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他就是一颗毒瘤!
    “贱人!”

    座敷童子美眸一哼,目光冰冷转向被吓的呆滞中百兆雪子,怒喝间忽然出手掐住其脖子,杀意凌然看着她,怕是心里已经认为肖夏此刻的危险处境是拜百兆雪子所赐。

    “咳咳......”

    被座敷童子掐着喘不过气,使她不禁迭连咳嗽,眼泪忍不住直往外冒,手脚疯狂的挣扎起来,同时本能的想掰开座敷童子的手,好让自己好过一点,但座敷童子的手就像铁钳一般牢固,根本就是白费力气,随着时间的推移,百兆雪子的脸色愈来愈青,呼吸状态跟临死之人无一区别,瞳孔开始变的恍惚迷离,渐渐无神,一副快要断气的样子。

    “够了!”

    昏厥中的“肖夏”忽然身体一挺,站立起来,面无表情的开口喝道:“给老夫醒来!”

    声音如九天玄雷般带着滚滚天威,浩浩荡荡地落在座敷童子耳里,座敷童子像当头喝棒那般猛然松开了掐住百兆雪子的手,双眸一闪,代表着暴走状态的纯蓝之色随之褪去,双目中渐渐恢复之前的正常,很快,座敷童子就彻底清醒了过来。

    但她脚下的百兆雪子却因为缺氧过多而昏厥了,座敷童子一挥手将她给扫飞到了空中,百兆镇主一跃身连忙将其抱住,消失在了两人视野内。

    “主人?”座敷童子刚喊出二字,忽然身体一顿,警惕的望着“肖夏”冷声道:“不对!你不是主人!”

    “你是谁?为何要占据我主人的躯体?”

    座敷童子怒声一喝,娇小的身后现出万丈之高的焚天火海虚影,气势汹涌澎湃,刹那间仿佛整个天地都处于纯蓝色的火海之中,带着湮灭一切的气息几欲毁天灭地。

    见状“肖夏”不禁轻轻莞尔一笑,缓慢伸出一指,在座敷童子不解外加惊愕的目光下,轻轻往空中一点,恍然间整个天地为之一静,好像个没有任何生命的寂静世界,时间刻盘上的指针不再转动,似乎时间为某一个存在而停止了下来,然后,座敷童子身后的万丈焚天火海虚影瞬间像幻境般快速崩塌掉,没有留下一点儿痕迹,甚至就连座敷童子都未察觉到。

    “咔崩!”

    就在万丈焚天火海彻底掉的那瞬间,时间刻度才真正恢复了转动,整个天地又开始运作了起来,除了座敷童子是唯一亲眼见到这动作的人外,其它世界各处的人都好像没有感知到时间曾经停止过的那般,继续做着自己手头没做完的事,该干嘛的干嘛........

    “噗!”

    座敷童子还没反应过来,骤然胸口一闷,喉咙处一阵甘甜,忍不住吐出好几口鲜血,小脸“唰”的一下变的苍白无比,身体跌跌撞撞的往后退去,摇摇欲坠似的下一刻就会倒下。

    “我居,居然被反噬了.....”

    座敷童子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擦下血迹的手,这还是自己第一次被自己反噬,几百年来从未反噬过,居然第一次出现反噬竟是被自己弄的。

    不过,她真的是被自己弄的么?

    “唉!这忠诚度是够了,但这修为嘛........”“肖夏”习惯性的往自己下巴摸去,却发现哪里有胡须的痕迹,不过却不影响他的高人模样,看着座敷童子继续道:“还是差了点!”

    “咦!”

    说着,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眼里精光一闪,猛地出手向天空中抓去,笑眯眯的说道:“这个就不错了!”

    “但力道却也还是差了点!”

    摊开手掌,被耀金色覆盖的掌心中竟横躺着一根青葱嫩绿的小草,下一秒,完整的小草瞬间被耀金色光芒切割成粉碎。

    “呼~”

    “肖夏”轻吹一口气,掌心中的绿色粉末就随风飘散,不知所踪了。

    一道倩影掠过,暴走中的葬花阁主面无表情的站在数十米之外,如同一尊冰雪女皇眸子不带一丝感情的望着“肖夏”,有的,只是冷漠。

    “原来这里还有一个啊!”

    “肖夏”不为所动的自顾自笑起,忽然眼睛猛睁,一道摄人心神的光芒从眸子里射出,远处的葬花阁主身躯微微一震,好像被一股莫名的强大力量击中,身体突然被轰出好远好远,跟座敷童子一样如临重击,不过她显然受到的伤害更大,直接昏迷了过去。

    “老夫就说嘛......像主人这种毒瘤,肯定不止一个随从的嘛.....”

    “不过现在也好,总算有个人来陪同老夫了,不至于老夫才是主人的随从。”

    凌道子话说的没心没肺,感情他这是趁着肖夏昏迷之际,暗自拉帮结派啊......

    “你到底是谁......”

    座敷童子拖着破烂不堪的娇小身躯,虽然脸色苍白,但话音里依旧充满坚韧之色的冷视着凌道子低沉喝道。

    “呵呵!”

    凌道子再也不用掩饰,很是得意的说道:“这个你别管,你只要知道我们共侍的是同一位主人就行了,至于既然我们共侍的是同一位主人,却为什么还出手打伤你,这个理由很简单,我就是怕你们认为我没有资格当老大而有意见。”

    凌道子像个老顽童似的嘿嘿一笑,“所以,还不如露一手让你们长长见识,也只有这样你们才会服气我这个老大。”

    听着他的话,座敷童子不知为何忽然心口一闷,莫名的想哭......

    你当老大就当老大嘛!打什么人啊!还露一手......,座敷童子看向躺在地上还处于昏迷状态中的葬花阁主,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露一手,人就晕了,这要是再露一手,我们两个岂不是就要说拜拜了?

    “你说你主人也是我主人?”

    座敷童子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暗道:“主人身体中居然还隐藏有个这么强大的仆从,我怎么不知道?”

    难道是因为主人平常太过低调了?不过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荒谬的想法,要是低调,哪里还会这么多事?

    不过仔细想想,主人好像也没有惹出什么事啊!难道真是我猜错了?主人其实真的是个十分低调的人?

    就在座敷童子产生自我怀疑的时候,忽然传来凌道子恨恨的声音:

    “狗屁!他其实就是一颗毒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