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言出法随
    “都起来吧!”

    八位使者目光居高临下,俯视众人,傲然的身姿好像一尊神祗,手中玉佩随之收起,淡淡点头而道。

    但几乎同时间,八位使者的视线看在了笼罩着皑雪学院的护院之阵和与之对峙充满了毁灭性能量的三道刀气上,眸子精光闪烁飘忽不定,他们既不说话,也不有何所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周围人的注意力也在护院之阵和雪童子所斩出来的三道刀气上,时而脸色凝重,时而议论纷纷,突然!众人脸色忽地大变,瞬间从护院大阵周围疯狂后退,几乎是争先恐后,慌不择路的暴退,一步跨出数百米之远,其中也包括那八个使者。

    “轰!”

    就在他们前脚刚抬起,背后护院之阵蓦然发出万丈金光,金耀的光辉将整个黑夜点亮的如同白天那般,同时三道刀气也是白芒大盛,两者好似攀比高低,分出个胜负所以然来,霎时金光白芒混合一体,直冲天际,摧枯拉朽的力量直接将周围的一切事物湮灭成尘埃,空气中爆炸声不断,每一声的巨大爆炸都会让空间激泛起阵阵涟漪,那些根本来不及或是脚步慢的人皆是被方圆里地的白光所吞没,身躯瞬间被撕扯成泥,化为颗粒消散在天地间。

    数息后,白光散去,众人见到此场景后无不面色苍白,恐慌不已,除了护院之阵下的皑雪学院外是完好无损,凡是周围一千米之内的东西都已然不复存在,荡然无存。

    那些从爆炸中逃离的众大能和八位使者顿时呼吸一滞,眼里尽是挥之不去的惧意,整个场面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劫后余生感,因为他们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实力太强亦是逃生本领高,而是皑雪学院的护院之阵少许的削弱了爆炸的威力和那些逃在最后的人用身体抵挡了数息时间,不然别说他们,就连逃在最前面那八位修为深不可测,实力高强的使者都不一定能够保证无恙。

    “这!”

    一位老者惊魂未定的望着下面光寸草不生,秃秃的大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张了张,震骇的不知说些什么好,心中生出无限恐惧和悲愤,但更多的是无奈。

    “唉!”

    突然,他轻叹一声,就要转身离开,刚才逃亡中一位老友的逝去,让他痛苦万分,没有尸体甚至骨灰都没留下,他忽然不知要做些什么的好,在场除了八位使者外,没人能比他更明白刚才那巨大爆炸意味着什么,他本身就是甲级五重天巅峰强者,那位逝去的老友也是如此,两人同为另外大镇中一个顶级大世家的太上长老,在那里两人都是数一数二的巅峰存在,可现在

    他相信若是没有护院大阵在削弱这三道刀气的力量,自己等人根本就靠近不了皑雪学院周围万米,可想而知这三道白色刀气里面蕴含的能量有多恐怖。

    既然留下没有任何益处,还会徒劳增加的危险,还不如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就要当他真正离开时,突然猛地一顿,脚上跟绑了一座大山那样动弹不得,扭头死盯着金光护罩下的皑雪学院,不止是他,八位使者乃至所有在场的人都察觉到了,一股如同神灵降世,席卷八荒,似乎可镇压天地间万物的偌大威压感正在急剧升腾,永无止境。

    “碎!”

    一道漠然的声音冷冷响起,惊雷一般,让天地间骤然一暗,众人只见与护院之阵对峙的三道恐怖刀气中一道刀气忽然平白无故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出现裂痕,最后咔嚓一声整个刀气像玻璃被硬物砸到的那样瞬间支离破碎,化为斑斑点点的白色光芒消逝在天地间。

    若是让雪童子亲眼看见这一幕的话,肯定会惊掉下巴,自己身为神灵的一击,又是在凡人的世界,怎么可能会被这样的抵挡哦不,打碎掉?

    “这是”

    空中八位使者顿时面面相觑,眼中充满了浓烈的疑惑和惊骇之色,脸色凝重的暗想道:“这个气势,这个威压,怎么可能会比护界者大人隐约还要强上几分?”

    “果然是言出法随!”

    皑雪学院内,肖夏缓缓站起身,抬头仰望高空中还剩下的两道白色刀气,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想不到本打着只是尝试的念头使用一下昨天晚上参悟的法则皮毛,却没想到居然真的奏效了,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天大喜讯。

    看过凌道子给的有关法则的信息后,他可是知道言出法随这个功能有多变态,凡是运用法则之力说出的东西都会被当做是天地间的指令来无条件执行,当然!前提是当前的修为能够支持法则之力的正常运行,否则不但使用不了言出法随,还可能有被反噬的危险。

    “碎!碎!”

    肖夏再次沉喝,言中蕴含无上大道,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话音却是异常的奥秘玄妙,空中与护院之阵对峙着的两道白色刀气瞬间也是跟第一道刀气那样支离破碎掉,化为点点白光消散不见,这一幕让远在学院边缘的白天翼看到,顿时傻眼呆愣在原地,一时之间就连护院之阵都忘了收回。

    “嗯?”

    刚准备要带上千雪梨子去找寻白天翼等人时,肖夏忽然疑惑一声,双手托着千雪梨子一个闪身越过护院之阵出现在空中。

    空中的众人突然被他的鬼魅出现给吓了一跳,刚才在天上他们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这个黑衣袍破损不堪的神秘人分明还在地上,怎么才眨眼间就来到这里?最为可怕的还是自己等人根本就察觉不到他,仿佛这个神秘人跟天地融为了一体,才导致神经感知系统没有发出提醒,像他们这种层次级别的人别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出现在身边百米附近,就连一只苍蝇只要它盯久了都能顺着视线的焦距去发现并且拍死它。

    可现在怎么解释?众人的心情是懵逼和骇然的,八位使者也不另外。

    “你们有事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