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神秘的八方护界者
    “算了!”似乎是没什么好说了,凌道子摆摆手对座敷童子说道:“主人的身体情况我暂时稳定下来了,说太么多老夫也累了,以后的日子内你们好好助他,顺便改改脾气,别老是动不动就暴走暴走的,免得又要老夫出手。”

    他没有跟座敷童子说肖夏这是心魔作祟,就算说了她们也未必懂,与其如此还不如不说,说白了,他就是懒!

    “恭送前辈!”

    座敷童子神情恭敬的说道,在知道凌道子的实力不知凌驾于多少强大存在后,她就真正的收起了高傲的外表,因为她知道像凌道子那种级别的存在是根本有仁慈一说的,或许对方只是顾于同是一个主人的仆从的面子上才对她客客气气罢了。

    凌道子没有回答,很快,肖夏的手指就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座敷童子连忙将他扶起,目不转睛的盯着肖夏。

    “我,我这是怎么了?”

    肖夏虚弱的声音如细蚊般传来,要不是她听力敏锐还真听不到在说什么。

    “主人,你刚才不知怎么就晕了,好半天都没醒过来。”

    座敷童子回答道,没有把他晕倒后她和葬花阁主怒然暴走的事以及她差点错手掐死百兆雪子的事说出来,毕竟那样就维持不了她平时在肖夏面前的冷酷模样了。

    “这好像是你第一次心甘情愿的喊我主人吧?”

    肖夏咧嘴一笑,眼睛慢慢闭上,片刻后,呼吸平畅的缓缓睡去,可能是因为太虚弱了吧。

    座敷童子望着他安详睡去的面孔,也笑了,心甘情愿.....可能以后都是心甘情愿了吧。

    轻轻放下肖夏,抬手对远处还躺在地上昏迷着葬花阁主稍微勾动手指,葬花阁主随之缓慢飘浮过来,座敷童子稍略打坐过后,携着两人化为一道流光快速消失在天际。

    远远之外的百兆镇主刚好瞧见这一幕,不禁感叹:“这实力,这修为恐怕是凌驾于甲级之上的大能无疑了。”

    ...................

    在下陆界某座巍峨缥缈类似于仙境的高山上,坐落着一座金碧辉煌,气势雄伟壮观的长方形大殿,在大殿周围一里地内无一不刻有神秘莫测的符号,每一个符号仿佛都具有强大生命力那般,在活跃着,呼吸着,好似一个无时不刻都在保护着大殿并且警惕着周围的精锐守卫,但若是从上往下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个长方形大殿其实也是一张巨大的符箓,在大殿顶上,一道令人望而生畏的符咒正闪烁着璀璨金光,从未停过。

    大殿之内,有八尊被迷雾笼罩不见其真实面目的人影正缓缓漂浮在上空,一言不发,及其诡异。

    “下陆界第三百四十六次“八方护界者会议”正式开始!”

    大殿之中忽然传来一道飘渺虚无的声音,标记着这次的会议开始了!

    “想必各位也已经收到界使的讯息了吧!”

    就在这话音刚落之际,就有一尊人影先开口了,声音似海波般轻轻拍动石岸,十分淡然。

    其他人不语,保持沉默,那人也见怪不怪的继续说着,丝毫没有因为沉默的气氛而感到有任何不适,因为他们从第一次的八方护界者会议召开到上次的第三百四十五次都是这样,不管是谁也早已习惯了。

    “据界使传来的讯息上来看,上古四大古兽之一的业火古兽就藏匿在我们所管辖的下陆界内,但现在我们对它完全是杳无音讯,对此不知各位有何高见?”

    他淡然一笑,目光波澜不惊地静静等待着其他人的回答。

    “是,哪个界使?”

    良久后,终于有人开口打破了死一般寂静的气氛,声音在大殿内缓缓响起。

    话音刚落,所有人眼里精芒一闪,目光不由的看向她,这好像还是她自第一次八方护界者会议召开以来第一次主动说话吧?

    “呵呵,北尊护界者难得开口说话啊!”东南尊护界者稍微诧异,随即回答:“讯息上不是表明了吗?北尊护界者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说着,他眼中流露出疑惑和吃惊,不过碍于迷雾的笼罩,所以也没有其他人看到这一幕。

    另外六尊人影同样是如此,莫非,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明知故问?”她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道:“应该是东南尊护界者在明知故问吧。”

    她冰清玉洁如雪梅般秀丽的脸上带着一丝冷笑之意而道:“大家明人不说暗话,不如请东南尊护界者直接挑明话题,实话实说了吧!”

    众人闻言心底一惊,脸色不禁变的难看起来,居然要有人耍小心思?

    东南尊护界者同样脸色瞬间变的无比阴沉,不过也没有隐藏,皮笑肉不笑的直接说道:“不亏是北尊护界者,果然心思缜密。”

    对于他的称赞,北尊护界者则是淡淡的说道:“不敢当!”

    “呵呵!”东南尊护界者阴阴一笑,说道:“那我也不再瞒着各位了,从讯息中来看虽然的确是中陆界界使亲自传达下来的,但我仔细查阅过四大古兽的资料后,可以断定这讯息虽然是从中陆界界使手上传达下来的,但并不代表就是中陆界界使传达的。”

    他的话听起来虽然有些绕口,众人却明白了他的意思,简单的来说就是有人借助了中陆界界使的手将这个讯息传达了下来,并不是中陆界的持恒者寮会的意思,而是另有他人。

    “什么意思?”

    东北尊护界者顿时怒道:“难道中陆界的持恒者寮会被第三方人员插手了?”

    “想要我给外人当劳工,不可能!”

    最后三个字怒喝出口,浩瀚的强大气势让整个大殿为之一颤。

    顿时,又有三人附和道:“没错!想让我们给外人当劳工,根本不可能!”

    三人态度坚决如铁,气势不断飙升,直到大殿那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冰冷警告过一番后才慢慢平静下来。

    “不知西南尊护界者和西北尊护界者二位怎么说?”

    北尊护界者神情淡然的看向另外两道保持沉默的人影询问道。

    “吾随意!”

    最为高傲的西北尊护界者平淡回答道。

    “附议!”

    本来就生性懒惰的西南尊护界者更是不愿多说一字,跟前者一样二者之间选择了中立。

    就在这时,东南尊护界者摇头道:“不!在我看来并没有这么简单。”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他沉声道:“或许,我们可以再往上想一想,例如,上陆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