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情窍初开的懵懂少女
    “你笑个屁?”

    听到脑海中传来一阵噗笑声,肖夏立即开口喝问道:“你是不是又掠取我记忆了?”

    “啊嘞?”上井静欣征了征,呆呆道:“我,我没有啊。”

    “没说你!”

    肖夏看了她一眼,意念沉入脑海中,望着一副为老不尊之样的凌道子,没好气道:“你个老污龟,你说说你这是第几次掠取我记忆了?”

    “咳咳,没有没有。”凌道子挥了挥衣袍,咳嗽几下,故作正经的扬手道:“像我这么正直的人怎么会做出如此龌蹉之事呢?”

    “正人君子是吧?”肖夏冷笑,说道:“除了买橘子这个梗,你还在我记忆里看到了什么?”

    “没了没了!”凌道子连忙摇头,一脸的决然:“我保证!”

    “呵呵!”肖夏嘴角微翘,冷笑道:“那你还说你刚才没有掠取过我的记忆?”

    “额误会误会!”

    凌道子满头黑线,心中苦涩,这尼玛怎么就用上套路了呢?说好的人与人基本的信任呢?

    “是误会最好!”

    肖夏冷哼一声,谅谁的**被这么随随便便的冒犯都会怒发冲冠,他没掐死凌道子就已经是最好的了。

    “我先解决目前的事,一会儿再跟你说话!”

    听到上井静欣在喊叫自己,肖夏冷冷说道,随即意念退出脑海,留下一脸苦笑的凌道子。

    “什么事?”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内心的愤怒之意,转头对上井静欣说道:“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那个,你刚才是在跟谁说话啊?”

    上井静欣点了点嘴唇,眼里透露着满是好奇之色地看向肖夏。

    “干你何事?”

    肖夏白了她一眼,凌道子的存在他是不可能让外人知道的,除了葬花阁主和座敷童子这两人身边人外,至今为止还没有哪个人知道凌道子这张王牌的存在。

    至于灭妖盟盟主那个扑街仔,最多一年就算到时候他不来肖夏,肖夏也会自动前往前找他,到时候,就算他知道曾经的凌道子的模糊存在,也是等于不知道了,毕竟死尸是开不了口的。

    “我!”

    上井静欣张了张嘴,什么没能说出来,低头细声道:“我知道了,刚才不小心看到你的真面目是我的不对。”

    “对不起!”

    说完,她低着头不让肖夏看见她此刻的脸面,重重鞠下一躬。

    “既然你有要事忙,那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明显的娇躯一震,略带着哽咽声快速转身,向女生宿舍跑去。

    “这是?”肖夏见她转身之际滴滴晶莹透明的水珠飞溅在空中,微微皱眉,手指轻点一滴放到舌尖:”苦的?”

    恍惚间,她仿佛明白了上井静欣为什么行为会如此的异样了,因为,她哭泣了

    “奇怪”

    摇摇头,不再多想,身形一闪,已是处在自己的房间之内,闭目盘坐在床上,意念再次沉入脑海。

    “年轻人,我跟你说,你这样是活该没有女朋友的!”

    刚进来,凌道子略带着嘲讽之意的声音就悠悠传来,调侃而道。

    “我有没有道侣关你屁事!”

    肖夏抬了抬眼皮,毫不客气的怼回去,刚才那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现在又想来多管闲事?

    “唉~”凌道子见状一副说多了都是泪的表情,叹息道:“想当年,我就是失去道侣的”

    肖夏:“”

    “不可能吧!再者说我对她可没什么感情,硬要说出一个的话,最多也只是萍水相逢之情。”

    肖夏低头沉思,听着凌道子沧桑和充满悲剧性的回忆,他那对不相信凌道子的话的坚决如铁的心居然产生了一丝丝动摇。

    “切!”凌道子呲笑,用着过来人的语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你还是太天真了。”

    “你或许是这么想,那对于她来说,你可能已经被她认准一生了,而且还是那种非你不嫁的瞎了眼的想法”

    “没这么夸张吧?”肖夏脸皮一扯,一度怀疑凌道子所说的回答的准确性。

    “你爱信不信咯!反正又不管我的事!”

    凌道子一副事不关己己不操心的样子,说完便不再与肖夏在这个谈论爱情的问题上多加纠缠。

    “那”

    肖夏还欲说什么,结果换来的是凌道一脸的鄙视:“关我屁事!”

    “额”

    “那好吧!我们讨论正事吧!”

    肖夏不甘且又无奈的点点头,话锋一转,说道:“其实我今天正好有要事要问你,本来想直接唤醒来自,但现在看已经没必要的。”

    “是法则的事吧?”

    肖夏还未出口,凌道子就先把他要问的东西更说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

    肖夏诧异,随后想起了什么,咬牙切齿的怒道:“这该不会又是从我脑海中掠取出来的吧?”

    “额嘿嘿嘿!”

    凌道子悻悻一笑,这表情问都不用问就知道是真的了。

    “我去你大爷的!”

    肖夏刚抬起拳头要砸下,凌道子却突然化为烟雾,让肖夏打了个空。

    “息怒主人,息怒,息怒。”

    凌道子连忙劝道:“其实我醒来也是有原因的,正是因为记忆和感情的原因让老仆察觉到了你在想念老仆,所以我才会自行醒来的。”

    “呵呵,你当我是白痴么?”

    肖夏冷笑,他要是相信凌道子的话那就真是哔了狗了。

    “这次就免了,我不希望还有下次,要是让我发现你再掠取我的记忆,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是真的愤怒了,**!他是十分注重的。

    “如果还有,我就请你吃一顿“大餐”!”

    他特意在“大餐”二字上面咬起了重音。

    “别!”

    凌道子听闻顿时汗毛一炸,连忙苦笑着拒绝道,这个大餐别说吃,他甚至连想都不敢去想。

    当初在雅安镇时,肖夏经脉中的那个堵塞物后面的存在,他至今为止都没能忘记,那种完完全全的毁灭性恐怖气息,可谓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