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狗哥?狗哥?狗....?....?
    ..,

    “哒!哒!哒!”

    幽黑的树林内,三个人影在里面飘动,看起来诡异无比,仿佛游魂在徘徊一般。

    “大路不走走小路?图个快么?”

    座敷童子冷不伶仃的说道。

    她们知道肖夏的计划分布情况,所以在管理好白邱镇后众人就一刻也不缓的再次踏上了征程。

    但是!下一个应该去什么地方?没人知道,她们不知道,肖夏也不知道.......

    于是!面对两双怪异的目光,肖夏摸了摸下巴,略有沉思的说道:“走哪去哪吧!”

    所以!就这样,三人哦不!应该说是两人傻乎乎的跟着肖夏走了三天外加半个小时的时间,呵呵......要不是有主仆关系在其中作为约束,恐怕明天的今天就得有人去帮肖夏除坟头草了.....

    “唉~,无家可归!无家可归啊!”

    望着明月,肖夏不禁想起李白的《静夜思》中的那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肖夏一脸的怀恋,身后两女满脸的冰霜,嘴角隐约挂着一丝冷笑。

    “今天的月亮真特么圆啊!咦,那是什么?”

    或许是感觉到身后的异样气氛,肖夏打了个哈哈,正想即兴赋诗一首,忽然眼光一瞟,目瞪狗呆的望着月亮上的那个黑点,诧异道。

    就在他话音刚落,风平浪静的树林突然狂风大作,一股压抑的气氛从树林深处升腾而起,以月亮为背景的黑点在众人的视线内变得越来越大,直至那人站在自己前面,肖夏才反应过来。

    “卧槽!你是什么鬼!”

    肖夏往后一跳,咽了咽口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身披布甲,手持一把类似于关刀的...鸟人?

    “鸟人?”

    顺着思路,肖夏嘴巴一张,“鸟人”的发音就给说了出来。

    “鸟人?”

    身穿布甲的神秘人背对着他们,握着刀柄的手不断颤抖,显然是被肖夏给气的不轻。

    强忍住一刀砍死那黑袍人的冲动,神秘人转过身来,看到那鸟人的模样,肖夏几乎同时脱口而出,说道:“鸦天狗?”

    “你认识我?”

    “你认识他?”

    座敷童子和布甲神秘人的声音几乎在同一时刻响起,前者是疑惑,后者则是迷惘的神色。

    “你怎么会在这里?”

    葬花阁主迟疑一阵,开口问道:“你不是应该在那里的吗?”

    说到“那里”的时候,鸦天狗明显身躯微微一震,握着刀柄的手差一点就离开了刀。

    “那里,早已消失了。”

    颓然之色在他脸色一闪而逝,却还是肖夏给捕捉到了,只见鸦天狗说道:“狐主和女仙在早一百年前就离开了那里,没有狐主和女仙的坐镇,那里在十年后就攻破了。”

    “而我,则是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逃到了这里。”

    说毕,鸦天狗露出无奈的苦笑,那里.....荡然无存了。

    座敷童子脸色随着他的话语变得愈来愈冷,听完后,她心中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屠完整个大陆的人类,用血来铭记那里!

    肖夏作为主人,这种强烈的思想活动他是第一时间感知到的,习惯性的捏了捏她的脸,说道:“别做傻事。”

    手指传来的冷意让座敷童子神志一清,看了眼肖夏,最终冷哼一声,周围树木倒塌一片......

    鸦天狗疑惑的望着肖夏,再看向葬花阁主,那意思好像是在说“这个人是谁?”

    葬花阁主一愣,笑着介绍道:“这是我和座敷共同的主人,尊称不知,我们暂且称他为“公子”。”

    葬花阁主不紧不慢的说道,没有在意鸦天狗的异常目光也没有去理会他的怀疑和惊讶。

    “主人?”

    许久,鸦天狗才舔了舔干巴的嘴唇,迟疑道。

    “嗯!”

    葬花阁主点头道,丽脸上的笑意像是在说“你没看错,也没听错。”

    得到回答,鸦天狗瞪大着双眼看向座敷童子,后者见他望过来,很是不爽的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夭寿了!冷霜萝莉居然认主了!世界要末日了......好不可思议啊!!!

    鸦天狗的内心几乎是凌乱的,疯狂的咆哮声在他胸中快要跳出来的一样,不敢相信座敷童子居然认主了!

    表面却是嘴角一抽,尴尬的笑了笑,脱口而出道:“嫁了也好,嫁了也好......”

    “嗯?”

    话音刚落,忽然冰冷的气息卷袭当场,整个树林簌簌作响,仿佛是在颤栗某个可怕的存在。

    “你说什么?我刚才没听清,再说一遍?”

    座敷童子的目光似苍鹰一般锐利,口中不含一丝感情的对他说道。

    鸦天狗心中咯噔一下,才想起这冰霜萝莉的恐怖之处,那简直就是他们不想回忆的噩梦呀!

    “呵......呵呵,没什么,没什么...”

    鸦天狗笑容僵硬的偷偷抹了一把汗,狗腿子似的讨好道。

    “哼!你给我小心点!”

    座敷童子冷笑,稍微眯起的眼神仿佛就是这个意思。

    “怎么跟人家狗哥说话呢?”

    肖夏一脸认真的捏着她的肉嘟嘟的脸严肃说道,接着看向一头黑线的鸦天狗说道:“狗哥!小孩子不懂事,就原谅她吧!”

    肖夏态度诚恳的说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座敷童子的长辈嘞。

    “狗哥?我狗你大爷!”

    鸦天狗心中好像有一万只草尼玛在奔腾,你特么才是狗哥,你全家都是狗哥!

    要不是打不过座敷童子和蝴蝶精,要不是肖夏是她们的主人,鸦天狗恐怕早就一刀把肖夏给劈了!

    肖夏一直在观察着狗哥的脸色,还以为对方不肯原谅,连忙道:“狗哥!你可别生气哈,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了她吧。”

    “我原谅你马勒戈壁!”

    鸦天狗握着刀柄的手愈来愈颤抖,要不是顾及冰霜萝莉的阴影和蝴蝶妹子的仁爱,劳资今天非得一刀劈了你!

    “我不是狗哥!”

    鸦天狗欲哭无泪的低沉吼道,活了几百年的存在在这一刻居然差点被气的洒落了泪花。

    “诶诶诶!”这可把肖夏给惊到了,忙劝道:“狗哥你这是咋了,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啊!就算我代替孩子向你赔罪,你也不至于感动到这样啊!”

    “wcnm,劳资今天就是流血也得砍死你!”

    鸦天狗心理彻底崩溃了,抡起大刀往肖夏脑门劈去,不过刀还没举过肖夏头顶就被座敷童子冷眼一瞪,萎了......

    “哎呀呀,狗哥这是要送在下刀吗?这不好吧,这不好吧....”肖夏一脸的不好意思,可手却是没闲着,硬生生的掰开了鸦天狗的握住刀柄的手指,用力一拉,刀就被他横拿在了手中。

    “我,我....”

    鸦天狗见自己用了几百年的刀居然被这么一个无耻之人用土匪般的夺走,双眼一黑,晕死在了地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