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辜负!愤怒!
    “这么快的吗?”

    怡子结衣捂着小嘴,表示对这个筛选速度很震惊,同时也很怀疑。

    “可能这就是学院和学府的区别吧。”

    千雪梨子笑而不语,眸光深邃,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不过像有怡子结衣这种想法的人不止她一个,排列在演武场上的794名参赛新生约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在惊叹阴阳师测力碑的筛选速度和信息的真实性。

    “你们说,这块黑不溜秋的石碑真能把我们的阴阳术士和修为排列出来?”

    有名新生忍不住问道,脸上尽是深深的质疑和迷惑。

    “呵!”这话刚出口,身边一名黄锦衣袍的少年立即露出鄙夷之色,眼里尽是不屑之意,身体微微往后挪去,不愿与其接触太近。

    霎时,气氛一度尴尬。

    “什么啊?”排在他身后的那名少年哭笑不得,解释道:“这是皑雪学院内的阴阳师测力碑,不是什么黑不溜秋的石碑。”

    “这样啊”那名新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干黄的脸庞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但尽管如此,一些着装打扮亮丽,看起来身份显赫的少年少女还是不动声色的与他拉开了距离。

    “狗眼看人低!”看到那些的人动作,排列在队伍中一名同样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少年嘴巴微微一撇,淡淡说道。

    “你!”这话声虽小,但还是被个别有心人听见,其中就有那名身穿黄锦衣袍的少年,刚闻言脸上就露出温怒之色,刚要回头呵斥,不过待看到对方的相貌后,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怎么?你对本少爷的话有意见?”

    少年双手交叉,颔首而望,嘴角微翘,尽显不屑。

    “没有没有!”他脸色一变,猛地摇头,低头赔笑道:“莆田少爷的话谁敢有意见啊?”

    “您说是吧?”

    说完,他身躯颤巍巍的站立在那里,双腿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冷汗如雨,直流而下。

    “哼!”莆田新易嘴角露出一丝玩味之意,但很快恢复正常,冷冷一哼,说道:“滚吧!”

    “是是是!”

    黄锦衣袍少年如蒙大赦,竟然脱离队伍排到了最后面去。

    “这莆田新易未免也太嚣张了吧?”

    另外一支队伍中,一男一女收回看向莆田新易的目光,少女眸子寒芒闪烁,声音冰然而道。

    “哼!”身边那名少年重哼一声,冷笑道:“没事,到时候自会有人收拾他!”

    “嗯。”少女紧握拳头,咬唇点头回应道,可目光中的寒意还是无法散去。

    演武场下!

    “哗——!”

    随着一尊黑袍神秘人的突然出现,场面瞬间爆炸,一道道巨大的哗然声轰然而至,所有人皆是呼吸急促,目瞪口呆地望着主席台,目不转睛地凝视那道恐怖的存在的身影,他!就是肖夏!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肖夏淡淡的一句话,让十二位部长皆是心中一惊,骇然不已,蓦然间回头看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肖夏已经站在了自己等人身后。

    “肖前辈您来了。”白天翼没未有多大反应,微微一愣后,连忙起身恭迎,拱手说道:“前辈能来就已经是我等的荣幸了,哪里还敢有怪罪前辈之意?”

    “见过肖前辈!”

    十二位部长随之起身行礼,身姿放低,恭恭敬敬而道。

    “嘶!这人谁啊?居然能让白天翼院长和十二位部长如此对待?!”

    一名刚从外面做完学分任务回来的高年级老生一见这情况,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眼珠子瞪大如牛,表情惊骇,用着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主席台上的肖夏,声音震撼无比的说道。

    “这是一个很强很强的强者!”

    坐在他旁边的同班同学的神态比他略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去,声音激动而又畏惧的回答着他的问题。

    “有多强?”

    那人好奇的追问道。

    “他曾只手吊打过院长”

    “还有呢?”

    他继续说道:“他逼迫院长和十二位部长收下他带来的新生作为亲身教导。”

    “打我一巴掌!”

    那人不语,沉默片刻突然说道。

    “啪——!”

    话音刚落,坐在他身边的所有人皆是毫无保留地给了他一巴掌。

    “痛么?”打过他的人下一秒都是异口同声询问道。

    “痛死了!”

    “哦看来我没有在做梦啊!”

    所有人点点头,不再去理会他,目光又再次汇聚在了主席台上的肖夏身上。

    “参加比赛的只有他们九个吗?”

    肖夏坐在白天翼早已准备好的座椅上,手中拿着新生大比的参赛名单,在名单上有九个人的名字被画上了醒目的红圈圈,这些都是肖夏所带来的学生中参加新生比赛的人的姓名。

    “是的前辈!”

    白天翼咬咬牙,点头道。

    “那其他人呢?”

    肖夏把名单一丢,扔在桌子上,不喜不悲地淡淡询问道:“都不想参加吗?”

    “不清楚”

    白天翼硬着头皮回答道。

    十二位部长的心情和白天翼一样的紧张,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肖夏这种样子,一时之间坐立不安,也捉摸不透。

    “好吧。”肖夏先是笑了笑,下一刻!气势徒然暴增,偌大的威压直冲天际,镇压皑雪学院万物,整个演武场的学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这股威压给压的口血鲜血,但肖夏很快又收了回去,看着身旁脸色苍白无血的白天翼和身躯摇摇欲坠的十二部长,他冷哼一声,眸子愈来愈幽暗,凝声道:“既然如此,除了参加比赛的那九个人外,其他人就任其自生自灭吧!”

    “是把他们逐出皑雪学院吗?还是?”

    白天翼强忍住内心挥之不去的心悸之意,对肖夏的话一时犯困,不确定是什么意思。

    “除了那九个人用你们亲身教导外,其它人该去哪里去哪里!”肖夏扭头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问道:“懂?”

    白天翼心中暗自一喜,他想不到肖夏会这么做,毕竟人多难教,教九个人总比教二十九个人要简单和方便,于是便道:“那,剩下的二十人我让冰凝幻老师来教,肖前辈您觉得怎么样?”

    “冰凝幻?”肖夏迟疑片刻,便说道:“可以,就让他们在那里待着吧。”

    他刚才是真的很生气,毕竟这些人是自己带来的,而且为了他们自己不惜展露修为逼迫白天翼和那十二部长亲自去教导他们,可现在,二十九个人竟然只有九个人去参加新生大比,辜负的人可不止他一个,还有当初答应学府老院长的那番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