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毒瘤→_→肖夏!
    “你是?”

    肖夏目光平淡无波的打量了她一番,最后蹙眉问道。

    “噢!”女子微微一愣,眼里泛起一丝不解,她的名声在雪花镇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男子虽说打扮有些神秘,但她还是看得出这是一个男子,至于年龄是多少她就不得而知了,既然是男子,为何却不认识自己?

    肖夏见她呆愣了半天没有回应,干脆不再搭理,没有半分犹豫就抬脚继续前行,这个女子的确是个不可得尤物,但比起葬花阁主来还是相差太多,就连葬花阁主他都没有动过一丝邪念,更何况这女子?

    不过好像又忽然想起了什么,脚步一顿,回头对那女子询问道:“请问这位小姐知不知道哪里有卖衣服的地处?”

    柰子香回过神来,听到肖夏的问题当即就轻声回答道:“不知这位公子是想要买男子的还是女子的?”

    一对美眸眨了眨,似乎在好奇肖夏会怎么回答。

    “女,女子的吧!”

    肖夏挠了挠头,毕竟是女子所穿的衣物,刚说完脑海中就情不自禁的浮现出葬花阁主若隐若现的完美玉体,老脸彤然一红。

    “竟然这样的话,小女子这里刚好有众多没穿洗过的衣物,如果公子不嫌弃,小女子现在就把它拿来给公子。”

    柰子香微笑说道,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衣物会落在一个男子手中的那样。

    “那,好吧!”肖夏犹豫片刻,最终点头道。他也没有料到这女子既然会如此相信自己,至于为什么要用“相信”这一词呢?你们懂的嘿嘿嘿。

    柰子香倒是没有什么反应,把长琴往肖夏怀中一放,当即就转身往长廊尽头跑去拿衣服了。

    “这是要我保管的意思吗?”

    肖夏望着怀中的长琴苦笑道。

    撇了一眼楼下种种,肥头大耳的达官贵人,胭脂浓艳的暴露女子,他差不多明白这是个什么地方了,这特么简直就跟古代的青楼一毛一样,说难听点就是“妓院”,不过这里很显然就是高级点的妓院,至少并没有只是单纯的卖肉。

    “尼玛,这卖血萝莉还真是会选地方啊!”肖夏嘴角胡乱抽搐,就是不明白当初这青楼老鸨子是怎么放自己等人进来的。

    见柰子香许久未来,肖夏隐约有点心烦气躁起来,他知道自己这是心魔的原因,所以尽量控制一点,手指慢慢抚上怀中的长琴,这东西跟古代的长琴是同一个,而他在前世作为一名修道子弟自然对这玩意了解不少,闲来无事拨拨长琴解解闷,虽说不是什么大师,但他这琴艺在男弟子中却也是翘首的存在,如果要是再过几年,到时候连女子恐怕也都只能仰天叹息咯,前提是当初没被雷死

    心魔的出现,故乡的遥远,门派的恩情历历在目,心底不由浮现无限感慨,习惯性的拨动起琴弦,一曲《水调歌头》随着他的感情缓缓响起,曲调时而凄凉,时而无奈,如同流水般流淌在每个人的心头,一时间,不管是刚踏进阁楼的嫖客,还是在门口接客的姑娘们都是惊愣在原地,仿佛一个木偶般的静静站立,倾听着这一首让人身临其境的“旷世悲曲”。

    肖夏闭着双眼,感受着自己弹出的曲调,如痴如醉,他并未发现此刻他的手指就像幻影般迷离,随着最后曲调的结束,他体内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轰然声,只是外人并不知晓,唯有他一人听到。

    肖夏睁开眼睛,眸子里有种恍然大悟的精光,他仿佛明白了,再次看向长琴,发现一根琴弦早已断掉,那那如痴如醉的琴声到底是怎么弹出来的呢?

    肖夏略有感悟的看向自己手指,其中一根手指上闪烁着微略黯淡的光芒,“这是?”

    指尖向空中轻轻划去,光芒像笔墨般在空中弥留下来,像极了一根线条。

    “什么鬼?”

    肖夏蹙眉,在没弄清楚指尖上的光芒是什么东西时,他是不会擅自乱用的,但手还是忍不住再划出一道线条来,不过这次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在大量减少,而收回手指时,体内的灵力就像腾空蒸发了一般,瞬间化为乌有,肖夏差点一头往楼下扎去,好半天才回过神,顿时黑沉着脸,看向弥留在空中的璀璨线条好像在看一个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一样,抓起线条就是一顿乱甩。

    “日你先人!日你先人!”

    “还劳资灵力”

    胡帅甩乱打了一阵子,没有灵力的肖夏此刻累的就跟一条似的,然而在一刻,周忽然围传来一道道清脆的“咔嚓”声,还没等他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整个支持着阁楼的木桩骤然瞬间断裂,切开平齐标准,好似被什么锋利的刀片切过的样子,躺在长廊上的肖夏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巴,喊道:“我巧!”

    然后,倒塌的屋顶就像拍苍蝇般朝他落下,整个阁楼顿时化为一片废墟,里面的嫖客在肖夏被砸晕后,纷纷从琴声的意境中醒来,还没等弄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就看见一块巨大的屋顶从天而降,连哀嚎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就全都被肖夏这颗给祸害了。

    座敷童子是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在屋顶掉落之际她就第一时间出手撑起护罩将葬花阁主给笼罩住,至于肖夏她认为根本就不用去管,因为肖夏的修为比自己还高,但她却不知道肖夏没有了灵力后已经被死死的压在废墟之下了。

    “轰隆!”

    街道外刚好路过这里的人无一不被吓了一跳,看了这倒塌的青楼好半天,最终咽了咽口水,快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部分刚要走进去打算风流一晚的人也是瞬间刹住了脚步,后怕的拍了拍胸口,随后大叫着:“救人!”

    “对对对!快点来救人啊!”

    众多青年男子互相吆喝着,先废墟伸去援助之手。

    当然也有女子亦或是中年妇女在一旁冷眼旁观,时不时还冷哼出口:“老娘就说过,这害人不浅的破窑子终有一天会招天谴。”

    “这不就是来了么!”另外一位妇女同样看着废墟冷哼道。

    “唉!都这个时候了还真争吵,这是冷酷无情啊!”

    一个卖酒翁悠哉走来,听到这两人的议论声,不禁摇头道:“最毒妇人心啊!”

    说着,就走向废墟边,看样子是要救人的样子,但拿手却是往某个雪白露在外面的大腿处摸去。

    身后两个妇女脸色一黑,还等她们说什么时,一个老太太的身影骤然就出现在街头,用着百米冲刺般的速度从街头瞬间飞奔到卖酒翁身后,满是皱纹的脸上赫然出现一丝冷笑,不由分说的就朝着卖酒翁背对着他的胯下就是一脚踹过去,边喝道:“老娘这么貌美如花,你居然还跑去祸害人家小姑娘?”

    “我去你吗的!”

    这一幕刚好被爬出来的肖夏看到,咽了咽口水,不禁感到胯下一凉,心道:“这老爷子怕是要废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