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被现实逼怂的魔蛇森林四大妖王
    在距离外围边缘万米之遥的魔蛇森林内部!

    诡异干枯的树干如同从地狱深处伸出的鬼爪一样破土而出,狰狞扭曲的树根像蜘蛛网一样盘布了整个中央地界,一颗落叶凋零,浑身呈现蜡黄之色的百丈古树屹立在魔蛇森林最深幽静寂的大地之上,沧桑古朴的树身诉说了它的长久树龄,这里是魔蛇森林最危险的地方也是人类从未进入过的禁区。

    而在绝地之地上的古树下,有着这么几个人,一头披肩的乌黑长发拖在地上,他俊俏忧郁的脸上永远挂着一抹摄人心神的微笑,细若女子的翘眉中间点着血红之色的圆点,平静而淡雅的身姿在此刻更尽显他的威能和捉摸不透的恐怖的修为;在他的旁边还坐着三位形态各异的存在,一个勾鼻子白卷发身后永远背着一个娄筐的诡异老者,一个手拿小木人偶形影不离的绿发女孩和一个骑着绿色独眼山蛙的兔耳朵萌萌哒小女孩,他们都是化形已有数百年一身修为深不可测的老妖怪了。

    “据昨天早上碧眼虎传来的消息,说当时有一名实力强大的神秘人从赤红齿虎的口下救走了带一群前来魔蛇森林考核的小屁孩和一名女老师,并且跟随那女老师入驻了皑雪学院,不知这会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食发鬼轻点石桌,一手捻着玉石酒杯,一边淡笑看向无所事事的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了骑在绿色独眼山蛙上的兔耳朵萌萌哒小女孩身上,轻笑道:“小兔子你先说。”

    “小你大爷!”山兔萌萌哒的小脸上顿时一鼓,咬牙切齿的气嘟嘟叫骂道:“你哪里看到我小了?”

    “桀桀桀”

    巫蛊师连同坐在一旁的丑时之女都是阴恻恻的诡异一笑,也不怪他们那让小儿夜啼怪笑声,而是他们天生的性格和脸上凝固不变的表情决定了一切,好像对山兔的这叫骂声都习以为常了,淡笑两声后气氛也就再次回复到了之前的静寂。

    食发鬼面对山兔的娇声叫骂声始终是一脸的微笑,既没有生气也没有反驳,反观一会儿后山兔不知是词穷了还是骂累了,看着食发鬼那欠揍的微笑表情,她小小的胸前起伏不断,掐的座下无辜山蛙呱呱乱叫,深吸了一口后,她才是真正进入了正题,缓缓说道:

    “计划影不影响到都没关系,但皑雪学院必须打!”

    她眼中闪烁着寒意,每一届的考核生的到来都让魔蛇森林减少了一点整体攻击力,而他们身为魔蛇森林统御万妖的四大妖王不可能坐视不管,于是在百年前他们萌生了攻打皑雪学院的念头,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保证魔蛇森林的整体攻击力不被历年的考核生而导致削弱,只要灭了皑雪学院,到时候魔蛇森林的实力会越展越扩大,整个鸿元镇落入他们四人手中还不是时间问题而已?

    “那那尊神秘人?”

    食发鬼眼中神色飘忽不定,欲言又止的皱眉询问道。

    “谁敢阻拦,就杀谁!”

    山兔还未说话,弓着背的巫蛊师和把玩着小木人偶的丑时之女几乎同时桀桀一笑,面色坚毅,顿时冷笑而道。

    “好!那”

    “不好了!不好了!”

    食发鬼微笑叫好,刚要开口说什么时,忽然一道惊慌失措的惶急声从远处传来,一只碧绿眸子的不知名虎形妖兽四爪飞奔疾行来到众人面前,一张兽脸人性化的显现出深骇的恐惧,失声叫道:“外,外面”

    “滚一边去!”

    食发鬼脸上笑容僵住,随后脸色一沉,乌黑顺长的头发猛地甩过去,怒然将这个不开眼的东西给抽打到了一边,即使它是自己手下最得力的干将碧眼虎,也没有丝毫的客气可言,可见他内心并非表面看起来的那么温和优雅。

    “它话都没说完耶,桀桀桀”

    丑时之女抱着怀中小木人偶,目光怜悯地看向被打晕倒在地上的碧眼虎,说出来的话却是异常的冰冷,怪笑声结尾显得及其诡异。

    “一个专门养来调查情报的废物罢了,连甲级修为都没进入,还不如老夫那堆小虫子”

    巫蛊师咧嘴怪笑,看着晕倒在地上碧眼虎眼中嗜血光芒一闪而逝,随后露出不屑之色。

    “不过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碧眼虎深知我等脾性,不可能会作出如此鲁莽之为才对啊。”

    山兔没有像俩人那般对碧眼虎冷嘲热讽,而是沉思片刻,声音凝重的说道。

    “幻境,灭!”

    食发鬼没有说话,犹豫半会儿,忽然双指一竖,心中沉喝而道!

    “咔——!”

    众人望向天空,原本的一切都在一道清脆的破碎声后消失不见,看到万丈高空之上的电闪雷鸣,能量涌动之状,恍若世界末日那般,所有人无不被这等异象给震撼到了,而飞上高空姚望到引起这等异象的源地后,他们更是惊骇的不能自已,整个人仿佛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给拽拉住了,竟是连动弹都不得

    不知过了多久

    “我们,还攻打吗?”

    食发鬼咽了咽口水,转头望向众人。

    “打尼玛碧哦!”

    丑时之女用着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白了他一眼,随后起身向皑雪学院的方向飞去,说道:“要打你自己去打,我要去一探究竟!”

    “小青蛙,你该吃草了”

    山兔嘴角一抽,带着座下山蛙瞬间跑的没有了影子,也不知是谁刚说的要攻打皑雪学院来着

    “老子是山蛙!不是青蛙!呱!”

    独眼山蛙不满的声音徐徐飘来,却带不走原地食发鬼脸上的无语

    “你?”

    整个场面冷清的只剩下俩人,食发鬼仅仅只是张了张嘴唇,话还没出来,只见巫蛊师弯着的腰更弯了,以一个十分夸张的速度缩成了一团,颤颤巍巍,一副要断气的样子,声音苍老无力说道:“要死了~要死了~”

    “今天小是虫子繁衍下一代的日子,老夫忘了把公虫子放出来了,赶紧得回去先”

    巫蛊师一溜烟的功夫霍然跑得没有了影子

    “我看你就是那条公虫子吧!”见没人了,食发鬼气不打一处来,眸子中红的气愤,冷声道:“交配交死你个老东西!”

    “唰——!”

    随后他身形一闪,也是凌空飞行,朝着皑雪学院的方向极速飞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