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恐惧的迷你版业火古兽
    ..,

    业火古兽眼皮微抬,不屑的撇了她们一眼,就凭你也想质问本古兽?

    “没错!就凭我们!”

    先前那得意女子目光冰冷的凝视着它,意思很明显。

    “呵呵......滚!”

    业火古兽面无表情的笑了笑,忽然口中喷出熊熊烈焰喷向那女子,电光火石之间要不是名为姬木的中年女子及时挡了下来,结果不言而喻。

    “你!”

    那女子脸上的恐惧持续了好一阵,许久后才羞怒相间的向业火古兽怒瞪而去,嘴里刚喝出一个字就被姬木老师冷冷的打断了。

    “难道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那女子头一缩,低下的面容上脸色青白之色一大片,眼里尽是恨意。

    “三个呼吸间后,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不然就算是你们寮主亲临也保不住你们!”

    业火古兽一脸淡然的说道,远在另外一方监听他们讲话的肖夏情不自禁的抽了抽嘴角,好一个无形装逼啊.......

    虽然不知道传说中的持恒者寮会寮主是什么实力,但不管怎么说实力还没恢复业火古兽对上对方就是被个肆意揉捏的小渣渣,现在它说出这话,不是装逼是什么。

    姬木老师漠然转过头去,看向业火古兽的眼神是道不尽的苦笑和无奈,这尊古兽她几乎能的出是谁了,正因为如此,她才不敢再多说什么。

    单凭它的身份,就不是自己所能管的。

    “晚辈告辞!”

    姬木老师快速行完一礼,说了一句“我们走”后,便带着惊愕中的两女离开了原地,正好三个呼吸的时间。

    “哼!”

    业火古兽见到她们走后,不屑的冷哼一声,然后看了看被它庞大身躯压的倒塌一片的房屋和零七八碎的瓦砾。

    一秒后,地上多了一只迷你版的业火古兽,十分高傲的在地上走动着,仿佛一位审查国度的帝王般。

    “这玩意.....”

    就在它慢悠悠的散步时,忽然不知从哪里伸来一只大手,拎住了它毛茸茸的后颈皮,放在眼前打量了一番,最后目瞪口呆的说道:“居然真的是你这只哈麻批?”

    这玩意居然真的是那只身披烈焰,威严魁梧的业火古兽?

    “哈...哈麻批?”

    业火古兽也是一愣,随即炸毛道:“大胆凡人!你竟敢触碰本古兽!!!?”

    怒目对视肖夏,杀人的目光直逼肖夏双眸,忽然脸上大变,迷你的身躯差点抖落在地上,反应很是奇怪。

    “我巧!”

    肖夏被它吓了一条,猛地转过头,发现只有一片狼藉的残垣断壁和一脸奇怪的两女。

    “你特么有病啊?”

    肖夏摸了摸业火古兽拳头大的脑袋,这么大反应干嘛?难道看见鬼了?

    “你.....”

    业火古兽仿佛发疯般的在它手上剧烈挣扎起来,卡哇伊的呆萌兽脸上充满了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十分恐惧的欲要从手上逃跑。

    为什么他眸子里有圣雷的影子?这个问题不断在它脑海里回荡。

    圣雷,那可是天神的国度上才会出现的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阴阳师大陆中不毛之地的下陆界?

    越想就它就越慌,要知道持有圣雷的人一直都是全神的公敌啊!因为他们是......不祥之人!

    圣雷的力量无比强大,从来还听说过有哪人可以将其完全控制,而在神史上就有这么一位因为控制不了圣雷的力量而导致整个神界差点覆灭的低阶天神,哦不!应该说是不祥之人。

    而跟着他们的人,同样会被当为不祥之人来对待,是人人喊打,见其必诛的对象。

    这也是它恐惧的两个原因之一,业火古兽可不想就因为他而导致自己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和还要面对那些实力足以毁灭整个阴阳师大陆的满天神祗。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对于自己这类古兽,免不了会有某位神祗在暗中观察,要是被误会这不祥之人与自己有关系了,结局就只能说拜拜了.....

    “羊癫疯发作了?”

    肖夏皱了皱眉,这好好的古兽怎么就颠了呢?

    “放开我!放开我!”

    业火古兽脸上的恐惧之色越变越深,在知道肖夏是不祥之人后,他就不敢强行挣扎了,生怕肖夏控制不住圣雷的力量导致将神祗引来,毕竟这种力量,是一个禁忌级别的存在。

    “好好好!”

    肖夏一脸奇怪的将它给放到了地面,我怎么感觉到它好像.....在怕我?

    “唉~,这古兽就是古兽,年纪大了什么病都有咯!”

    肖夏一本正经的唏嘘道,毫没注意到身后两女的咬牙切齿,如果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们两个活了几百年的是什么?

    不过更她们惊骇的还是业火古兽的突然反应,她们活了这么多年,业火古兽那毫不掩饰的恐惧直接都写在脸上了,她们连判断都不用判断,只要没眼瞎的都能看出来。

    那明显就是恐惧,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所产生的巨大恐惧,那到底它为什么会恐惧呢?

    两女脑袋都快想破了都没想出来,业火古兽的实力有多高强说不清,但她们两人自认不敌对方两个呼吸,可以说整个下陆界无人能敌,却对上自己这主人就真如同羊癫疯发作了一般,直接就落荒而逃。

    此刻,两女看向肖夏的目光不由得多出来一丝深意,这主人....好神秘。

    望着业火古兽落荒而逃的背影,肖夏不禁沉思了一会儿,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好帅.......对,就是这样,一点是我太帅了,它自愧不如,汗颜无比,所以才会逃跑。

    点了点头,肖夏十分认可这个实切性极强的解释。

    回头望了望站在后面一言不发的两女,风骚的甩了甩头发,说道:“不要迷恋哥!走啦!”

    两女愕然相视,这是在干嘛?甩袍子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