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一年之约
    瞬间,所有充满毁灭性能量的光波尽数如白烟般消逝,若不是有满地千疮百孔的战斗痕迹在证明着一切曾经发生过,根本没有人会想到这里经历过如此庞大的战斗。

    “是老大!”

    座敷童子劫后余生,率先喜悦喊叫出声,那天凌道子给她的印象太深刻了,那种掌控天地,让时间滞止的感觉直到现在她都历历在目,每每想起都会心有余悸。

    所以,她毫不怀疑此刻的主人就是自己老大无疑。

    但葬花阁主却迷惑了,什么老大?这不是主人吗?为什么她就叫主人老大!

    “不对!”

    她忽然脸色一惊,这种感觉好熟悉,瞳孔突然一缩,她仿佛想起了什么。

    “这气息,好像是当天一击将我击败的那个人!”很快她又摇头,喃喃道:“但为什么这种气息会出现在主人身上?”

    “你楞着干嘛!跟我一同去拜见老大啊!”

    座敷童子拉起她的手,欢喜说道。

    说毕,就要往凌道子那边走去。

    “不!”

    葬花阁主推开她拉着自己的手,神色认真的问道:“他不是主人!”

    座敷童子微愣,说道:“废话!我当然知道老大不是主人,但他是我们老大啊!”

    就在这时,凌道子出现在她们面前,眼神微微黯淡,似乎对两女很是失望,叹气道:“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你们的实力的确是很让老夫失望啊。”

    座敷童子脸上浮现出愧疚之色,葬花阁主则是愈加迷茫,看向凌道子的目光十分不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很失望?

    “罢了!”凌道子仰望天际,用着两女听不懂的华夏语:“或许是这方天地的关系吧,对原始生灵的压制竟然这么高,真怀疑这是不是个人待的地方。”

    “这里是五枚聚灵丹,相信它的功效你们早已一目了然,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凌道子从道袍中摸出整整十枚聚灵丹,那可都是肖夏的积蓄啊!他却随手扔到座敷童子等人手里,看着眼睛瞪大的两女,眼都不带眨一下的说道:“你们俩各自拿五枚,一年之内不要再与主人会合,待你们觉得实力能够帮到主人之时再回来。”

    不理会俩女脸上的表情,凌道子继续道:“这是老夫对你们的考验,也是为了给主人筛选出合格的仆从,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好了!就此分别吧!”

    “记住!千万不要肆意戮杀!”

    警告一番,下一刻,凌道子忽的一挥手,俩女带着不舍的眼睛渐渐闭上,再次挥手,两人在凌道子手中化为流光飞向两个不同的地界,并且在她们身上留下禁制,使她们在一年之前皆是互相感知不到对方的存在,要是两人最后巧合的走到了一起,那也算是天意了。

    “至于主人,有老夫就够了!”

    凌道子的笑声渐渐消失,从新回归到肖夏识海内,陷入沉睡

    看着晕厥在地上的黑袍神秘人,远远观看的各方强者没有一人敢擅自乱动,不见边际的万里沟壑无时不刻在提醒他们不要去招惹那个神秘人,于此同时躺在地上的还有没被灭妖盟盟主带走的那个美艳女子,两人像具尸体一样的躺在地上。

    时间很快过去,远远观察着的各方强者依旧没动静,最后不知是谁按耐不住了,略有指意的说道:

    “白孤家主不出手吗?”

    气氛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迅速热腾起来,众位强者皆是噗呲一笑,很想知道脾气一向直率的白孤家主会怎么会答他。

    一道苍老的声音轻轻冷哼,没有半点客气的回道:“我出不出手关你屁事?”

    “你要是觉得你实力比灭妖盟盟主更胜一筹你上啊!尽特么知道在这里虾碧碧!”

    这话一出,众位强者顿时放声哈哈大笑,那位提出话题的家主不再出声,似乎生怕众人继续嘲笑自己,而后气氛又沉寂下来。

    灭妖盟盟主早在百年前就是名声响彻下陆界的巅峰存在,当时的他们不过是才刚出道的小青年,如今百年过去,即使他们再强大,也没有人敢认为自己是灭妖盟盟主的一招之敌,要知道,活的越久的不一定是最强的,但一定是恐怖的。

    夕阳西下,肖夏的影子被光线越拉越长,若干久后,肖夏才缓缓睁开眼睛,呼出的热气吹走大片灰尘,灰尘迷眼,让他清醒了不少。

    “咳咳!”

    身体缓慢的爬起,他现在混身无力,骨头酥软,就连站起来都晃晃悠悠好似喝醉酒要跌倒的样子,本能喊道:“座敷童子,葬花阁主”

    “你们人呢?卖血童!”

    声音戛然而止,转过身去,身后皆是一片废墟,一里地之外见不到一丁点人烟,地面千疮百孔,一条巨大的沟壑像巨龙般眈伏在地上,蜿蜒万里,横无际涯,一马平川,唯一不见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的身影。

    他干脆也不再去找了,只要主仆契约还在,她们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能找到她们。

    地上夕阳照射之处突然一道亮光闪过,肖夏慢慢走去,发现是符剑照映了夕阳光在闪动。

    “够结实!”

    肖夏抓起符剑,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抚摸剑身称赞一句后随之收回身上,目光扫动,很快又发现了被余波震断的赤焰长刀,也收回了身上。

    “希望这玩意能卖出个不好的价钱!”

    不过他这身体怕是要修养好一阵子了,经脉损伤,灵力枯竭,这就是强行使用禁忌之术的后果,而也是这个后果让他不得不停下已经规划好的计划,修养半年!

    “半年后,就去找寻破开陆界结界的方法!”

    肖夏没有发现在距离他几百米之远外还躺有一位让他恨不得立即杀死的美艳女子,身形一瘸一拐踏夕阳的离开了雪花大镇。

    至于那位名为柰子香清的纯女子,或许已经死在战斗余波中了吧。

    肖夏对此却没有感到任何愧疚,在明白柰子香就是个二重陷阱后他就不再去理会了,为什么如此肯定说她是个二重陷阱呢?

    自从肖夏想通柰子香不在阁楼的那段时间会做什么和她被美艳女子抓住一齐来企图围剿自己等人时,他就敢肯定柰子香就是个间谍,一个就算自己等人逃走却也逃脱不了她背后之人的监视的间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