尿了裤子,却在这时没有一个会去讥嘲他,因为他们知道,经历了这种事心神不崩溃掉就已经是很好的心性了,不好的,现在都已经疯了.....

    是的!他们很怕,他们怕如果刚才冲在最前面的自己,那结局.......

    勉强站立的众人望向那堆新鲜的血肉无一不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头皮发麻,然后不敢再去直视。

    “唉!”肖夏的声音幽幽叹道:“都说了不要反抗咯,为什么不听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