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荒你麻痹!
    “咳咳”

    孤零零的石柱上趴着的破烂黑袍神秘人忽然动了动手指,沉闷的轻咳出了声,殷红的血泡浸湿了蒙在脸上的面罩,缓缓睁开了迷离的双眸,夕阳的余晖和上空还在对峙着分不出胜负的护院之阵和这三道绝世刀气所暴发出来的光芒照映下,使得他顿步慢行的背影显得十分萎靡,落魄不堪,哪里还有半点乙级初期大能的风度和影子。

    “强!实在是太强了”

    身躯东倒西歪的肖夏像喝醉酒了的那样摇摇曳曳,仿佛下一刻就会从石柱上跌落下去,可他眼睛却是异常的清明,表面波澜不惊,但心底已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ssr雪童子的威能果然恐怖如斯,如果刚才不是借助千雪梨子的世界虚影出的手,而是真身降临的话,这个脆弱不堪的阴阳大陆下陆界绝对会被庞大的能量给撑爆,到时候整个阴阳大陆再无下陆界一说

    “等等!”

    肖夏的身形猛地一怔住,仿佛想起了什么,双目一凝,发现周围皆是一个大坑,而他自己正是在这个大坑正中央。

    “人呢?!”

    呼吸一滞,眨巴眨巴眼,断断续续道:“不,不会都死了吧”

    扭头扫动,赫然发现了在前方十余米之处晕倒在地的千雪梨子。

    顿时松了口气,拍拍胸脯:“原来还有一个啊~”

    “卧槽!怎么只剩下一个了!”

    吞了吞口水,看着四周空荡荡环成一个大坑的演武场和观众席,肖夏第一次感觉到心拔凉拔凉的,莫非学生都被自己弄死了?

    “完了!”

    不知所以的肖夏根本不知道白天翼等所有人被传送出了危险区域,还以为都让自己的一计大型掌心雷给弄死湮成灰了,嘴唇一哆嗦,面露苦笑的看着这片废墟,这些杰作有大部分都是他亲自出的力。

    “慌么?”

    突然,凌道子贱贱的声音响起。

    “荒你麻痹!”

    “阿嚏!”

    跨越亿万光年的天神国度之上,一位蓝皮肤国字脸,手抓一面扇子的中年男子猛地抽了下鼻涕,懒散地扣了扣鼻子,骂骂咧咧道:“谁特么在骂我?!”

    “骂你咋地!”

    百米石柱上,肖夏一脸欠揍的叫嚣道:“有种劈死我啊!”

    “轰隆!”

    乌云密布的天空中,一道酝酿许久的天雷尾随叫嚣声破开云层直劈而下,恰好不偏不倚的与他擦肩而过,劈在脚下的百米深坑中。

    “咕噜!”

    肖夏看着深坑中被天雷劈成两半的固晶石,不禁缩了缩脑袋,一副十分怂逼的样子,这固晶石是下陆界密度最大的岩石了,据说用这种密度最大的固晶石铸造而成的城墙足以抵御外敌一千名入门期五重天的阴阳师同时使用爆裂符的恐怖攻击,可见其的防御力有多么坚毅。

    可就是这种防御力强大的固晶石却一下子被天雷劈成了两半,那天雷的攻击力

    望着轰隆声不断的乌黑天空,肖夏的脸皮抖了又抖,张张嘴巴,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看到了没?你都看你不爽了!”

    凌道子无语一阵,懒得跟小屁孩计较,说道:“人之前都让老夫送走了,你那个小女友根本啥事都没有。”

    肖夏还是不敢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鬼知道天雷下次会不会劈在他身上。

    “不过刚才那雪童子倒是挺有意思的,修为居然达到了元婴期,难怪能够借助神通幻境对这个弹丸之地出手。”

    凌道子神色平淡地捋了捋雪白胡须,一脸的诧异的唏嘘道。

    “元婴期?那是什么鬼?”

    肖夏愣了愣,一时没刹住嘴,满脸皆是好奇之色的询问而道。

    “这个你不必知道。”凌道子摇摇头,说道:“现在的你离的还很远,就算知道了也毫无用处,还不如不说算了。”

    肖夏咧咧嘴,有些尴尬,立即转移话题道:“那他们人去哪了?”

    “这个说不定喔。”凌道子耸了耸肩,随意说道:“可能是在茅坑里,也可能是在男厕所亦是女厕所,具体位置我又没留意,反正是在安全的地方就对了。”

    “那好吧。”肖夏无奈的点点头,又问道:“那怎么他们还没来找我?”

    “找你?”凌道子闻言呵呵一笑,反问道:“像你这实力比他们更高一个大阶级的存在都从早上睡到下午,你觉得他们会醒的比你早?”

    说完这话,凌道子一脸鄙视的看着他,感觉自己智商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那你醒来干嘛?”

    肖夏不甘示弱,立即冷笑反怼道,论当喷子除了刚才的天雷他怂过谁?

    凌道子一听这话,顿时连话都不想说了,他感觉自己的智商已经不是受到侮辱的那么简单了,而是直接被强女干了那样,欲生欲死

    “我不醒,你就可以拉着皑雪学院那万名师生去陪葬了!”

    但出于高人风范,他还是略有保留的说了出来,七分明说,剩下的三方就让自己整个傻逼主人去猜吧。

    “对了!应该说是整个鸿元镇。”

    说完,凌道子的存在感渐渐淡去,最后像是又睡着了没有再发出半点声音。

    “嘶——!”

    至于肖夏已经懵逼了,双目瞪圆,琢磨完凌道子的意思后,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冻得牙疼

    “没办法,等灵力恢复吧。”

    瞥了一眼头上像矛盾之争的散发着金光的护院之阵和三道气势依旧不减分毫的绝杀刀气,他无语的摇了摇头,现在全身灵力枯竭,再着急也没有用,还不如干脆闭上眼睛,盘坐静待灵力的恢复。

    此刻的皑雪学院外!

    一尊尊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存在凌空站立,约有半百道雄傲的身影屹立在皑雪学院周围,神色凝重地看着金光璀璨的护院之阵和充满毁灭之力的三刀绝杀刀气,心中无不震撼,无不惊恐!

    “咻!”

    眨眼间天空中又是出现八道神秘的身影,他们服装各异,手中高举金边菱形玉佩,但最显眼的莫过于胸前的烫金大字,分别是: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

    每个人所代表的人毋庸置疑是下陆界的八个巅峰绝顶存在,是八方护界者麾下的使者无疑!

    所有人在见到他们后,先是大吃一惊,随后连忙鞠身,大声恭敬而道:“我等恭迎八方护界者之令,见过各位使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