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族之人
    “雪花舞天!”

    北尊护界者清喝一声,全身修为迸发递增,气势卷袭八方,纤手一扬,天空中忽然下起了飘飘白雪,繁密如丝,每一片雪花都蕴含着偌大的寒气,冰冷刺骨,利如刀片,哪怕是普通乙级六重天在场也会在瞬间切割成碎片。

    “破界冰锥!”

    她眸中白光闪烁,五指往空中一抓抽掉了二分之一的雪花,一半被她挥向了一脸淡笑的魔神,另外一半被她凝成了冰锥,冰锥是一枚绣花针大小的样子,却寒光凛凛,尖锐如极点。

    “唰!”

    冰锥刚凝成就被她附上了澎湃能量,猛地甩向笼罩着这方天地的囚笼,没错!他的真正目标根本就不是魔神,而是将他们困在里面的碗状物件。

    众人都知道在魔神面前根本逃不掉,于是纷纷出手,希望能够为破开囚笼拖延一点时间,本性高傲的西北尊护界者在这一刻也是毫不犹豫的使出了自己的最强杀招。

    “傲世风云!”

    他双手合十,掌中一颗核晶暴发出无比璀璨的紫光,他整个人的气势变得像永恒王者那般,势不可当,无法匹敌!

    下一刻!他眸子如神祗般神圣,俯视天地万物,在这一刻仿佛天地间的所有事物都皆是他的子民,核晶中轰然射出一道充满毁灭气息的紫光,直指魔神。

    “萎靡气浪!”

    “斩阴法!”

    西南尊护界者和抱刀青年同样使出了自己的最强一击,令人昏昏欲睡,毫无抵抗之力的声浪从西南尊护界者口中悠悠传出,刹那间时间流速变的缓慢无比,但这一切都只是针对魔神一个人。

    抱刀青年的攻击看起来平静且阴柔,但实际上他的攻击才是最诡异的,这斩阴刀法专门克制妖怪一类,像魔神这种阴属性的存在,用斩阴刀法是最奏效也是最狠厉的攻击。

    但!魔神只是淡淡一瞥,眸中星轨转动,一股玄妙的气息从他身上扩散开,这种感觉对于肖夏来说太熟悉了。

    “法则,魔夕!”

    一道道浓郁黑色涟漪从他周身荡漾,除了抱刀青年的斩阴刀法有些奏效外,其他北尊护界者等人的攻击就像海上的漂浮物般一道涟漪打去皆是被排了一边,无法命中魔神本尊。

    “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做完这一切,不理会众人骇然的脸色和惊愕的目光,魔神缓缓伸出两指夹住抱刀青年劈来的长刀,冷冷一笑,随后袖子一挥,将抱刀青年轰飞了出去。

    “噗!”

    抱刀青年如被大卡车重重撞击了一下,口中鲜血喷出,脸色变得惨白一片,瞬间被重创!

    “你怎么样了!小磊子?”

    西南尊护界者眸子一凝,脸色微变,连忙一个闪身冲过去接住他,急迫的询问道。

    “他不怕我的斩阴刀法”

    抱刀青年摁住胸口,露出染满血的牙齿,眼中充满了无法置信之色,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感,咬牙说道。

    “啧啧啧,护界者果然不简单,就连身边的侍从也是如此。”

    西南尊护界者还未说话,就听见麻衣神秘人忽然笑了起来,声音意味深长的传入每个人耳中。

    抱刀青年闻言脸色有些难看,而众人则是一脸疑惑的分析着他话音中的言外之意。

    “小辈,你是我魔界中人吧?”

    只见魔神目光如炬,淡淡开口道:“若本尊没猜错,这斩阴刀法应该是出自魔族一族的《阴阳斩神刀》,非我魔族中人不可习的,既然你现在能使出斩阴刀法,那就证明体内有我魔族的血脉。”

    随着他的话愈来愈详细,众人的表情也慢慢不由解变成了了然。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魔神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声音缓缓而道。

    “小磊子,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西南尊护界者抬起头,声音很沙哑且沉重,眼睛死死地盯着沉默不语的抱刀青年,希望能从他口中听到一个否定回答。

    “他说的,没错”

    抱刀青年双拳紧握,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虽然他很不想承认魔神这个说法,但实际就是这样,不可更改,也无法更变。

    他是魔族,一个全人类人人喊打,视如异端的公敌

    西南尊护界者整个人如雷击般的呆愣住了。

    抱刀青年缓缓站起身,自嘲一笑,再次睁开眼睛时,一对眸子黑沉如墨,无边的魔气卷袭当场,浓郁的黑气从他身上弥漫开来,铺天盖地,气势浩浩荡荡,欲要将天地遮住,宛若一尊魔王。

    “哈哈哈哈!”

    抱刀青年脸上露出“久违“的享受,闭眼放声哈哈大笑,在这个气息被隔绝的结界中,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将魔气释放出来了。

    “重新认识一下。”他把手伸向愣住不动的西南尊护界者,眼中一丝愧疚的神色一闪而逝被他掩藏起来,重新自我介绍道:“魔族,阴无磊”

    “阴无磊么?”

    西南尊护界者凄然的笑了笑,眼中充满了复杂之色,有悲愤,苦涩,最后化为了深深的无奈。

    “想不到,在我身边陪伴了我数十年的存在,居然是魔族之人呵呵”

    西南尊护界者轻轻拨开他的手,摇头苦笑道:“罢了,反正我今日必定命赴黄泉,就算能够活下来,这护界者的担子我也扛住不了。”

    “呵呵,包庇魔族这个罪名,是挺大的”

    西南尊护界者露出凄然的笑容,就算能从魔神手上活下来,最后也依然会死在负责管理阴阳大陆的持恒者寮会手上,一个护界者身边居然藏匿着一名魔族之人,结果可想而知了。

    “我最后能再你一个问题吗?”

    “你,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来到我身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