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给一个小小的帮助的报答(上)
    ..,

    今天是距离狗哥被气晕倒的第三天,饶是过了三天时间,但鸦天狗看见肖夏还是有股来自未知的恐惧和冲动。

    可以说对于肖夏,他已经心存阴影了....

    但今天是个美好的日子,因为....那王八蛋就要走了!终于走了!

    鸦天狗顿时热泪盈眶,站在树林出口前,看向那折磨了他三天三夜的王八蛋的手上那把小关刀,含泪点头道:“送的值啊!”

    肖夏领着两女刚走到树林边上,回头姚望,狗哥是在不舍吗?

    “其实.....我们可以再住几天的......”

    肖夏看着远方的狗哥不禁感伤道。

    “不不不了!”鸦天狗露出一个艰苦的笑容,看向在朝自己招手的那个无耻之人,回过身背对着他,说道:“你...还是走吧!远方有屎和舅在等着你......”

    闻言,肖夏摇头叹道:“也是!诗和酒还在远方等着我吶......”

    肖夏望向狗哥朝树林深处走去的背影,不禁吟唱道:“啊!狗哥!所谓海内无知己,天涯若比邻,你就是我屎啊!”

    “扑通!”

    突然树林深处传来一道巨大的膝盖落地声,惊起一大片鸟兽纷飞。

    “唉~”肖夏叹道:“看来狗哥是真的舍不得在下啊!”

    英雄惜英雄,你还真特么够吸的啊!连对方的最大家底都给吸到手了.......

    接着,肖夏把目光放在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身上,目光一触碰,两女皆是咽了咽口水,座敷童子更是小手颤巍巍的把浮在身后的小灵火默默收回口袋,然后正襟危坐的看着肖夏。

    “唉!失望啊!”肖夏仰天,眼中饱怀留恋,说道:“看看人家狗哥多好,再看看你们,搞得跟防贼的......”

    “呵呵!”

    两女面无表情的呵呵一笑,鸦天狗好?怕是人家的刀好吧。

    两女看向他怀中的关刀,要不是舍去这把刀,怕他是要被你给整疯了吧?

    这三天来,两女对肖夏的卑鄙和无耻又认知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奇葩的思想和无耻的称呼无一不时刻出现在鸦天狗的身上,几乎快要被逼疯了的鸦天狗终于忍受不了了,刀给你吧!双目含泪的狗哥终于在第三天的一大早送别了三人。

    知道在两人身上无图可求后,肖夏摇头带着两女继续了赶路。

    但路途遥远,为什么说遥远呢?因为......谁特么知道没有目的地的路要走多久.......

    所以,众人无聊了,所以就聊天了,聊天聊着聊着就又聊到了狗哥.....呃是鸦天狗.....

    “话说你们刚见面时说的“那里”是什么地方啊?”

    肖夏随手抓出在路上时摘的野果,咬了一口,含糊的问道。

    “这个......”葬花阁主刚想开口说时,却看见座敷童子对自己摇摇了头,顿时语塞住。

    本来按道理说,肖夏作为她们的主人就有权知道她们所知道的一切,但此刻座敷童子的反应还真是让她疑惑了。

    要知道,主命是无法拒绝的。否则作为主人的那方是可以将隐瞒自己的仆人直接抹杀掉的。

    两女的反应肖夏看在眼里,笑了笑,仿佛不在意的继续吃着手中的野果,说道:“是我太废话了,你们别介意哈。”

    话锋一转,说道:“我在雅安镇时认识一个朋友,他家挺大的,我们可以先去他那住几天,等定下的目的地后,然后再继续赶路吧!”

    他说那个朋友正是吉霸不扬,自从上次离开雅安镇到现在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两女如释重负,你特么终于开窍了啊!还知道找个地方住住?

    走了三天,两女早就无聊到爆了,飞不能飞,没有目的地,盲目的行走使她们感到身心疲惫,要不是这三天都在鸦天狗的地方住着,她们指定得崩溃。

    .....................................

    由于肖夏开口说了可以开启飞行模式,所以三人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来到了吉霸家族,只是今天的吉霸家族与往常不同。

    横挂在门口牌匾上的白布条特别的雪亮刺眼,沉重压抑的气氛在吉霸家族内弥漫,这是有人走了!只是,会是谁呢?

    肖夏望着一片雪白的吉霸家族,只是犹豫了一阵就踏了进去。

    一路上都没有什么护卫站岗之类的,所以众人很快就来到了吉霸家族内部,刚来到就一眼望见了大厅上那口漆黑色的棺椁,一行人整整齐齐的站在两旁,表情冷峻严肃。

    肖夏众人没有出声,静悄悄的向着厅内走去,那些护卫也注意到了他,不管却都没有什么反应,表情依旧冷峻的站立在那里。

    肖夏慢慢走动,抬头向摆放在供桌上的黑白画像望去,动作一滞,不过很快恢复正常,走到供桌般,缓慢抓起一炷香对着黑白画像中的吉霸不扬拜了几拜,随即就退出了灵堂。

    吉霸不扬是第一个帮助他的人,虽然人有点傻,但他的确是给了肖夏帮助,即使这个帮助很小,那也是够肖夏值得回报的。

    不一会儿,灵堂中就走出一人,身穿着白色丧衣的吉霸樱子脸色有点苍白,可能是弟弟的噩耗让她心神憔悴吧,毕竟在进阳山那次时,她可以为了吉霸不扬而杀上进阳山上的土匪窝。

    “你怎么来了?”

    她说道。

    “谁干的?”

    肖夏没有回答她,声音平淡而道。

    吉霸樱子忽然笑了,笑的声音沙哑,笑的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抬头盯着肖夏的眼睛笑道:“就算知道是谁干的又能怎样?难道你还能杀了他们不成?”

    说着,她的声音愈来愈大,最后几乎是吼叫着出口。

    “滴答!”

    一滴晶莹的泪珠沿着她光滑的眼角滴落在地上,很快消失在泥土中。

    肖夏没有理会她,把头转向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冷声道:“我给你们三分钟的自由之身,把结果交给我!”

    所谓的结果,当然就是吉霸不扬的死因了。

    座敷童子闻言诡异一笑,自由之身.......一分钟就够了!

    葬花阁主则是摇了摇头,对于人类她没有座敷童子那般绝对,所以就算是没有时间限定的自由之身她也不一定会动手。

    知道葬花阁主心性仁慈,肖夏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一个座敷童子.....就够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