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尽数湮灭
    四周,静寂一片!天空除了原本就在场的众人外,再无个别之人出现,既没有肖夏心中认为的所谓使者出现,也没有什么人突然出现袭击。

    “难道真的是我多虑了?”

    肖夏依旧一副虚弱模样地凌空躺着,眸子中法则之力运现,樊笼内的一幕幕随之展现在他脑海中,每一处小天地,每一节异样的空间波动,都逃不过他那双可透彻一切妄障的幽光紫眸,这是天地法则第二神通“法眼天显”!

    肖夏参悟天地法则后,当前所会且能运用的第二个特殊神通,第一神通则是言出法随!

    “法眼天显!”

    心中沉喝一声,一只由天地法则之力绘聚而成,散发着令人敬畏的荒古苍莽天道气息,威慑天地万物却无人可见的巨大眼眸俯视樊笼,刹是神威!

    “哗——”

    忽然,在开启了法眼天显的情况下还真捕捉到了一丝异样的空间波动,尽管这道涟漪一闪而逝,但对于肖夏来说已经足够了。

    “囚禁!”

    肖夏眸光大闪,猛的在众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跃起,五指张开毫不犹豫的朝那个可疑的方向抓去,口中言出法随,当是一声大喝!

    “不好!”

    平淡无奇的空气中忽然传来一句惊惶的急闷声,这更让肖夏认定自己的猜测了。

    “截杀他!”

    远处三人见到此状,顿时脸色一沉,几乎同时肃杀大喊着闪现而来,浑身光芒闪烁,恍若谪仙侍卫。

    “嘭——”

    他们速度极快,眨眼间突破音速,仿佛瞬移那般瞬间来到肖夏面前,几欲阻挡肖夏的行动。

    可肖夏是何等之辈,虽说不用灵力,但言出法随岂是摆设,更别说他好不容易发现那名隐藏使者,又怎会让这个危险极致的心头大患逃脱?所以见这三人想阻拦自己,骤然目露凶光,不怒自威而道:

    “滚!”

    天地法则极速运转,三人来势汹汹的身形瞬间如同被掀飞的小舟那般毫无征兆的倒飞出去,根本连一尺之遥都靠近不了。

    但在其他人看来,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他们不懂得是什么法则,犹如井底之蛙,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所看到的,仅仅只有三人突然倒飞出去,仿佛被什么不可见的东西给重重砸击了一下。

    “这怎么会!”

    那名隐藏身形的使者见到这一幕,赫然双目瞪圆,无法想象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也想不到,也不能再想了

    “湮灭!”

    随着面无表情的肖夏冷冰吐露出二字,这名本打算暗杀肖夏的使者的身体就像违犯存在的禁忌般被天地法则的无情运转给抹杀掉了,整个人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为了细小的颗粒,如黄沙一样的随风飘散。

    做完这一切后,肖夏心中的不安终于平静了下来,淡淡的转过身,看着背后三人脸上无法描述的恐惧和惊慌,冷声道:“接下来轮到你们了!”

    至于一旁的上井飘雪和脊背冷汗直冒的绿庄小岛俩人,前者是早已是见了鬼的那般,眼中不可思议的望向肖夏,而后者是双腿发软无力,情不自禁的哆嗦起来,浑身更是汗毛直竖,颤栗不停。

    哪怕是与绿庄小岛留意不明,被肖夏点名道姓叫留下过的上井飘雪此刻心中也是惊涛骇浪,汹涌激荡,她怕!哪怕是对上自己师尊她从来也没有比现在这么怕过!

    与此同时,被天地法则强者使其倒飞出去,远处凌空站立的三名使者听到肖夏话音中的决杀之意,顿时感觉呼吸一滞,令人窒息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身上再无丁点儿战意,有的!只是被无限放大的未知恐惧

    “逃!”

    在真切见识过南尊护界者麾下那名使者诡异的死状和肖夏神乎其神,无法得知的手段后,他们心中已经是没有什么战意可言了,眼见对方一步步逼近,三人之中不知是谁率先大喊一句,身形一化为五,如同奔腾的迅雷般向着五个不同的方向几欲逃窜离开此地。

    “白痴!”肖夏冷笑一声,既不为所动也没有出手阻拦,有天地樊笼罩住,哪怕是八方护界者亲临,只要天地法则不在自己之上,任是龙是虎都得给我盘着,卧着!

    “哈哈哈,爷爷我先走一步了!”

    身形一化为五的东北尊护界者麾下那名使者笑容刚展开,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整个人就像雕塑似的凝固住了。在他面前,是一道不易显见的透明隔膜,这道隔膜仿佛一堵隔绝事物的禁制般将所有人笼罩在里面,进不来,出不去!

    “这是什么东西!”

    另外俩人逃亡途中也发现了,见到自己被隔膜困住和背后那尊即将击杀自己的恐怖神秘人,心中逃亡念头急迫的如煎锅上蚂蚁,纷纷怒吼而道:“破开它!”

    “嘭嘭嘭!”

    三人各自拿出身上兵器皆是朝着樊笼挥去,一秒之间就打出上百道无比强劲的攻击,狂风骤雨般的轰击在樊笼上,三人身后肖夏不紧不慢的一步步接近,眼中淡然无波,一脸淡然像闲庭漫步一样的慢慢向他们走去。

    “哒哒哒!”

    本是脚下无物,凌空而走,但在三人心中却是好像响起了惊雷的那样,不绝入耳,每踏出一步,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催命符

    “给我破啊!”

    三人手中兵器挥舞出一片片幻影,在这十秒间他们的攻击已经不下千次了,各种重砍,直劈,横切都是电光火石的轰击在樊笼之上,但眼前那层像玻璃一样脆弱,看起来不堪一击的透明隔膜却就跟御盾一样坚固,根本无济于事。

    反观他们三人在这十秒之中的脸色变化,一个个似若癫狂的那样,双目赤红一片,面目狰狞,好像走火入魔了的症状,威名远扬的使者风度早已瞬间荡然无存,现在的他们更像一条疯狗一样,口中的喘着粗气的骂咧声看起来就像是在狂吠。

    可是在场观看的绿庄小岛和上井飘雪却没有一个人会去嘲笑,十秒之间,或者在他们看来没什么,但对于那心中充满了求生**的三名使者来说已经类似是百万年的长久煎熬了,特别是临近绝望却又看到希望仅离自己一步之遥的时候

    但是!此刻肖夏停下脚步!一袭破烂不堪的道袍随风飞扬,但却不影响他那内敛锋芒的孤傲气势,幽暗的双眸中紫光再次闪烁,看着已经完全癫狂,还本能的攻击着樊笼的三人,漠然吐出二字:

    “湮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