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交代(上)
    大雨还在不断落下,整个场面就算用雾凇沆淡,水天相接来比喻都不足为过,白茫茫的世界仿佛一道隔膜般将肖夏等人和大部队隔离开来,光莹白河像个树袋熊挂在肖夏身上,脸上有些紧张之色,弱弱道:“老师,她们人不见了。”

    “我知道”

    肖夏淡然点头,这片遮阳的白芒雾气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层薄纱,透过雾气他还是能看到那群学生此刻的处境,很幸运,他们找到了一处山洞。

    “那我们是不是找不到他们了?”

    这话一出,跟随在旁边的怡子结衣脸色变了变,目光颇有些复杂的偷偷看向肖夏。

    “是的!”

    肖夏点头,这妞在他身上挂了这么久,不恐吓一下她作为利息,自己这典型天蝎男的心理怎么会安心?

    “老师”

    “不好!”

    怡子结衣刚要开口诉说什么,突然肖夏脸色一沉,打断了她的话,目光透过层层白雾,看到了山洞内的危险一幕。

    “老,老师,怎么了?”

    光莹白河被吓一条,差点从肖夏身上掉下来,嘴唇颤抖的结巴问道。

    “没时间了!该死!”肖夏看到其中一位学生正要被山洞深处里伸出的那只手给拖走时,脸色顿时一冷,双手握拳恨恨道。

    就在这时,山洞内一位女学生从怀中掏出一物,毫不犹豫的砸向那只神秘的枯老手掌,紧接着就看到山洞内璀璨白光一片,强大的毁灭性光波布及整个山洞,那只枯老手掌仿佛被电了一样,瞬间缩回去,那个学生也因此获救。

    “快点退出山洞!”

    被称之为梨子酱的女学生赫然对众人喝道,而就在她话音刚落,所有人刻不容缓的争先恐后退出,宁愿淋雨也不不敢再靠近一步。

    “做的不错!”肖夏连续闪身,跨过几百米之遥,出现在众人身后,看向少女的目光充满肯定和欣赏之色,若不是刚才她的果断出手,很可能现在那个学生就不会还在这里了。

    “梨子酱!你没事吧?”

    树袋熊像闪电一样迅速从肖夏身上脱离,喜开颜笑的奔到少女面前,猛地朝她直扑过去,然后又关心的查看她身上有没有伤势。

    “我没事~”

    “但光莹酱你怎么会”

    少女推开她,脸色微微发愣的看着肖夏,然后用着不可置信的目光对她小声问道。

    “嘻嘻!”

    光莹白河一脸的不正经,嬉皮笑脸的回道:“梨子酱也可以的喔~”

    听到两人对话的肖夏嘴角一抽,这特么是什么事?本道爷岂是你想挂就能挂的?

    想我当年,雅安镇,白邱镇,雪花大镇哪个不是本道爷搅得天翻地覆?现在到了你们这学府内当个一年半载的老师,居然都快要被你们挂了,那以后岂不是还可能被骑?

    肖夏仰天哀叹,似乎在叹息当时决定不搞事情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

    “光莹酱你胡说什么呢~”

    她脸色抹起一丝嫣红,根本不敢去看肖夏,玉指往光莹白河白洁雪白的额头轻戳娇声嗔怒道。

    “嘻嘻!”对此,光莹白河依然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这时,一位相貌冷峻,身穿蓝色风衣,腰间佩戴长刀的少年走到肖夏面前,态度不卑不亢,语气平淡的询问道:“不知老师可否知道这山洞内是何物?还有当时我等有危险时,老师您又在哪里?”

    说完,目不转睛的盯着肖夏,眼里闪过莫名的精光。

    周围众多学生目光齐齐汇聚在肖夏身上,仔细琢磨,白旭西卡说的并没有错,为什么在学生有危险时,老师却没有及时出现?

    众人眼里是迷惑,是疑惑,所有人都在求解,求老师给他们一个答复。

    “姓白旭的!你是不是找死啊!你凭什么质问老师?!”

    肖夏还未说话,一旁的光莹白河就先炸了,好似一头被激怒的小猫咪,瞬间怒视喝骂道。

    “我让你一只手!”

    顿时,白旭西卡转头颔首望向她,目光中充满深深的不屑,同时语气冰冷而道。

    “我!我!”

    光莹白河被气的胸口跌波起伏,上气不接下气,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牙痒痒的怒瞪着对方,但又无可奈何。

    对方是学府内年级排行榜上名列第一的存在,是一名术武双修,不折不扣的天才。

    两人实力相差甚多,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对手,更提她现在能量耗尽,毫无战斗之力了。

    站在她后面的怡子结衣见状只好连忙帮她顺了顺气,忙劝道:“光莹酱不气哈!”

    肖夏没有立即马上回答他,而是目光扫视过众人,发现居多学生都是用着一种莫名的眼光在着他,就连被树袋熊称之为梨子酱的那位少女都是一副迟疑的样子,轻咬嘴唇,飘忽不定的眼神一一表示着她的为难,但目光不会欺骗人,她如所有人一样都想得到一个解释。

    “好!我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回答。”

    肖夏点头,他们说的并无道理,一个老师就该在学生最危险的时候出现在其身旁,在这件事上的确是他的错。

    “不!这根本就不是老师的错!”

    光莹白河咬牙道:“如果不是我们在拖后腿,老师根本就不会离开你们,更不会发生这种事!”

    说着说着,她脸上忽然留下一道清泪,那是委屈,替肖夏抱怨不公的委屈。

    众学生没有说什么,默默的看着,既没有发言也认可她说的这个理由,凭什么就仅仅因为你,我们都要置于危险的地步?

    “好了!”肖夏眸子幽暗的瞥了一眼山洞深处,随之抬手帮光莹白河擦掉了秀脸上的丝丝泪痕并且打断她的辩解,平淡无波的看向白旭西卡说道:“这件事是老师的错,所以!”

    话音一顿,他手掌中赫然出现一柄小巧的符剑,静静直立漂浮在掌心间,冰冷道:“我给你一个合理的回答!”

    “他刚才哪只手伸出来的!我就剁掉他那只手给你们作为交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