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魂灯
    又是一个清晨!

    自从肖夏对外宣说自己闭关潜修后,白天翼等人皆是纷纷没有再进入离肖夏房间百米之内,不但如此,白天翼还特意派人日夜守卫在百米外周围,为的就是不让肖夏受到其他外界的影响,可谓说是尽心尽力了。

    而在房间之中

    “脚放开!”

    肖夏看着睡在旁边的西南尊护界者抬到自己身上的脚丫子,一脸嫌弃的对其说道

    西南尊护界者仿若没听见,换了个他认为比较舒服的姿势继续睡去。

    “”

    肖夏无奈摇摇头,只好自己动手拨开他的脚,随后结束了连续三天的打坐。

    自打这货来到自己房间,天天除了睡还是睡,感觉就像得了懒癌那样子。

    “话说今天是第三天了吧?”躺在床上的西南尊护界者忽然出声问道:“我能感觉到我的魂灯正在靠近,想必是持恒者寮会的人来了。”

    “魂灯?”肖夏疑惑道:“它能确定你的位置?”

    “嗯!”西南尊护界者脸贴着床,懒洋洋说道:“当初我们八方护界者在就任前必须留下的魂灯,一方面是为了确定我们的生命迹象,另外一方面则是为了以防我们叛逃。”

    “反正这玩意儿挺邪乎的。”

    说着,他突然站起身来,目光透过层层阻隔,周身气势波动瞬间平稳不定,脸色凝重地说道:“来了!”

    肖夏沉吟片刻,说道:“你待在这里不要动,我出去看看。”

    说罢,推门而去。

    “姬木护法,魂灯愈来愈亮了!”

    皑雪学院大门前,四位身穿白蓝色相间服饰的身影忽然从天而降,在最后那名女子手中,赫然托着一盏淡蓝色火焰的明灯,在越靠近皑雪学院的时候,焰苗明显放大了一倍。

    “那西南尊护界者大人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名为姬木的女子皱了皱眉,看着石雕上“皑雪学院”四个雪白大字,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踏入了学院大门。

    “这就是他的魂灯?”

    肖夏身形突然出现在四人的左侧位置,距离他们足足有百米之远,全身气息敛住,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子手中淡蓝色火焰的魂灯。

    “除了火焰是淡蓝色以外,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啊。”

    肖夏疑惑的轻喃一句,视线一直没离开女子手中的魂灯,脸上尽是不解之色。

    “又亮了!”

    女子看着火手中焰大涨的魂灯,脸色微喜,扭头对身后的姬木说道。

    “已经很靠近了么?”

    名为姬木的女子脸色一正,他很不明白这个任务为什么上面会派自己来,他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护法,理论上根本没资格接触到这种任务,更别提由她亲自执行了。

    调查八方护界者,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

    “怎么会是她?”

    远处观察着这一切的肖夏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他认识姬木,正因为如此他心情才会变异常糟糕,没错!来找寻西南尊护界者的不是中陆界的人,这代表着他的计划还得如期进行。

    “方向确定了没?”

    姬木回过神,看向前面手托魂灯的女子询问道。

    “大致确定了!”女子点点头,说道:“应该就在那边。”

    “那走吧!”

    姬木众人随即跟着女子的步伐朝正前方走去。

    “该死!”

    看到他们走去的方向,肖夏顿时脸色一沉,因为那个正是他房间的方向。

    “我就不信找不到阻止你们的办法!”

    肖夏双眸紫光闪烁,瞬间天地法则汇聚当空,一只无人可见的巨大眼眸很快出现在姬木等人头顶,散发着苍莽大道的气息。

    “法眼天显!”

    沉喝一声,整个天地在肖夏眼里焕然一新,灵气流动,漂浮在空中的细小水珠,包括周围构造环境的天地法则等皆是在其视野里出现,但这些都不重要,他此刻的了解目标应当是女子托在手上的西南尊护界者的魂灯。

    “这是什么!”

    肖夏神通开启后,发现了在女子手上的魂灯中,一条显眼的血红线条延伸不到尽头,不过看线条的方向应该是连着自己房间内的西南尊护界者,另外在魂灯周围还有法则的波动,这才是最让肖夏为之震惊的地方。

    “要不试试切断它?”

    肖夏轻喃一声,他不确定这样做会出现什么后果,但他知道如果不这么做,房间内那货绝对会被发现这些人给发现。

    说做就做,在神通“法眼天显”的辅助下,肖夏知道要想魂灯失去作用关键得在那根血红线上,他也有手段去如此做。

    剑指一竖,体内法则之力凝聚在指尖,凌空一挥!

    一道锋利的法则气刃自指尖而出,百米外的血红线条就像木绳般被轻而易举地横截成了两半,不过这些除了当事人肖夏外,没有人可以看的见。

    他们唯一发觉的只有本来蓝焰旺盛的魂灯就如同被强风吹刮过一样,毫无征兆地瞬间熄灭掉。

    “这,怎么可能?!”

    托着魂灯的那名女子见状随即露出一副一样的表情,不敢置信的惊呼道:“魂灯怎么灭掉了?!”

    “什么?!”

    走在后面的姬木等人顿时脸色一变,连忙走过来一看,魂灯的确熄灭了!

    众人心中心中一惊,最后一名八方护界者大人居然也死了?而且还是在离自己等人很近很近的范围内?

    “到底是怎么回事?”

    姬木脸色阴沉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凝视着那名女子。

    “我也不知道,它突然一下子就灭了。”

    女子一脸苦笑的说道,要不是现在是白天,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见到鬼了。

    姬木沉默了,她知道面前这女子不可能会骗自己,更没理由来骗。

    但要真是这样,岂不是代表下陆界绝对巅峰的存在就在刚才被人悄无声息的杀死了?不过在下陆界有谁能杀的了护界者?还是悄无声息的那种?

    “我们现在怎么办?回去吗?”

    其中一名青年男子出声问道,他心中跟姬木想的一样,要是真有人能悄无声息的杀掉护界者,就算自己等人去了那也是送人头的事。

    “看情况也只能这样了。”

    姬木凝重的点点头,现在魂灯熄灭,找肯定是找不了的了,除能回去外,已经别无他法。

    况且魂灯灭掉这件事,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要回去禀报界使的,根本延误不得。

    “嗯,走吧!”

    四人轻轻一跃,朝天空远处飞去。

    “终于走了”

    百米外的肖夏见状松了口气,亦是一个闪身离开了原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