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风雨欲来花满楼
    皑雪学院内一夜之间全体动员,据说是补救演武场和学院周围被破坏的环境,而众学生也是彻夜未眠,但这并不影响到他们精神,每个人都在津津有味的谈论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每当想起这骇世惊俗的绝顶一战,无人脸上不惊叹,不佩服。

    总之的来说,新生大比是暂停定的了,而冠军头衔却已是早早的出炉,免去了再多的战斗和选拔争执,这个消息一出,不管是参加了新生大比的学生还是没参加的吃瓜群众也只是微微吃惊和唏嘘,仿佛早有预料。

    对于这个结果他们可谓说是心服口服,不说别的,就单凭千雪梨子身上这个恐怖如斯的先天奥义就够让那些心有异议的人闭嘴了,更别提使用奥义后的毁天灭地之能了。

    那些经历过奥义,差点与世长辞的学生就更不用说了,劫后余生的特殊感就像挥之不去的阴影般,大面积的占领了他们的思想,连比赛排名,谁为魁首的事都不想去想了,更有甚者直接就是退出了比赛,静心修养,反正千雪梨子为新生第一人这个排名他们是打心眼里认可的了。

    “想不到,我莆田新易今日会见识到有如此神威之人”

    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少年盘坐在地上,睁开黯淡的双眼,摇头叹息,尽显苦涩。

    他本身就是鸿元镇顶级世家之一莆田家族的唯一的嫡系长子,家族背景宏大,出身注定不凡,不管是在修炼方面还是资源方面都有着绝对的优势可言,是鸿元镇远近闻名的天才,他也一直如此认为,入门期五重天的修为实力和家族中贵重的修炼秘籍,兵器都给了他不少力争魁首的勇气和信心,但!这一切在见识到千雪梨子的强大后纷纷成为了泡影,所有的想法瞬间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在叹息的同时,也在认可了千雪梨子的实力,以及嘲笑自己的狂妄,什么天才,什么名望,皆是狗屁!

    “今日,还真是意料之外啊”

    远处某颗挂着能量灯的树下,一众打扮不凡的少年少女聚集在灯光之下,看着几百米远外静心盘坐的莆田新易,一名少年眼中闪烁着浓重的不甘,最后呼出一口浊气,眼里随之转来的是深深无奈之色,唉声叹息道。

    “算他运气好!”

    另外一名少女眼中寒芒一闪而逝,秀拳紧握,咬牙切齿的转过了看向莆田新易的头,声音冷冷说着。

    “谁说不是呢,要不是今天的突发情况,说不定他连百强都进不去”

    旁边的少年冷笑一声,如果今天没有这事发生,他敢说莆田新易绝对被自己等人联手逼迫的连前百都进不去,因为他本身就是入门期四重天巅峰,另外五人也是如此,还怕打不过一名入门期五重天初期?

    不过他这话一出,立即就遭到了旁边人的反驳。

    “浪兹你想多了,莆田新易单是修为都足以镇压我们六人了,就算我们是入门期四重天巅峰修为也不一定见得能够让他止步在前百强。”那少年望了望莆田新易的方向,摇头道:“五重天和四重天之间的沟壑你又不是不知道,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们真能联手让他进不去百强,那那个时候的我们恐怕也是如此了,就然止步在百强之后。”

    顿了顿,他慢慢把目光收回来,又道:“尤其如此,我们还不如收拾完他一顿后就此作罢,到时候就算他身后的莆田家族追究起来,我们只要说是比赛误伤,顶级家族又怎样,还不是无话可说?”

    他刚说完,众人随之一阵沉默,显然是在思考他话中的利与弊。

    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幽幽传来,如鬼魅般响起:

    “年纪轻轻的,想不到城府这么深?”

    聚在一起的众人忽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大跳,要知道他们可是一直在感知着周围的环境,可以说根本没有人可以让自己等人毫无察觉的靠近过来,但现在

    “谁?!”

    其中一名少年惊骇片刻,脸上怒容呈现,立即转身就要怒诉那不开眼的人,可当他看到那双幽深入邃的眸子后,整个人仿佛被凶兽盯中的一样恐惧起来,浑身都在颤栗,脸色白的无一丝血色,身体摇摇欲坠。

    “是是你!”

    其余五人见到一袭纯黑道袍的肖夏顿时瞳孔一缩,牙齿哆嗦的上下磕动,结结巴巴的说道。

    他们感觉自己是要玩完了的那种,这个人明显身份看起来比院长动还要大,现在这话被见了,按照皑雪学院的院规,这是要凉的节奏啊!

    “学生见过前辈!”

    那名似乎对莆田新易有很大敌意的少女眼珠子一转,率先低身恭敬行礼道。

    其他人反应过来,脸上带着不安之色,同样连忙行礼道:“见过前辈。”

    说完,便是恭恭敬敬的低头退到了一旁,希望能用这种态度减轻一下对自己的惩罚。

    肖夏笑了笑,没理会他们,他知道这些学生是在害怕他,不止是院规的原因,还有自己白天表现出来的恐怖实力。

    肖夏不说话,他们也不敢问,只是一个劲的傻傻站在原地,心中生出无限懊悔。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说出这种话来?为什么他又听见了我的话。

    所有人内心苦涩一片,恨不得往自己脸上扇一巴掌,肖夏越是不说话,他们心中就越紧张,不安。

    好在这种气氛沉寂了片刻后,就听到了那神秘人的淡笑声。

    “你叫什么名字?”

    肖夏看向那名心中对莆田新易充满敌意的少女,说起他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因也是十分的蛋疼,就是在加深对参悟天地法则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他们谈论的内容,玩心大起,飘了

    “禀告前辈,小女名为“静溪池”,鸿元镇顶级家族中名列第五的“静溪家族”中的长女,家父乃是甲级二重天的强者。”

    听到神秘人点自己名字,静溪池心头一跳,不但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更是连家族,自己父亲的名字也一同交代了。

    说完,头颅紧紧底下,不敢再去看肖夏的眼睛。

    但肖夏哪里会看不出她的小伎俩,哑然一笑,说道:

    “发现!我又不会把你怎样,另外我又不是皑雪学院的老师,既不会因为你们刚才说过的话而罚你们,也不会降罪于你们。”

    “至于你那点小伎俩,别说你背后的家族,我要真想动手,谁来都没用,所以!”

    “不要企图用你背后的家族来威慑我,不然”

    肖夏的声音忽然止住,没有去理会旁边身躯愈来愈颤抖的少女,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另外一个地方,那是魔蛇森林的所在之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