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调侃的后果
    众人很快来到以后上课的地方,这是一个五十米多宽的房间,房间内最显眼莫过于正中央的那块黑色碑状刻着无数铭文的长方形巨石,铭文字体荧光黯淡,看起来刹是奥妙无比。

    似乎是察觉到了众人对黑色碑石的好奇目光,冰凝幻淡笑着讲解道:“这是由学院内专门提供的阴阳师测力碑,每个班都配有一个,它的功能就是可以将你们的阴阳术士和修为等级转化为数字展现出来,这个你们以后会经常用的到。”

    介绍完了阴阳师测力碑,她脚步缓缓走向另外一个地方,最后停在一面空白的墙壁前,就在众人以为她要干什么时,只见她动作娴熟的结起了手印,身后一干人目不转睛的盯着。

    光莹白河和白旭西卡的注意力也被她的奇怪行为给吸引过去了,毕竟皑雪学院他们也是第一次进入,除了幼年时在皇宫内住过大一点的房子和见识高了点外,其它一概还是和梨子酱等生活阶级的人是一样的。

    “这教室看来挺大的”待所有人都走进房间内,肖夏才尾随其后的慢悠悠来到此地,看到场地的大小后微微诧异表示吃惊,在以前也就是当初在三品学府内的时候,那里的教室才不过是这里的一半而已。当然!这或许就是二品学院和三品学府的差距吧。

    “咦?她这是在作什么?”

    他率先注意到的也是那块十分显眼的阴阳师测力碑,刚想过去看看时,目光忽然不经意间的瞥到了冰凝幻那边,顿时疑惑暗道:“莫非墙面下还有其他东西?”

    突然!

    “轰——”

    就在冰凝幻最后一印结完,墙面上立即出现一道分割线,随后墙面轰然朝相反的方向移开,一块块透明水晶石恰似一个个小按钮般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然后在众人迷惘的目光中,她轻轻摁下其中一个水晶石,那个水晶石以微弱的光芒闪了闪后,整个房间内情景骤然一变,房间原本的所有东西全都瞬间消失不见,白雪皑皑的鹅毛大雪从众人头上发飘而下,刺骨的寒风在不断的吹刮着每个人的脸颊,本能的支撑起护罩,但这风雪似乎无孔不入,所谓的能量护罩根本抵挡不了风雪的飘絮,仅仅两个呼吸间,不管是冰凝幻自己所带来的二年级考核生还是光莹白河这批进阶生都皆是能量耗尽,在风雪之下瑟瑟发抖起来。

    “嗯?”肖夏发现自己撑起护罩后还是能感受到风雪所带来的微小寒意,不禁稍略诧异,刚把目光转向光莹白河等人,想看看他们是个什么情况,但仅是刚看到光莹白河就愣了,他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而且眼里透露着一股似曾相识的熟悉之意,他顿时仿佛想起了什么,瞳孔一缩,猛地开口喝道:

    “你不卧槽!”

    “老师我冷~”

    他话还没说完,眼前一闪,就见光莹白河已挂在了自己身上,像个取暖的树袋熊般抱着自己,水灵灵的眸子凝视着肖夏,嘴角撅起,用着肖夏浑身发软的声音娇声卖萌而道。

    肖夏望着挂在自己身上死皮赖脸的光莹白河,顿时欲哭无泪,尼玛!看来我进这房间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啊!

    “果然,老师的身体好暖”

    听到光莹白河细小的嘟嚷声,肖夏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一手将他粗暴扯下的心情,用着最温柔的声音劝道:“乖!你先从老师身上下来好不好?”

    感觉到不远处冰凝幻一群人投来的意味深长的目光,他嘴唇都哆嗦了,要是背上“萝莉控”这个变态骂名,本道爷一世的英名就要毁在她手上了!

    “我不要!老师你身体还是和上次一样的暖哦~”

    光莹白河自顾自的说道,丝毫没发现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和自己老师之间扫动,更没发现就在她说完这话后,众人的表情更是可以用震惊来表达。

    “我”

    肖夏看着众人惊愕的目光,刚想开口解释什么,冰凝幻却突然把手指放在唇边:“嘘!肖老师你不用解释什么,我们都懂的!”

    “嗯嗯嗯!”除了肖夏自己所带的三品学府的个别进阶生外,几乎所有人都是小鸡啄米般的狂点头,说道:“我们都懂的!”

    “你们懂个屁啊!”

    肖夏发现自己这萝莉控和拐诱少女的罪名铁定是逃不掉了,看他们那猥琐的眼神,他有种想哭的感觉

    突然,他冷笑一声:“既然不想关了这开关,那就让它一直开着吧!”

    说完,他忽然出现在那块水晶石旁,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众人,伸手拉开守在旁边的冰凝幻,独自一人掌控水晶石的开关大权。

    而就在这时众人才明白了自己等人的真正处境,能量耗尽的他们没有了护罩的抵挡仅是过了几秒时间也就是他们调侃肖夏的这段时间内身上不知不觉就已经蒙上了厚重的雪花,只是光顾着说话没有及时发觉罢了。

    现在一经肖夏说起,他们刚想开口说什么时却发现水晶石的掌控权早已落在了对方的手中,冰凝幻也是瞬间的愕然,看着肖夏嘴角挂起的那抹莫名的笑意,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嘚瑟啊!继续嘚瑟啊!”

    肖夏看着他们冻的跟冰棒似雪白亮丽的身躯,冷笑道:“我看你们能支撑多久!”

    “别!老师我错了!”

    有个别学生心里刚有的想法就是想冲过去强抢回水晶石的掌控权,但一想到在魔蛇森林时对方一击重损赤红齿虎时的场面,顿时就是心头一颤,强抢?怕是在做梦吧

    所以只能哭丧着低头认错说道:“老师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真的好冻啊!”

    “没错没错!”‘其他学生也是乖乖的低头而道:“老师您就放了我吧,再下去我就要成冰棍了”

    对此!肖夏呵呵一笑,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我就不!”

    冰凝幻缩了缩身子,明显已经有冷意了,说道:“肖老师这样下去是真的是会很冷的。”

    “哦?”肖夏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道:“可是我不冷啊!”

    冰凝幻:“”

    “没事!加油!我相信你们的!”

    众学生:“p”

    时间在流动,整个雪地上再也看不到人了,因为他们都被厚重的积雪给埋到了地下,雪地下,是一片空间,是肖夏自己一个人撑起的护罩,但这护罩的功能仅对于撑起积雪,并不能抵挡刺骨的寒意。

    冰凝幻在护罩下紧缩成一团,她所带的考核生和即将要带的进阶生都在对面,舒娴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一丁点寒冷之意,可见肖夏的修为之高。

    “肖老师这里就是暖啊,难怪小师妹会喜欢挂在肖老师身上,换做是我我我也想啊!”

    随着一位男考核生的声音淡淡响起,不仅把众人羡慕的目光带动到了肖夏身上的光莹百河身上,更是伤透了冰凝幻本就支离破碎的心。

    “老,老娘白教你了”

    冰凝幻双眼一黑,瑟瑟发抖的身躯突然往后倒去,整个人竟是被打击晕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