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草泥马
    ..,

    “嘭!”

    脑浆炸起,飞溅在当空,座敷童子冰冷地望着眼前这个伤痕累累,不断在挣扎的男人,冷酷无情道:“你还要挣扎到什么时候?”

    “不管你怎么做,到最后还是死!”

    座敷童子重重踏下脚,骤然间整个天河家族的建筑摇摇欲坠,最后尽数崩塌,满天灰尘在空中飞扬,遮挡住了双方的身影。

    “哈哈哈!”灰尘中传来天河伊建凄然的大笑声,话音中充满狰狞之色:“既然你想覆灭我天河家族,那我就如你所愿,来吧!谁怕谁!”

    座敷童子脸色阴沉的几乎滴出水来,听着天河伊建这张狂的话语,双眸怒火中烧,刚想动手铲平,忽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而又令她恨得牙痒痒的声音。

    “你想干嘛?”

    肖夏瞬息之间出现在她身旁,一双苍白的大手死死地抓住她肩膀,眼睛里幽光闪烁地望着她。

    “放开我!”正在被天河伊建气头上的座敷童子怎肯善罢甘休,猛地想挣脱开肖夏的手,可是那双大手却如铁钳般将她禁锢住,根本动弹不得。

    “怎么?想忤逆我了?”

    肖夏身上爆发出惊天的杀意,有刚才老者和天河健奎的前例,爆发出的杀意与之前果真截然不同。

    这股杀意让一向拓跋张狂的座敷童子竟然大惊失色,倩丽的小脸上苍白一片,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也好在这股杀意的持续时间不久,只是两个呼吸间肖夏就收了回去,恢复之前的漠然样子淡淡道:“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

    座敷童子咬牙点头称是,肖夏这次的异样的确将她给吓到了,她从来没想过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神秘人居然会是个杀意冲天的狠人,可以说肖夏重新冲刷了她的三观。

    就在三人打算前往天河家族内部的时候,一道蕴含着巨大威压的兽吼声从天河家族内部响起,声音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这是.....?”

    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几乎在同时呼叫出声,相互对视一望,皆能看到对方眼中深深的不可置信和惊骇。

    反倒是肖夏身体一震,这个声音......好熟悉!仿佛自己在哪里似曾听到过。

    中陆界的一幕幕不断在脑海中闪过,父亲的声音在耳边气恼地回荡:“别管我!你快点进去!”

    “肖儿,父亲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能将你养大成人.....”

    肖山石川的声音在肖夏脑海里渐行渐远,最后只剩下肖夏独自一人站在原地笑着揉了揉眼角.....

    “吼!”

    得到释放的业火古兽为了宣泄这十年来被囚禁的愤怒,在看见天河伊朗提前解开封印的那一刻,就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和兴奋,从口中喷出炽热的炎火瞬间就融化了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的天河伊朗,然后冲出祠堂,看见肖夏众人,圆如灯笼的双眸红火一片,张开嘴巴就朝着肖夏等三人喷出熊熊焰火,欲要让他们步入天河伊朗的后尘。

    在它看来,凡是人类都得死!归属于人类的妖怪也得死!

    所以,它在对肖夏和座敷童子以及葬花阁主下手时压根就没留手,仇恨使它忘却了自己此刻的状态,尽管它的实力恢复到了巅峰状态的一半,但在下陆界像它这种身躯巨大,身份特殊的古老生灵一出现,不引来像“持恒者”寮会这种镇守在下陆界的官方势力和一些强大的世家的关注就奇了怪了!

    恐怕也就在这会儿,它出现在白邱镇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持恒者寮会咯!而那些强大世家安插在白邱镇的嫡系家族相信也早已将它的出现禀报了上去,只剩下派人来处理了。

    “躲开!”

    肖夏不敢大意,当即身形猛退,同时跟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喝道。

    不用肖夏多说,她们两人也会避开。

    “轰!”

    几乎融化一切的焰火在众人身后爆炸出璀璨的火光,部分建筑毁于一旦,只剩下一堆灰烬。

    “吼!”

    见自己的招式被肖夏等人躲开,业火古兽愤怒地嘶吼,一双巨大的蹄子带着恐怖的毁灭力和炽热的业火朝肖夏和两女重重踏下,也还好它不是巅峰状态,不然恐怕到时当凭着它那周身散发出来赤焰领域就能将眼前的肖夏三人直接烧成灰烬了。

    “白痴!”

    肖夏暗骂一声,因为他看到座敷童子居然想凭一己之力去抗衡实力强悍如斯的业火古兽,也不知道她脑子是怎么想得。

    “拦住她!”

    招呼已经脱离开业火古兽攻击范围的葬花阁主,脸色发沉愤怒而道。

    葬花阁主听到肖夏的话音,毫不犹豫就冲进了业火古兽的践踏范围之内,巨大的蝴蝶虚影在她背后显现,万丈花海在她周围绽放,包裹着她冲向座敷童子。

    这是她力所能及的绝对防御了,足以看出她对业火古兽的忌惮和谨慎。

    但!座敷童子见到这一幕后不仅没有露出感激之色,反而还以冷笑和一丝不屑!

    “你个废物!”

    “这种行动力迟缓的家伙你都怕!还是待在一边看我怎么打败它吧!”

    座敷童子看见葬花阁主要将自己带走,十分不屑的讥讽了葬花阁主,然后突然瞬闪到业火古兽脚底下,激昂的高喝出声,继续一意孤行。

    “草泥马!”

    见到座敷童子的作死,肖夏彻底怒了,张口就是一句草泥马,还是一字一顿的那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