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心魔!
    “放肆!”

    百兆镇主顿时赫然大怒,直接拉开愕然中的百兆雪子,身上浮现出如烈火般红色的气焰,粗大的手掌轰然抬起盖下,整个房门“哐当”一声被拍的四分五裂,木屑飘然散落。

    但!百兆镇主刚拍碎门框,前脚还没跨进去,就看见一道身影带着无比寒冷之意横冲向自己。

    “大胆!”

    座敷童子面带怒容的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百兆雪子,随后纤手一扬,将正要抬起手抵挡自己的百兆镇主直接就给轰飞,狠狠摔在二楼下。

    “砰!”

    “喝!”落地声随着一声大喝,百兆镇主怒吼着跃上来,对着座敷童子毫不留情就是一拳,拳头似流星陨落般向座敷童子额头撞去。

    座敷童子不屑的冷哼一声,不过在看到旁边的百兆雪子后,很快就说道:“跟我来!”

    说完,身躯浑然消失在原地,百兆镇主注意到自己女儿在一旁,虎躯一震将茶馆楼顶撞开了个一人大洞,很快在茶馆老板欲哭无泪的目光下消失掉。

    百兆雪子此时正抱着胸口在大口的喘气,刚才座敷童子的突然出击差点把她吓了好歹,不过此时此刻更关心的还是自己父亲,那位前辈的恐怖自己是亲眼见识过的,面带愁容,眼里尽是担忧的喃喃道:“希望前辈您手下留情啊。”

    一方面是自己父亲,一方面是自己救命恩人,她夹在中间可谓是左右为难,怎么想都是一个纠结。

    “你怎么就知道你父亲打不过呢?”一道淡笑悠悠传来,百兆雪子本能的转过头去,发现一位身披黑袍的神秘人正倚靠在门框上,正双眼炯炯有神的望着自己,黑袍上的陌生图案仿佛一个迷宫那样使人心神沉寂,为那神秘人增添了不少神秘感。

    “你是什么人?”

    百兆雪子警惕大起,以为肖夏是要来刺杀自己的刺客,手里暗自摸出那枚爆裂暗针珠,一个瞬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肖夏见状有些好笑的摇摇头,没有在意她的行为,说道:“我们还是聊聊你父亲的事吧!”

    “我父亲?”百兆雪子皱眉,冷声道:“我父亲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快点退后!”

    百兆雪子举起手中握着的爆裂暗针珠,对肖夏娇声清喝起来。

    肖夏暗自苦笑,这妞怕真的是认定本道爷为来刺杀她的刺客了,看着她手上那颗黝黑的珠子,摇头道:“我要是想杀你早就杀了,更别说我是刺客这一荒谬想法了。”

    他要是刺客,别说百兆镇主亲自护卫,就算整个护卫团和她爹二十四小时不离身的保护,肖夏也能悄无声息抹杀她,保证连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

    “如果你不信,大可将那枚爆裂暗针珠引爆。”

    肖夏略有好玩之意的说道:“要是能伤我一丝一毫,我保你不用再担心刺客!”

    听到肖夏这么说,百兆雪子迟疑了,脆生生的问道:“你,真的不是来刺杀我的刺客?”

    这也不能怪她,主要是肖夏那身装扮简直就是个活生生的刺客模样,不想让人误会都难啊!

    “嗯哼~”肖夏轻哼鼻息回答她。

    “那,那好吧!”得到回答后,百兆雪子居然没有一丝怀疑的点了点头,将手上的珠子收回口袋,忽然想起了什么,再次道:“你,一定骗我哦!”

    肖夏嘴角抽了抽,强忍着内心莫名涌出的笑意,一本正经的回答道:“那是肯定!”

    心里却是在想,你刚才脸上的坚决之色怕都是硬生生憋出来的吧,看你这一脸傻乎乎的模样,不管怎么看都好像是这种被卖了还要帮人数钱的类型啊!

    “孩子,你很危险啊!”

    肖夏不知不觉中就将这句话低声喃出声来,恰好又被旁边的百兆雪子捕捉到。

    “啊?”她脸上带着懵逼,眨眼道:“你说什么很危险?”

    “没!没什么!”肖夏神情淡然的接机转移了话题,看着她说道:“你知不知道雪花镇怎么走?”

    “雪花镇?”百兆雪子脸上露出古怪之意,目不转睛的看着肖夏,目光仿佛像看白痴一样的打量着他,喃喃道:

    “孩子,你很危险啊!”

    肖夏的听力是何其的敏锐,自己上一分钟对别人说的话,别人下一分钟就一字不落的还给了自己,这个结果他也是无奈啊!

    清咳了下,肖夏装作没听见的样子,继续问道:“难道你不知道吗?”

    “什么不知道!”百兆雪子叹息一声,好像是在惋惜某个人一样,翻了翻白眼,回答道:“我们现在就是在雪花镇啊!”

    “你没发烧吧你?”

    说完,还十分形象性的摸了摸自己雪白的额头,同时另外一只手向肖夏额头探去。

    “额.......”肖夏轻轻扭头,很容易的就躲过了她的手,面罩下的老脸一红,似乎....好丢脸啊!

    “怎么办?.......要不要杀人灭口啊!”

    “不行不行,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不能这么做!”

    “但是,好丢脸啊!要是杀了她的话就没人知道这件事了。”

    各种千奇百怪的声音在心里叽叽喳喳个不停,就好像....出现了好多个我自己,严格的来说,更像是人格分裂症。

    “啊!”

    肖夏忽然闷哼一声,双手抱着头喘起了粗气,头,好痛!

    在这一刻,肖夏感到自己的头好像要炸开了的一样,疼痛欲裂,就像千百万根密密麻麻的细针不停断间的在胡戳乱刺,不断在折磨着他的脑神经。

    然后肖夏就昏了。

    更为流弊的还是一边的百兆雪子啊,从肖夏抱头闷哼到晕倒,之间看的那叫一个楞啊!

    直到肖夏晕倒后才反应过来,喊到:“你没....”

    结果话还没说完,肖夏就笔直的倒下了。

    望着那人跟条咸鱼落水般倒下的身影,好久后才张了张嘴:“事吧?...........”

    与此同时,晕倒后的肖夏脑海中,一尊人影出现在识海上空,正是久违不见的凌道子。

    他摸着下巴雪白的长须,神情严肃,大颇有仙风道骨的皱眉道:“这不应该啊!”

    “心魔怎么会提前到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