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各方反应
    “肖,肖前辈?”

    白天翼等十二位部长睁大了眼睛,眸中充满不可置信之色,张了张嘴巴,语气无比震骇地惊呼而道。

    “您,您不是跟八方护界者大人?”

    白天翼咽了咽口水,欲言又止的小心翼翼询问道,跟刚才神威大展的白天翼简直判若两人。

    “打起来了是吗?”肖夏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道。

    白天翼强压下内心的巨大好奇,试探性的问道:“那您怎么?”

    “我怎么还活着,而且看起来还安全无恙是不是?”肖夏淡笑着替他把话接下去,一脸的风轻云淡。

    “嗯嗯嗯。”

    白天翼像个百思不得其解的小学生一样,面对即将公布出来的答案,猛地点了点头。

    另外十二位也是满脸掩饰不住的好奇之色,等待着肖夏为他们解惑。

    “呵呵,你猜呀?”

    肖夏嘴角一弯,眼中狡黠之色一闪而过,说出了个让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想打他的回答。

    “好吧!”

    见肖前辈似乎不想说,白天翼微微失望,但很快又恢复了好奇之色,换了个问题继续问道:“那八方护界者大人是不是不会再来找前辈您麻烦了?”

    其实他是想问皑雪学院会不会被找麻烦来着,但话到了嘴边却又情不自禁的转成了另外一种问法。

    “找麻烦?”肖夏闻言冷笑道:“那他们也得活着才行啊,七个已经死去的人能找我什么麻烦?”

    “哗——”

    此话一出,在场的白天翼和十二位皆是倒吸一大口凉气,眼珠子瞪得跟龙眼一样大,内心乃至外表都是无法描绘的惊骇感,说出来的话几乎都是颤抖的,丝毫没有一点儿利索。

    “您,您是说八方护界者大人也死了!?”

    白天翼仿佛整个人都不好了,身体像喝醉酒了那般摇摇欲坠的颤声问道。

    死了使者又死护界者,这下陆界恐怕是要变天了!

    “死了就死了呗。”肖夏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摊手道:“反正又不是我杀的,怕什么?”

    就算持恒者寮会的人来了,没有证据能乃他何?毕竟修为摆在这里,比起乙级六重天的护界者,他整整低了两个等级之多。

    “不是您杀的?”这次轮到白天翼傻眼了,如果不是肖前辈那么会是谁呢?

    肖夏淡淡点头,没有继续跟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顿了顿,对白天翼问道:“御魂妖塔是什么时候开启来着?”

    “御魂妖塔?”白天翼微微一愣,随即回答:“应该在半个月内吧,至于是哪天晚辈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它的开启时间历年都有时差,晚辈也不是很确定。”

    说着,白天翼脸上忽然露出喜色:“莫非肖前辈您对御魂妖塔也有兴趣?”

    “算是吧。”肖夏淡淡一笑,心里却是在想这御魂妖塔里面到底有没有御魂

    “那您到时候是单独行动?还是?”

    白天翼暗自欣喜,若是自己等人能够和肖前辈一同抱团前行,那安全保障可是直趋上升啊。

    “我习惯自己一个人。”

    想了想,肖夏还是认为一个人好些,在听完西南尊护界者那番话后,他感觉自己还是一个人单独行动的好些。

    “那好吧。”

    白天翼等十二位部长闻言心中微微有点小失落,因为这次抱团人就是他们和白天翼。

    “放心!”肖夏见众人表情阴霾,差不多明白了什么,淡笑道:“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该帮自然会帮。”

    “啊?多谢前辈!”

    众人先是呆愣了一下,顿时脸上露出欢喜之色,身体激动的连忙鞠躬而道。

    “呵呵”肖夏见状淡笑了两下,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另外,这段时间我要闭关潜修,如果没什么大事就先不要来找我了。”

    西南尊护界者在自己房间内这个事情非同小可,要知道到时候肯定整个持恒者寮会的人都在找他,不是肖夏他不相信白天翼等众人,而是这个事情关乎着他能不能继续在皑雪学院或者在下陆界待下去。

    白天翼没想太多,对此也是恭敬的点了点头,在他心中肖夏闭关潜修这个事显然已经大过了一切。

    此刻!在护院长老团第五任首席团长的房间内。

    “你们几个换好衣服,在天黑时准备跟我出去一趟。”

    老者干枯苍老的面容上,一双眸子深邃的可怕,看着站在一旁跟随自己多年的几个心腹,捏起茶杯一饮而尽,对其淡淡开口道。

    “是!”

    几人恭敬地点了点头,随后脚步迈出房门,各是去准备了。

    “先天奥义之术啊”老者嘴角弯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眸中精芒闪烁,自顾自说道:“放在皑雪学院简直是暴殄天物,像这种妖孽就应该送到肖玲前辈手中,这样才能发挥她的“全部作用””

    喝完最后一杯茶时,天色漆黑如墨,冷风在外面好似一头头野兽在咆哮,发出阵阵呼啸之声。

    “来人!”

    老者往门外喊了喊,很快有一名侍从走了进来。

    “备车!”

    坐落在距离鸿元镇遥远的下陆界第一大镇中央地界,持恒者寮会内。

    正盘膝坐在松浦团上闭目养神的中年人忽然睁开黑白共色的双眸,在他的视线里,一个手提椭圆形灯盏上的白发老者正一脸惊慌的匆匆赶来,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的样子。

    “禀告界使,八方护界者大人的魂灯除了一盏外,其余的全熄灭了!”

    只见白发老者跪地行了一礼,大惊失色地骇然惊呼道。

    “什么?!”

    中年人身躯顿时站起,眼中瞳孔骤然一缩,脸上尽是不敢置信之色。

    下陆界八尊绝对巅峰的存在的魂灯竟然熄灭了七盏?那岂不是代表八方护界者中有七位死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年人怒然一喝,声音如喷发时的岩浆般,既炽热又震耳欲聋。

    白发老者只感觉耳膜发疼,连忙回答道:“就在今日正午之时,小人忽然察觉八方护界者大人的魂灯隐约要熄灭的样子,小人本以为只是异常状态罢了,所以就没敢来打扰界使大人,却不曾想”

    白发老者话音说到一半忽然止住,看着不知何时来到自己面前,脸色阴沉,怒发冲冠的界使,他的身躯蓦然间颤抖了起来。

    “连个魂灯都看不好,要你何用?!”

    中年人顿时脸色一冷,手掌猛地往前拍去,巨大的能量瞬间将面前的白发老者的身躯拍碎成了肉酱,即时毙命当场!

    随后掌中一吸,掉落在地上的椭圆形灯盏被他拿在手中,看着灯盏里面唯一一座还燃烧着淡蓝色火焰的明亮魂灯,中年人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浓郁的疑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