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谁敢说?
    三人的身躯瞬间就随着已经死去的南尊护界者麾下那名使者一样,皆是化为黄沙随风飘散消失在了当场。

    而做完这一切后,肖夏仿佛好像只是做了个微不足道的小事那样,撤去樊笼,一脸平淡地看向绿庄小岛和上井飘雪,下一刻,绿庄小岛不知是察觉到了樊笼已经撤去还是其它原因,在肖夏目光还没扫到他身上之前,身形顿时就一连闪现出好远好远,不顾一切的向远处疯狂逃窜去。

    肖夏见状微微一愣,随后嘴角微翘,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手指对着其不断变小的背影,微笑道:“再见!”

    “砰!”

    下一刻,流光中夹杂着紫光电弧从他掌中喷发而出,像电磁炮一样瞬间破开空气轰在了万米之远的绿庄小岛身上,一介甲级八重天的大能就这样陨落在了一个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手中

    “对你,我可没说不用灵力”

    肖夏收回手掌,看着万里外上空徐徐飘散的白烟,淡笑说道。

    灭三人,仅仅是因为他们口中的一句“狗杂种”,而灭这绿庄小岛却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况且他罪孽深重,身上的所背负的债务就算灭了,那也是替天行道,可肖夏是一介闲人,杀他仅仅就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并无其它大义炳然的原因,他也想不到“替天行道”这里去。

    如果要说这四人在某种意义上是该杀的话,那另外一名最早死在肖夏手中的那个使者就是因为他的私心了。

    长话短说,就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任何对他有威胁的人他都会毫不犹豫的下杀手,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熟悉的地球和华夏

    本性固然重要,但仁慈并非时刻存留,随心则好!

    这!就是肖夏来到下陆界的第十五岁诞辰之日时的人生观念!

    话题拉回,肖夏和上井飘雪降临到皑雪学院招待客人的私密房间内,与其说是私密,倒不如说现在是在公开。

    “前辈,请用茶!”

    上井静欣神色无比复杂的说了一句,慢慢来到上井飘雪面前,白皙的无指从托盘中轻轻拿起一盏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绿茶放到其面前,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看到对方那双深邃的美眸后却又摇了摇头,欲言又止的退到了一旁,静候差遣。

    “有意思了”

    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的肖夏连道袍都没换,就这样像个乞丐打扮的坐在那里,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退在一旁扭捏着手指,看起来心事重重的上井静欣和波澜不惊地坐在椅子上的上井飘雪,心中暗自淡笑。

    “使者前辈,不知八方护界者大人对于此事会作出怎样的处理?”

    白天翼等十二位部长一脸凝重的坐在椅子上,他们身后,是一众身居学院内重要职位的急要人物,所有人都是沉默不语。一咬牙,白天翼忽然站起来,声音隐隐带着恐慌和不安的询问道。

    “呵!”上井飘雪心中冷笑一声,也不拐弯抹角,当即直率道:“皑雪学院作为阴阳大陆的教育机构自然是无碍,但这位连续击杀了五位使者的前辈,在下就不得而知了”

    说着,她不动声色的往肖夏的位置望了一眼,眸子淡淡一片,仿佛像是在看一个死人那样

    “这!”

    听到这个回答,白天翼等十二位部长都是沉默了下来,心中想法各异,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唯有肖夏一人漫不经心的听着,时而弯出一抹淡笑,时而自言自语,一脸的轻松,仿佛这件事与自己毫无干系。

    “嘶——”

    “连续击杀五位使者?!”

    除了白天翼和十二位部长之外,在场的所有人对这件事根本就是一无所知,听闻肖夏居然击杀了五位使者,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整个人如雷劈中般傻傻呆愣在原地,显得无比惊骇,本抱着吃瓜群众的心态过来,但现在的表情却已经不能说是吃瓜,就算说是吃榴莲都不过了

    “事情大发咯!”

    不知是谁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整个场面瞬间沸腾起来,各种喧哗声接连不断,嘈杂一片,但其中的意思都是不变的,总结起来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幸灾乐祸!

    是的!大部分人都是在幸灾乐祸,一些看肖夏不顺眼的重要人物在以前或许不敢出声说什么,但现在听到肖夏灭杀了五位使者的消息后,表面凝思,一副沉重的模样,但大半部分人心中却早已是乐开了花,其中就有那个被肖夏一脚踹飞过,似乎叫做什么廉主任的肥婆,肥硕的脸上依旧隐隐可以看出那道鞋印

    “肃静!”

    白天翼睁开眼睛,眸中寒意闪烁,面对众人菜市场一样的的吵闹声,他偌大的威压瞬间笼罩整个房间,冷声警告而道:“都给我闭嘴,谁再敢胡说八道休怪老夫不客气!”

    所有人皆是被这股威压给惊的打了个寒噤,纷纷立即闭上了嘴巴,周围再次静的仿佛落针可闻。

    就在这时,肖夏忽然站起,用着俯视的目光扫向众人,所过之中无一人敢与之对视,皆是低头避其锋芒,肖夏摇头哑然一下,缓缓迈起脚,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走向床榻,然后轻轻托起因为虚弱还处于昏睡中的千雪梨子,略过一脸紧张的上井飘雪和满脸凝重的白天翼等十二位部长,以及一旁的所有人,最后从站在门口旁边的上井静欣黯淡的眸光中越过,本以为就要踏出房门了,却脚步突然一顿,停在了门槛前,微微扭头,用着不喜不悲的声音淡淡道:“人,我杀了!”

    “我很爽,请你回去后多加努力,争取让我再体验一次这种快感。”

    说罢!肖夏忽然放声大笑,刹是张狂!可!谁敢说?

    “狂妄!狂妄!”

    “此人简直就是目中无人!”

    等到肖夏走后,一名面容苍老的老者忽然手中拐杖重重敲击在地面上,口中怒诉而道,双目中寒意凛冽,凶光四射,脚下地板瞬间层层龟裂开来,在场的其他人见到这一幕皆是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脑袋,敬畏的看向他。

    护院长老团中的第五任首席团长,其身份仅次于白天翼之下,尊贵程度就连十二位部长都不及与他,在皑雪学院中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白天翼见状也不愿去说什么,看了这老者一眼后,就是离开了房间。

    而上井飘雪则是在肖夏走出房间之后,也是深深的看了一眼上井静欣后,就消失在了椅子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