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去意未定的西南尊护界者
    “你以为你谁啊?还想收服护界者?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

    被肖夏斩断一臂的西尊护界者顿时哈哈大笑,声音中充满了讥讽之意。

    忽然,肖夏淡淡的回了一句:

    “我是你爹!”

    “你!”

    西尊护界者笑声顿时戛然而止,脸上赫然浮现出愤怒之色的望向肖夏,那目光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

    “闭嘴!”

    阴无磊转头冷喝一句,丝毫没有半点客气,现在的他修为凌驾于在场任何人之上,可以说,除了同族的魔神外,此刻没有人拿捏的住他。

    西尊护界者看着浑身魔气滔天,魔威内敛,一脸冷漠之色的阴无磊,饶是心中窝恼愤怒,嘴上也不敢出一言以复。

    “你说你想收服我主人?”

    阴无磊目光冷冷看向肖夏,声音中魔焰升腾,似是在警告亦是质问。

    “收服?”肖夏皱了皱眉,说道“我几时说过收服二字?”

    “那你是什么意思?”

    阴无磊依旧脸色冰冷的询问道,仿佛肖夏碰到了他的忌讳那般。

    “行了!”魔神突然出声,劝说道:“收不收服都不重要,如果你要是不想他让死的话,就让他跟随在这位小兄弟身边吧。”

    “您不杀他?”

    阴无磊身体一怔,眼中疑惑的打量着肖夏,脸色凝重的询问道:“这人可是见过魔神大人您降临阴阳大陆,您就不怕?”

    听到阴无磊的话,西尊护界者和东北尊护界者两人心中皆是一阵快意,盼不得肖夏立马去死。

    而本尊则是脸色十分淡然的站在一边,静静看着,听着,丝毫没有半点因为说要杀自己而感到紧张的意思。

    魔神笑而不语,眼中精芒闪烁,话锋一转说道:“既然你说不杀他,那我们就走吧。”

    “怎么?反悔了?”

    见阴无磊似乎在犹豫,他脸色一冷,冷哼道:“别忘了,你母亲的仇人在魔界潇洒快活着。”

    “走吧!”

    黯然之色在阴无磊脸上一闪而过,缓缓叹出一口气,无奈回道。

    一旁的东北尊护界者和西尊听闻两人要走,顿时心花怒放,看向肖夏的目光充满阴毒之色,似乎只要魔神和阴无磊两人一走,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击杀肖夏,至于西南尊护界者,肯不肯待在他身边还是个问题,更别说会出手阻拦自己等人了。

    在他们看向肖夏的时候,肖夏也看出了两人心中所思,不够并没有任何害怕的样子,而是目光怜悯的摇了摇头,就像看一个将死之人那样。

    “嘶啦——”

    反观魔神这边,在阴无磊点头后,他就随手撕裂了空间,漆黑幽寂的空间裂缝时不时吹出几道刺骨的冷风,刹是渗人。

    “哦,对了。”魔神前脚刚踏进空间裂缝,后脚却又停了下来,转身看向一脸迷惘且有恭敬,献媚之意的西尊护界者和东北尊护界者两人,微微一笑道:“我决定,还是你们不留你们的好”

    果不其然,魔神说翻脸就翻脸,在他们惊恐且畏惧的目光下,一脸笑意的缓缓抬起手指往虚空点去,一个巨大吸力的黑洞忽然出现在企图要逃窜的两人身后,当场被黑洞吞噬掉,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

    “走咯!”

    魔神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肖夏,淡淡笑道。

    “喂,你家的碗还没收啊!”

    突如其来的声音差点让魔神一个踉跄跌倒在空间裂缝里,神特么的碗!

    “那是我魔族联通阴阳大陆的宝物,不是碗。”

    魔神脸皮抽了抽,声音随着空间裂缝的闭合愈来愈小:“这个宝物就送给小兄弟你了,以后要是在阴阳大陆混不下去了,可以通过这个宝物到传送到魔界来,我会向魔主特别申请你的。”

    “送给我了?”

    肖夏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话说这丫脑子没抽吧?

    但反应过来后:“卧槽!你特么倒是把收掉它的方法告诉我啊!”

    话音刚落,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忽然发现不知何时周围的结界已经消失,那个碗状物件也毫无征兆地悬浮在自己面前。

    “通灵了?”

    “不过有好处不拿是白痴”

    肖夏暗自诧异,但手却是毫不客气的将它收回了道袍中。

    “但他说我如果在阴阳大陆混不下去了,就去他魔界是什么鬼?还特别申请?”

    肖夏静静沉思,不过!一无所获

    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眼睛看向一脸死寂如灰,显得十分落寞的西南尊护界者,走到他面前拍了拍胸膛,霸气道:“跟着我吧,我保你没事!”

    “今天因为你已经死了七名护界者了,老实说你是不是想让我们护界者死的整整齐齐?”

    “哈?怎么可能!”

    “那你先把兵器收起来,我渗的慌”

    肖夏讪讪的笑了笑,随即手腕翻动,灵气散去,青光长剑也随之消失在了手中。

    “罢了,如今小阴无磊走了,我又是孤家寡人了。”

    西南尊护界者声音一顿,自嘲的笑了笑,改口继续说道:“想必持恒者寮会的人不出三天就会来找我了,现在,你还敢收留我吗?”

    他视线对上肖夏眼睛,嘴角微翘的凝视着其眼眸,等待着肖夏的回答。

    “你怕持恒者寮会的人?”

    肖夏毫不畏惧地对视着他,同样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淡淡询问道:“我记得你们八方护界者可是下陆界八尊独一无二的巅峰存在,居然也怕持恒者寮会的人?”

    “哼!”西南尊护界者冷哼道:“若是下陆界的持恒者寮会本尊自然无所畏惧。”

    说着,他声音一沉,脸色凝重道:“但若来的是中陆界的持恒者寮会,你觉得我能逃到哪去?”

    “中陆界?”

    肖夏愣了愣,豁然醒悟了些什么,眼中精光大盛,摇着西南尊护界者的肩膀迫不及待询问道:“你说他们会从中陆界下来?”

    中陆界,他无时不刻都想返回去的地方,只是碍于现在实力不足才无奈只好定下五年计划,现在挺西南尊护界者这么一说,尘封在内心深处的那份冲动不由的被勾起,中陆界啊,十五年前被灭族的原因和他父亲肖山石川的深意嘱咐至今是一个迷。

    “不一定!”西南尊护界者也不确定的摇了摇头,接下来的话让肖夏失望的同时也激起了他心中终于按耐不住的疯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