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再度出现的“祭灵魔神”
    “肆级兵器?”

    肖夏蹙眉看向自己手中的青光长剑,这分明是灵力凝聚出现的,怎么还被排上等级了?

    但在这时,围拢在西尊护界者旁边的南尊护界者忽然开口说道:“大哥,就让我和四弟先联手试他一试吧!”

    “嗯!”

    东南尊护界者闻言先是沉默,随后重重点头道:“小心这蝼蚁手中的肆级兵器,千万别被它碰到了。”

    郑重交代一声后,立马从怀中拿出疗伤药物撒在西尊护界者被斩断的手臂上,同样运起能量帮其治疗。

    “大哥,我明明还可以一战,你为什么让三弟和四弟去,是不是太高估那蝼蚁了?”

    西尊护界者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不甘的咬牙询问道,这斩他手臂的神秘人应该由他亲自来报仇的才对啊

    “肆级兵器的威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我被斩到也是重伤无疑,更何况现在你受伤了?”

    东北尊护界者摇摇头说道,虽然他外表看起来性格粗狂,头脑简单,但不代表他内心也是如此,反之他很精腻。

    “那我就这么干看着?”

    西尊护界者内心是何其的不甘,身为护界者居然被别人斩断了手臂,不管是轻敌还是没注意,在其他护界者眼中他都已经是被看不起了,这也是他为什么想要亲自上阵斩杀肖夏的原因,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多多少少挽回他的面子。

    东南尊护界者没有回答他,沉声道:“运起黄天神甲!”

    “两个一起么?”

    肖夏手持青光长剑屹立在空中,一袭道袍随风飘摆,颇有些绝世高手之势,望着冲过来的东尊护界者和南尊护界者,脸色不由得凝重,皱眉轻喃一句,随即动身迎战。

    “唰!”

    肖夏手腕一翻,青光长剑激起一片青色破空斩去,不可匹敌!

    “四弟,错开!”

    南尊护界者脸色微变,连忙对身边的东尊护界者大喝一声,然后身形一闪,准备向两边躲去。

    “法则,禁锢!”

    肖夏见状沉喝一声,眼中幽光紫眸呈现,苍莽奥义的玄妙气息自他周身展开来,荒古的法则之力骤然降临当空,欲要躲开的两人顿时动弹不得,如时间滞止了那般。

    “这,怎么可能!”

    南尊护界者两人瞪大双眼,心中不可置信的嘶吼一声,随后只见一柄青色剑芒凌空射来,瞳孔瞬间急剧紧缩,人生最后的在一道“斩”字中落下帷幕。

    “噗嗤!”

    被天地法则禁锢住的南尊护界者根本毫无抵抗的就被肖夏一剑斩成了两半,鲜血疯狂喷涌,尸身一分为二往地上掉去。

    “三弟!”

    “三哥!”

    帮西尊护界者疗伤的东南尊护界者身体骇然一惊,望着南尊护界者不断往地下掉去的两半尸身,脸上顿时悲痛欲绝,痛哭嘶吼而道,整个人气息瞬间变得杂乱无章,一旁的东尊护界者心中刚喊出一句“三哥”,整个人猛地愣住,眼中迷茫之色还未消去,就被肖夏一剑横空斩来,续了南尊护界者的后尘。

    “不!”

    ”啊啊啊!我要你死!”

    解决完这两人后,肖夏还没来得及松出一口气,下一刻身体就如临重击般猛地倒飞出去,嘴中一口鲜血如血雾般喷在空中,直接被浑身笼罩着浑黄气血的东北尊护界者一拳重创!

    “断我兄弟手臂,杀我兄弟性命,本尊今日必将取你头颅,以祭奠我兄弟的在天之灵!”

    东北尊护界者怒目圆睁,手中战斧血色璀璨,一只凶神恶煞的莽兽图腾在在身后升腾而起,猩红的眸子俯视着整个局面,声音中隐约蕴含着凶兽的愤怒咆哮声,如洪钟般传遍了整个鸿元镇,如一尊不败战神,威风凛凛,震撼八方!

    “这是武士之灵?!”

    同样要杀肖夏的东南尊护界者一直没出手,在看到东北尊护界者身后那只骇人心神的莽兽图腾后,骤然眸子一凝,脸色凝重的硬生生吐出了图腾上的莽兽之名。

    “武士之灵是什么?”

    抱刀青年微微一愣,随后眼中带着疑惑的出声询问道。

    “正如其名所言,是武士死后的灵魂所聚,此物极其难得,且不说千名武士之魂都未必能凝聚一只武士之灵,就算是寻找炼制武士之灵图腾这一职业的阴阳师都是难于上青天。”

    身旁的西南尊护界者淡笑解释了下,平淡之中带着羡慕的感叹道:“不过这东北尊护界者不知从哪弄来的武士之灵,而且还很幸运的融入了自己体内,可谓是实力大增,天照眷顾啊”

    两人谈话之时,肖夏已经和东北尊护界者打斗在了一起。

    “轰!”

    一道光波在两人剑斧相撞之时滚滚荡漾开来,肖夏身形猛倒退出百十余米远,但对方仅仅后退不到一半的距离,两人的差距显而易见。

    “不行!这样下去最后败的无疑会是我。”

    肖夏心中暗叫不妙,东北尊护界者手上的双斧韧性就跟星外陨铁一样强,虽然斧锋不大锋利,但斧头本身靠的就是使用者的力量,在东北尊护界者手上,饶是青光长剑一时半会儿都奈何不了它。

    “看来你还算有点实力!”东北尊护界者眸子沉寂的打量了一番肖夏,忽然脸色一冷,漠然道:“不过这场毫无意义的战斗也该结束了!”

    “就让我!东北尊护界者!拧下你头颅吧!”

    “狂战之吼!”

    沉喝一声,东北尊护界者周身蒙上一层浑黄之色气体,整个人的气势也在不断叠加,比昨日被肖夏击杀的使者他显的更强。

    “斩!”

    看向修为迅猛递增的东北尊护界者,肖夏脸色骤然一变,手中青光长剑毫不犹豫斩向他。

    “锵!”

    下一刻,东北尊护界者气势轰然炸开,身后的莽兽图腾红光一闪,一只小山大小的莽兽从中跳出,偌大的头颅竟是硬生生的抗下了青光长剑,四足一踏,灯笼之大的猩红眸子中射出一道光芒,直夺肖夏面门。

    这时,东北尊护界者也动了!

    “喝!”

    只见他手中双斧合二为一,双脚往虚空一踏,恍若一尊怒目战神般的出现在肖夏面前,一柄战斧仿佛要劈开天地的那样,身体跃起,凌空劈向肖夏。

    “法则,禁锢!”

    肖夏不得已再次使用天地法则,手掌对着面前的东北尊护界者猛的一张,五指重重一抓,东北尊护界者劈砍的动作就这么被瞬间定格住了。

    “这是什么力量?!”

    东北尊护界者顿时瞪大眼睛,心中暗自惊骇,第一次露出了恐惧之色,这是一股他闻之未闻,从未感受到过的力量,这种力量玄秘奥妙,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刚才三弟四弟就是被这种力量给害死的?”

    他脑海中回想起两人在空中动弹不得的模样,隐约明白了什么

    ”不过!你真以为你赢了吗?桀桀桀!”

    就在肖夏准备将其一剑斩之的时候,忽然从东北尊护界者口中听到了一句熟悉的话。

    “祭灵魔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