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消失的使者
    肖夏道袍迎风呼吸,气势如虹,双眸紫光焕发,似谪仙降世般,出手凌厉,向脸色难看的三人抓去。

    这一战!他不用半点灵力,法则!肉身!足以!

    “今日!本尊以尔等三魂震慑天地法则!”

    肖夏沉喝一声,双目紫气冲盈,身姿幻化如魅,眨眼间来到一脸惶惧的三人面前,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一击重拳如星辰坠落般的轰然当头砸下!

    拳风咆哮,似条怒撞顶天柱的巨龙径直打出,这一拳单单靠的仅有狂暴的力量和碾碎一切的意志!没有半点灵力波动可言。

    “狂妄!”

    三人不管怎么说毕竟都是经历过大风浪的存在,很快镇定下来,见肖夏竟敢与他们拼搏肉身力量,顿时冷笑一声,在八大使者中他们三人虽说阴阳术式是最低的,但在肉身力量这方面,他们三人敢说第二绝对没人敢认第一。要知道平时东北尊护界者等人可没把本事少传授给他们,而像东北尊护界者这等身份之人传授下来的东西岂会简单?单是指甲缝里露出的一点东西那也够让那些巅峰大能打破脑袋,以命相搏了

    下面的便是东北尊护界者的绝学之一。

    “就让你见识见识一下爷爷我的狂战之吼!”

    东北尊护界者麾下那位使者忽然沉喝一声,身上弥漫出浓厚的浑黄之气,身上气势不断叠增,战意四起的看着肖夏,这个人被浑黄气息笼罩在其中,形成了攻守兼备之势,失去了念力后他开始不敢大意了,一开始就是展现了最强实力。

    “我们也来!”

    身边两名使者见状也是毫不犹豫,当即大喝,同样用出了自己的最强姿态。

    “战意不息!”

    “黄天神甲!”

    随后两人各自大喝一声:“现!”

    “这,这是东尊护界者和西尊护界者的绝学?也传授给他们了?”

    远处脸上蒙着面纱的北尊护界者麾下的女使者看着两人身上澎湃的战意和那名身披璀璨黄甲的使者不禁愕然一顿,心中甚是震惊,护界者的绝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得到了?

    电光火石之间!肖夏的拳头已经轰然落下,饶是三人以最强形态对阵也不由的感到有些吃力,可这也仅仅是**上的吃力,在他们运起体内能量之后,局面瞬间回转。

    “嘭!”

    肖夏一拳打出后,先是将三人逼退了一小步,但随着一阵狂暴力量的来袭后,三人骤然力量大增,怒目一睁,瞬间不但将肖夏的拳头给格挡了下来,而且还以极快的速度同时向肖夏胸口挥出三道充满爆炸性力量的冲拳,炮弹一样的拳声似若惊雷响彻了整个樊笼,场面瞬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可肖夏似乎早有预料,双臂交叉于胸前,面不改色的硬抗下了他们这一击,然后被打退出数百名远的身形再次闪现出现在三人面前,依旧是一拳挥出!

    “嘭嘭嘭!”

    赤红!浑黄!战意!天空中肉眼已经再也看不到四人交战的影子了,只有这三种代表性颜色的气势在挥洒着,时而倒飞出去,时而穷追猛打,可另外两人的脸色早已苍白一片,特别是绿庄小岛,他此刻睁大了双眼,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和惊骇之色,但更多的是恐惧,整个人由里到外,从表情到心情都是恐惧!

    以一对三是什么概念?而且这三人还是八方护界者麾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使者,哪个使者不是修为通天之辈?他敢断定饶是他们八位使者也没有人有可以一打三的本事,再者说这四位使者随东南尊,东尊,西尊,南尊的脾气秉性,肯定是臭味相投的不对!怎么只有三位?!

    不仅是他,就连一旁蒙着面纱的女使者也是猛地醒悟过来。

    的确!少了一名使者,准确的来说是少了南尊护界者麾下那名使者,从这神秘人从地上来到天空之后南尊护界者麾下的使者就如同人间蒸发了的一样,再也不见其踪影,仿佛销声匿迹了

    “莫非跑了?”一个说服力比较强的想法在她心中生起,但又很快被她摇头否决了,四位护界者都十分团结,麾下的使者又怎敢做出临阵脱逃这一荒谬之事呢?况且一旦被身后的护界者发现,那时候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啊

    “伺机而动么”

    上井飘雪美眸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瞳仁随着眼角边缘四处扫动,欲要捕捉出一丝异样,可结局注定是无济于事。

    话题拉回!天空中准确的来说是樊笼中,此刻的樊笼中到处灌盈着汹涌澎湃的能量,足以看出四人的战斗已经达到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空中不再是你一拳我一拳的挥舞了,不使用灵力只凭借**自身力量与激发了体内能量的三人搏斗的肖夏终究是力不敌众,被三人毫无间隙的繁密接连攻击给打的节节败退,最后还被东北尊护界者麾下修炼过的那名使者以冲天战意轰断了一根肋骨,飞出数百米之远

    “哈哈哈!”

    见肖夏被自己轰击出去,东北尊护界者麾下的那名使者顿时哈哈大笑,眼里尽是蔑视和不屑之色,仿佛忘记了对方根本全程用的都只有**上的力量。

    “装神弄鬼!看来你也并非是什么巅峰存在的大能嘛,这么不禁打?”

    他冷笑一声,嘲弄道:“干脆叫软脚虾算了!”

    身边的两名使者也是跟着一阵哈哈大笑,尽管身上有些部分伤痕,但看到数百米之外的肖夏一身殷红的血迹后,心中不禁平衡了许些,凝重的眉头也渐渐的舒展了开来。

    肖夏脸色发白,看起来十分虚弱的躺在天空中,听着三人的嘲讽,脸上毫无波澜,面无表情的同时心中却是冷笑不断:“为了这个毫无意义的游戏,付出一根肋骨为代价还不够让你现身吗?”

    也不知道那个使者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让自己的法则之力都察觉不到他,但肖夏知道那名使者一定还在自己的樊笼内等待着一个绝佳的一击必杀的机会,毕竟天地法则依旧是天地法则,单凭一个连法则之力都没领悟的人根本瓦解不了天地间的强横意志。

    虽然肖夏不怕,但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鬼知道他会不会突然从哪里跳出来给自己脖子等致命之处来一击呢?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放长线,钓大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