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护界者之间的碰撞
    “上陆界!?”

    他话音刚落,东北尊护界者和那三位护界者瞬间傻眼,就连性格高傲的西北护界者还有性子懒惰不愿多一句话的西南护界者都皆是身躯一震,脸色凝重,眼神变幻莫测,时喜,时悲......

    “没错!”他略略点头,目光如炬,眼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续道:“因为饶是上陆界也不可能连续跨越两个陆界,所以只能借助中陆界界使的手将这道讯息传达下来。”

    “况且我刚才说过我查阅了有关四大古兽的资料。”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关于四大古兽,中陆界是没有权限这道这些的,所以我才敢断定这是从上陆界传达的讯息。”

    “你说这四大古兽就连中陆界都没有权限这道,那你是如何得知这些的?”

    南尊护界者沉声反问道。

    其他人都样眯眼看向他,这也是他们所想知道的问题。

    只是,那尊迷雾中的人影不为所动的淡淡出声而道:“南尊护界者你越界了,再说!”

    “你这是在质问我吗?”

    声音一出,整个大殿气温降下若干度,仿佛身处在冰霜森林一般。

    杀意在弥漫,大殿上空两道恐怖的威压不断碰撞,如水火般相对,互不交融,眼看两人就要动起真格,这时大殿中轰然打出两道不可抵御的极光,瞬间镇压了两人,虚无缥缈的警告声不带一丝感情的冷道:“持恒者寮会最后一次警告,胆敢再犯者,杀无赦!”

    “哼!”

    双方不敢放肆,各自冷哼一声,选择了罢休。

    “待我重反上陆界,必定除了你!”

    东南尊护界者面色阴沉的滴出水,心里汹涌澎湃的怒吼着,要不是忌惮殿灵的冷酷无情,八方护界者今日必少其一。

    “行了!”

    她的突然出声将众人目光吸引过来。

    北尊护界者在了解了讯息内容后,面无表情的说道:“总部的意思是要我们将业火古兽的踪迹牢牢控制在可见视野内是吧?”

    “这件事就交给我吧,如果各位也感兴趣,欢迎提议。”

    “有劳北尊护界者了!”

    “有劳北尊护界者!”

    “你请!”

    “我就不必了。”

    “吾随意......”

    “附议.......”

    除了心情不好的东南尊护界者没有回答外,其余人都是一致同意了她的观点。

    “东南尊护界者有什么意见吗?”她把目光投向一直沉默着的东南尊护界者,淡然说道。

    “散会吧!”

    说完,东南尊护界者迷雾下的身影渐渐消失,众人也明白了他的态度,并无异议。

    “各位!告辞!”

    北尊护界者对众人稍略点头,化为一道流光冲出大殿,消失在天际。

    “告辞!”

    众人也没有什么再可以说的,纷纷拱手告别。

    待所有人都走后,大殿上空回荡起殿灵的声音:“第三百四十六次八方护界者会议宣布结束!”

    “载入记录中.......”

    .....................................

    在雪花大镇著有“一夜风花雪月,回眸一笑倾城”的美称的“樱小伊人屋”的阁楼内,自然是美女无数,才女更是不少,的确配得上雪花镇第一风花雪月之地这个美称。

    由于这里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天堂,楼阁下又是一条人流如络绎不绝的街道,各种吆喝声夹杂在其中,所以“吵”是不可避免的。

    在阁楼上的一个小房间内,座敷童子闭目盘坐在空中,不动如山,对楼下的一系列噪声听之不闻,没有对她造成一丝毫影响。

    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肖夏忽然动了动手指,座敷童子骤然睁开双眼,眸子里有难得的纯洁明亮,目不转睛的盯着肖夏。

    “主人,你醒了?”她说道。

    “嗯。”肖夏缓缓坐立起来,揉了揉酸软的脖颈,笑着回道:“我睡多久了?”

    “没多久,半个天数而已。”座敷童子回答道。

    “哦。”肖夏点点头,把视线转向同样躺在床上,自己旁边的葬花阁主,如白玉般细美的脖颈给了他不小的视觉冲击力,使肖夏有种忍不住想去亲吻的冲动,由于受了凌道子不懂得怜香惜玉似的攻击,衣服已经受损严重,显得破烂不堪,某个关键的部位若隐若现,肖夏嘴角一抽,连忙挪开红着的老脸,不敢再去多看。

    “咳咳!”

    肖夏假装咳了咳,很是正经的跟座敷童子说道:“那个....你还有没有衣服?”

    不过这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像他们这种人哪里会需要衣服一说....

    “嗯?”座敷童子疑惑道:“衣服?要衣服干嘛?”

    像她都是不穿衣服的,现在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像布料所制的衣服,但其实那都是她用自身修为变化的罢了,想要什么款式就用什么款式,哪里还需要什么衣服?

    “没,没事了!”肖夏无奈摇头,本来想拿件衣服给葬花阁主盖上,因为这样他的是吃不消啊。

    似乎座敷童子也察觉到了葬花阁主若隐若现的关键部分,不禁想到了什么,忽然噗嗤一笑,一旁的肖夏这下变的老脸更红了。

    恼羞成怒道:“笑什么笑,再笑就把你扒光!”

    座敷童子一愣,随即转过身去,但肖夏看见她居然.....脸红了!

    “我巧!”肖夏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巴掌,“作孽啊!!”

    看着座敷童子背对着自己的娇小身躯,微叹气,向门外走去边说道:“我想静静.......”

    座敷童子征了征,随即问道:“静静是谁?”

    刚走到门口的肖夏突然一脚磕在门槛上,要不是他反应迅捷非得一个踉跄从二楼扎下去不可........

    欲哭无泪的肖夏,脑海里忽然响起前世一个歌手唱的那首歌:“我说我想静静,你却问静静是谁~你是不是存心要跟我作对.......”

    旋律在脑海中回荡,肖夏情不自禁的就跟着哼了起来。

    突然,一句甜美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请问这位公子能够告诉小女子您哼的是什么曲调吗?”

    肖夏闻言转过头,发现一位长相十分恬静,像个邻家小妹般纯洁的女子正抱着一把长琴,亭亭玉立的站在自己身后,微微一笑的看着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