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凌道子出手!
    雷光电弧之中,光芒闪耀,偌大的声波伴着毁天灭地之威朝四面八方扩散去,五行灭魔柱在这股湮灭一切都力量下,瞬间灰飞烟灭。

    然而就在这时,白茫茫的光影世界中忽然飞出一物,它散发着冲天的纯洁无染的圣洁气息,包裹着昏死的美艳女子漂浮在空中,随后快速飞向某个方向,速度极快,欲要逃脱!

    “这是灭妖盟的保护手段,让它走吧!”

    座敷童子看见肖夏似乎是想去追击,连忙摇头劝道。

    对于灭妖盟这个保护手段,就算是她们也无可奈何,也就是这个保护手段才使得灭妖盟的人才损失远远比其他寮会低。

    “哼!”肖夏冷笑,符剑出现在手里,说道:“逃?逃去哪?”

    还没等两女明白是什么意思,肖夏突然低声喝道:“天地万物,以灵为尊,符剑为君,以灵御剑,诛灭万邪!”

    “敕!”

    肖夏剑指直指雷声轰鸣的天空,握着符剑的手臂缓缓举起,黑云之下电弧凝聚,一柄万丈正直电光长剑出现横立于天际,好似一尊顶天之柱,非同凡响,威慑八方!

    “听吾号令!斩!”

    肖夏紧抓手中符剑,怒吼出声,同时手中符剑偏转,空中雷剑亦是如此,仿佛肖夏此刻握的不是手中符剑,而是万丈雷剑。

    “这!”

    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互相看出对方眼里的深深畏惧,她们毫不怀疑这柄满是电光的神秘兵器的威力,因为她们连对抗这柄皆是电光的神秘兵器的勇气都没有。

    “看来你是打算放弃她了!”

    肖夏猛地挥下符剑,对那携着美艳女子的物件冷声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别出来了!一起死吧!”

    万丈雷剑撕裂阵阵空气,带着恐怖的气息斩向美艳女子,闪电光辉照亮整片天地。

    “唉!想不到你居然能够发现本盟主的存在,真是意料之外啊!”

    一个人形虚影出现在空中,他身上散发着圣洁之光,一对洁白大翅呼哧扇动,瞬间就吹走了满天阴云,温暖人心的阳光直射而下,使他的形象更加阳光正直,像个充满仁慈之心的善良天使。

    “他就是灭妖盟的盟主!”

    座敷童子不敢想象这样一个看起来极其善良的人居然是专门猎杀他们妖族的幕后主使人,这完全不敢置信。

    “我管你是谁,别说你是投影分身,就算你本尊来到,也得给我死!”

    肖夏满脸狰狞,至于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也说不清楚。

    “唰!”

    灭妖盟盟主脸上满是凝重,没有半点轻松之色,即便是他,面对这肖夏这惊天一击也不敢抱有一丝松懈,双手握拳交叉在胸前,紧接着一团圣洁光幕随着他的竭尽全力的大吼声赫然生成在面前。

    “光明护罩!”

    “罩?我罩尼玛个臭嗨!”

    肖夏见状疯狂大笑,万丈雷剑带着天道的一丝威压和毁灭力重重斩在护罩上,他所谓的光明护罩瞬间大震,剧烈晃动起来,没过多久就发出重叠性的清脆“咔嚓”声,灭妖盟盟主顿时双目瞪大,望着头顶那把雷剑,不禁冷汗直冒。

    “逃!”

    没有半分犹豫,抓起美艳女子就向一旁飞去,就在他离开的那一瞬间,整个光明护罩支离破碎,很快湮灭在雷剑的重斩下。

    “轰隆!”

    雷剑落下之处,大地凹陷数百米之深,沟壑延伸万里,从空中远远望去,似乎一剑将雪花大镇从下陆界地图上削去,惊骇世人。

    所有人皆是瞠目结舌,望着地上那道不见边际的沟壑,眼里是挥之不去的恐惧和敬畏,这一剑要是斩向我等,谁能逃出?

    众人心里忽然这么一个问题,是啊!这一剑要是斩的是自己,我能逃的掉吗?

    浑然不觉中,冷汗浸湿了他们的后背,答案是:“不能!”

    挥出一剑,肖夏闷哼一声,嘴角出现一丝血迹,看来符箓上所记录的禁忌之术果然非同凡响,凭自己这菜鸡一般的修为使用禁忌之术,必定会灵力枯竭,经脉损伤,搞不好还有反嗜的危险。

    一剑斩不死对手,那接下来好受的就是他自己了。

    “原来如此!”携着美艳女子的灭妖盟盟主蓦然间出现在天空中,看着肖夏隐隐站不稳的身体,他脸上露出恍然之色,玩味道:“我很好奇,仅仅是我灭妖盟的一个护法,她值得你这么做吗?”

    “竟然不惜你冒着反噬的风险都要杀掉她!?”

    “难道是,她们?”

    说着,目光忽然转向一旁的两女,眼里闪过一道不可察觉的精光。

    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微微一征,如同被惊雷劈到了的一样,身躯愈发愈颤抖,泪眼婆娑的望着肖夏明显有点晃动的身体,骤然间,她们好像明白了什么。

    “真是屁话连篇,说的什么东西”

    肖夏眼神渐渐迷离,低声喃喃:“废话说了这么多,可惜狗屁不通”

    “值不值,你说了不算!”

    肖夏的声音戛然而止,气息浑然一下子变的杂乱无章,仿佛变了一个人。

    下一秒,他抬起头,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伤我主人,你很不错!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

    凌道子沧桑的声音从肖夏口中传出,灭妖盟盟主脸色大变,如临大敌,瞬间身形暴退,在距离肖夏有几百米之远后才停下来,警惕的望着忽然间变的无比诡异的肖夏。

    “你不是他!你是谁!”

    他话音中带有浓重的忌惮之意,声音如洪钟般嘹亮,朝肖夏传去。

    “但!没有人会去理他。”

    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此刻已经都汇聚在了肖夏身上,他们在沉思,因为他们完全想不通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跪下!”

    肖夏嘴角微翘,淡笑开口,话音中蕴含不可抗拒之意,像天地间统御万物的律令,灭妖盟盟主还没反应过来,膝盖不自觉的弯曲,然后伏跪在空中,面向肖夏。

    “这,为什么会这样!”

    他望着自己弯曲伏跪着的膝盖愕然征住,心中瞬间涌起无比的屈辱和恼怒之意,看着渐渐走来的诡异神秘人,他脸上露出得逞之色,疯狂笑道:“既然如此,不管你是谁,现在都给我去死吧!”

    说完,他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极速攀升,“轰隆”一声,以他为中心,整个场面圣洁光芒璀璨耀眼,十里之内,皆是灰飞烟灭。

    就在余波即将吞没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两女时,凌道子神色淡然的点出一指:“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