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赴宴
    “你逃不掉的,还是乖乖的做我兽宠吧!”

    荒野之外,一只灵巧的身影在地上慌忙飞掠,在距离它有百米之高的上空,一位散发着圣洁光芒,洁白双翼的男子,眸里如星辰般璀璨,俯视下来,地上的一切事物尽逃不过他的双目,他!就是半年前被凌道子打爆过分身的灭妖盟盟主。

    “你想的真美,蝼蚁一样的存在也敢大言不惭!”业火古兽脸上满是憋屈之色,冷笑道:“要不是顾忌到会被护界者捕捉到气息,本古兽定将变回真身,一脚碾死你!”

    如果不是前一阵子来了一位护界者将他给打伤,一身修为跌落下降,而且又不能被护界者捕捉到气息,一个灭妖盟盟主它早就出手灭掉了。

    “哈哈哈!”灭妖盟盟主闻言大笑,冷声道:“本盟主就是算到你不敢变回真身才来捉捕你的,不然你以为本盟主会傻到前来送死不成?”

    “卑鄙小人!”

    业火古兽彻底被他那恬不知耻的样子给恶心到了,咬牙怒骂一句,却不敢变回真身。

    “我说过,你跑不掉的!还是乖乖给我认主吧!”

    说完,他脸色一冷,一道圣光长矛在他手中凝聚,大喝一声,长矛穿破层层空气,向业火古兽飞刺而去。

    “轰隆!”

    逃窜中的业火古兽感受到空中的长矛,顿时大惊失色,灵巧的身躯急剧刹住,长矛在他前面十米处轰然爆炸开来,耀眼的光波散去,那片地表上仿佛被什么东西吞噬啃食过了那般,千疮百孔,一个足有几米高的大洞出现在地上,触目惊心。

    “你最好别逼我!”

    业火古兽望着大洞,心中怒意盛起,抬头看向天空,那里,灭妖盟盟主在冷笑。

    “逼你?”灭妖盟盟主忽然露出害怕之色,下一刻突然大笑,冷声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本盟主就逼一逼你!”

    “看是不是只有这样你才会服从本盟主!”

    他狞笑着,一挥手身后随之出现密密麻麻的圣光长矛,再挥手,长矛似雨点般落下,目标!业火古兽!

    “吼!”

    业火古兽也怒了,怒吼声震天动地,恐怖的气息弥漫笼罩天地,引的天雷轰鸣声不断,散发着赤红光芒的太阳也销声匿迹了起来,乌云密布之下,业火古兽的身躯在骤然变大,很快!一只威风凛凛,双目如太阳般明亮火热的业火古兽就出现在了地面上,它的身躯像小山一样高大,势不可挡!

    “死!”

    它足蹄一蹬,飞上凌霄,如神兽俯视蝼蚁一样的看着灭妖盟盟主,口中喷吐烈焰,配合着空中的电闪雷鸣,化为一道血红色的光柱,毫无畏惧的迎上细雨点似的圣光长矛。

    “轰!”

    湮灭的光波迅速蔓延向四面八方,声势浩浩荡荡,足足有一息时间后才停止下来,而在光波过后,烈焰和长矛相碰撞之地则是已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深坑留在地上,其威力可想而知。

    “你怎敢变回真身?!”

    灭妖盟盟主见到这一幕,顿时脸色阴沉,一种挫败感在他心底油然而生,紧握双拳咬牙道:“难道你就不怕护界者追寻至此吗?”

    “追过来又怎样!”

    业火古兽无比震怒,小山大小的兽躯横踏当空,一身烈炎焚烧天地,声音伴随着轰隆雷声震天撼地,口吐人言道:“待本古兽灭杀完你,她若敢过来,下一个就是她!”

    “哼!大言不惭!”

    他冷哼一声,不过却没有再选择出手,并不是说他怕业火古兽,若是分身没被毁之前,别说业火古兽,就算护界者他都能与之一战,但现在分身被毁导致他修为下降,虽然业火古兽的修为也倒退了,不过古兽本就能虐杀同级人类,更何况变回真身的业火古兽?

    就在这时,一道更为之强大的气息忽然从远方以极快的速度靠近过来,一人一兽都皆为之一惊。

    “下一次!本盟主必定让汝臣服在麾下!”

    他脸上变了变,这定是护界者无疑,看了业火古兽一会儿,撂下一句话,随即身体化为点点圣光消失在空中。

    “该死!”

    这个时候它已经理会不得灭妖盟盟主说的是什么了,暗骂一声,业火古兽的庞大的身躯慢慢变回原型,有些忌惮的看了一眼护界者的方向,随即带着憋屈和不甘抬起爪子在空中划出一道炎红的裂缝,窜身跳入其中,一身气息收敛屏息,在天地间消逝。

    “咻!”

    北尊护界者俏丽的娇躯在下一秒出现在空中,俯视着地上刚留下来的战斗痕迹,眸子微凝,暗自咬牙道:“又来晚了”

    不过,刚才那道圣洁的气息怎么这么陌生?到底是谁呢?

    她望着地面上的千疮百孔,陷入了沉思

    “轰隆隆!”

    一声巨大的雷鸣声响彻天地,电弧像一条狰狞的裂缝撕开了天际,将天空一分为二。

    “散!”

    北尊护界者细眉微微挑起,她最恨思绪被人打断,自然因素也不行!

    细嫩的手掌呈托天之姿,粉唇轻颤,一道雪白光束从她手掌中射出,乌云密布的天空瞬间就被打散,太阳再次洒下了光辉

    “罢了!只要能够将你的踪迹掌控在可见范围就行了!”

    她缓缓收回手掌,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幽叹一声,随后也消失在了原地。

    场面又恢复了往常的寂静,仿佛这一切从未发生过,当然!若是地面上没有那些大洞和深坑,那就更完美了。

    转眼间,就到了下午。

    “哈~”

    肖夏从软绵舒服的豪华大床上爬起,懒散的伸了个懒腰,睡眼朦胧地望了望从天边射进窗户的余晖,才发觉时间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了傍晚。

    “真爽!”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自从来到下陆界他已经好久没睡过这么好的豪华大床了,数日的奔波让他从未睡过一个好觉,现在睡上了软绵绵的大床,一个不小心就睡到了太阳落山。

    “吃饭吃饭!”

    摸了摸咕噜直响的肚子,他没有忘记早上白天翼说过今晚有酒宴这事,给了自己一个简单的清洁术,拉开房门就走了出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