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西南尊护界者
    “小磊子,请帮我拿块豆糕。”

    下陆界某座府邸中,一名黑发,白衣翩翩的俊俏男子一脸轻松愉悦模样的躺在竹椅上,似乎是有所察觉,忽然睁开微眯着的眼睛,声音如笛声般悠悠响起,看向那刚从外面回来的抱刀青年。

    那青年依旧是面无表情,将刀轻轻放在旁边的石墩上,慢慢走向离那白衣男子只有一个手臂之遥的竹桌上,既不询问他为什么不自己伸手去拿也没有什么闲话,嗯应该说他都没有说过话。

    “他们死了。”

    把桌上的一盘豆糕拿到俊俏男子面前,他忽然淡淡而道,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失态。

    “哦?谁死了?”

    白衣俊俏男子淡笑着拿起盘中的豆糕,哪怕是吃东西时也依然是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看起来一点都不吃惊,诧异。

    “是”青年刚要说话,突然又被打断。

    “等等哈!你先不用说,待本尊算算先”

    俊俏男子舔了舔嘴角边上粘着的糕渣,一脸意犹未尽的说道,显然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过了。

    “每次都这样,我真想一拳打死你”

    一旁的青年脸皮**了一下,饶是他被无数次经历这一幕,深知自己主人的混蛋尿性,但忠心耿耿的他还是有股莫名的冲动之意。

    心中暗自吐槽了一句,默默地看着眼前这个不断捏动手指的俊俏男子。

    一秒过去

    俊俏男子无动于衷,只有手指还在轻轻的算着什么。

    五秒过去

    俊俏男子头缓缓低下,手指也是时有时无的抖动着。

    十五秒过去了,他身体像滞止的一样定格住了,手指连一点抖动的迹象都没有了。

    二十秒过去

    “喝喝呼”

    听着这清晰传来的酣睡声,一旁的青年赫然额头青筋暴起,脸上爬满黑线,整个人被气的仿佛要炸了那样。

    “又特么睡着了?!”

    他双拳紧握,咔咔声在这清幽的环境下格外醒目,手臂一伸,石墩上放着的长刀突然脱鞘而出被他抓在手中,清脆的刀鸣声一阵响彻。

    “铿锵!”

    “你信不信我竹椅都给你劈咯!”

    恶狠狠地抬起手中长刀横指西南尊护界者身下那张竹椅,一脸怒气冲冲的咬牙沉声道。

    “哟!小磊子生气咯?”俊俏男子一个激灵打起,弹了弹面前的长刀,露出一副好怕怕的样子,讪笑而道:“那我不躺了”

    “不好意思啊!本尊没算出来耶,还是让我家可爱的小磊子来说吧~”

    西南尊护界者往嘴中塞进一块豆糕,伸了伸懒腰,捂住嘴巴忍不住打了个哈哈,用着懒洋洋的声音说道。

    青年见怪不怪的白了他一眼,嘴里隐约嘀咕了一句什么毫无护界者风度之类的话,最后才淡淡开口道:“那五个护界者麾下的使者都死了。”

    其实他在当时是离开了,但却是没有真正离开,而是选择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驻足观看了肖夏是如何灭杀众人的一幕幕。

    “哦?”

    西南尊护界者往嘴中送豆糕的动作顿了顿,脸上微微一愣,随后又是风轻云淡的笑了笑:“怎么死的?”

    “被人杀的。”

    青年一脸凝重的说道,肖夏那种神秘莫测的杀人手段,直到现在都对他心中产生了不少威慑,每当想起那神秘人手中飘逝而去的黄沙,他就忍不住一阵心悸。

    “你在害怕?”

    西南尊护界者微微淡笑,拿起盘中最后一块豆糕,他没有吃,就这么轻捏着,随后看了过来:“我能感受到你在害怕。”

    抱刀青年沉默不语,只是认可的点了点头,在他心中肖夏的实力深不可测,他从刚到皑雪学院到至今都没能看出亦是猜出那神秘人的实力到底在哪个阶段,甚至连大概的估摸都做不到。

    “他比我还强吗?”

    说着,西南尊护界者身上的懒散之意荡然无存,一股震撼天地的气势从他身上升腾而起,眸子散发着淡淡蓝光,而后一身汹涌澎湃的气息又如小河般流淌平静,从归虚无,目光平视抱刀青年,淡淡一笑询问而道。

    抱刀青年闻言摇摇头,并无作答。

    “我就说嘛,他怎么可能比我还强”

    “我不确定,但他给我的感觉似乎的确比你还强。”

    西南尊护界者面容一僵,得意的笑容像钢筋混凝土一样凝固在脸上,显然是被自己使者的话给雷到了,表情刹是滑稽。

    “你说什么?”西南尊护界者一脸不敢置信的盯着他,一字一顿道:“你说他比我还,强!?”

    “感觉嘛,总是会有错的”抱刀青年脸上罕见的露出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眨了眨巴下眼睛,说道:“但你可能哦不,是一定比他还强。”

    看着白衣男子愈来愈气呼的表情,他脸皮抽了抽,连忙心中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踏得他一度怀疑这货到底是不是冒牌的西南尊护界者,不然谁特么见过有哪个护界者是这副小孩子心态模样的?

    “那就对了嘛”西南尊护界者露出”我很欣赏你”的样子,缓缓把手中的豆糕塞进入口中,口齿不清的说道:“迷天我逮你看一场好系。”

    说完,又从新躺回了竹椅上,闭目养神,似若一个相貌稍微俊俏一点的普通人一样,轻声道:“时候也不早了,睡一睡吧”

    没过多久,就传来了一阵均匀的呼吸声

    “时候不早了?”

    抱刀青年抬头望了望天空,已经无力吐槽了,如果不是天气的原因,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是烈日高挂,正当正午时分的时候。

    “算了还是等着明天看好戏吧”

    说毕,他抓起手中长刀,走过石墩的时候不忘把刀鞘也捎上,慢慢向练武场的方向走去

    ——这——是——1——条——华——丽——的——分——割——线——

    “死了?!”

    与此同时,东北尊,东尊,西尊,南尊以及绿庄小岛的主人东南尊等五位护界者所居住的府邸中,皆是第一时间收到了麾下使者死去的消息,惊楞片刻之后,脸色随即黑沉一片,纷纷大发雷霆,一双眸子似要喷出火来的那样,怒发冲冠,下一刻,整个护界者府邸周围方圆一里地内,一道蕴含着恐怖威压的声波响彻了四面八方。

    “亵渎者!我要你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