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下陆界即将面临的乱势
    “那这次万一如果是真的?”先前那名老者轻轻捏着酒杯,脸色阴晴不定地沉声道:“我们再不出手,恐怕这辈子就真的是碌碌无为了。”

    他内有雄心,可壮天下!岂能甘愿平凡度过此生?

    “哪怕是真的,我也不想再去插手了。”身穿破旧衣袍的老者倒酒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淡然道:“这“逃亡之人”的名号就算老夫这辈子无所作为,也够庇佑家族发展,后辈平安了。”

    “再者说,老夫本就是隐世家族之人,既不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抛头露面,又不在帝国之间展露手段,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何来碌碌无为一说?”老者淡淡地笑了笑,缓缓替这四人倒上酒水,心中感慨无限。

    他很明白,为什么家族能够有“隐世家族”这个头衔;几乎各个帝国之间对他和族人都相敬如宾,无非就是一个原因,忌惮他!忌惮他的浑厚修为和恐怖实力。

    可以说,是他一人带起了整个家族的辉煌发展和令人敬仰,让下陆界各方畏惧的存在地位。

    如此之功,谁人敢谈言其一生是碌碌无为?

    “罢了,既然你选择退隐,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见昔日老友退隐之心已决,他无奈摇了摇头,看向另外一名老者:“戗风,你呢?”

    “我跟奎君一样,毕竟人老了”名为戗风的老者闻言看了一眼旁边自顾自品酒,身穿破旧衣袍名为奎君的老者,没有半点犹豫的拒绝道:“虽然我没有奎君一样有一个隐世家族的头衔,但后辈们人脉还不错,我就,继续当个镇族老祖吧。”

    老者没有气馁,目光继续看向另外两名还在沉默中的老者,皱眉询问道:“巟亦,西楚,你们两人呢?”

    说实话,他心中的确是很不甘,他不想错过时机,要是这次八方护界者陨落的消息属实,到时候必然肯定是追悔莫及。

    “我俩反正也活够了,就陪你残王疯狂一把又如何?!”

    名为巟亦,西楚的两名白发老者相视一眼,眼里皆是闪烁着不甘之色,神色坚定的重重点头道:“就算没了我俩,相信凭借众后辈身为一国之君,和贵为帝王,手上掌有百万兵权的恐怖势力,谅那些宵小也不敢轻举妄动。”

    “好!”老者顿时哈哈大笑,脸上尽是狂欢之色,手举杯中酒,对巟亦,西楚二人呼道:“干!”

    “干!”

    两名老者随即一笑,三人清酒下肚,一饮而尽。

    一旁安静小口酌酒的奎君,戗风两名老者表面平静,其实内心无比复杂,他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决定是对还是错,但他们却不曾后悔,不管是一百五十多年前还是现在,他们都赌不起

    半个月后。

    鸿元镇中,皑雪学院内。

    “呼!”肖夏缓缓睁开双眼,眸中幽暗无澜,整个人的气息与半个月前截然不同,比起半个月前的显眼存在感,现在的他倒不如说几乎察觉不到,身形虚无缥缈,似若一缕透明烟。

    就算肖夏穿着一袭扎眼的纯黑道袍站在人们面前,只要众人不刻意去认真查探,基本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法则,又精深了么?”

    望了一眼躺在床上如同死猪般毫无动静的西南尊护界者,肖夏不禁心中暗想道,这要是在平常,自己一结束修炼,床上的西南尊护界者绝对会马上醒来,然后望过来一道让他“毛骨悚然,鸡皮竖起”的眼神,但现在看来,这半个月参悟的天地法则总算没有白费,感悟的确是比之前深厚了不少。

    “喂,醒醒!”回头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睡着的西南尊护界者,肖夏走过去摇醒了他。

    “叫我干卧槽!”

    西南尊护界者半眯着眼呢喃了一句,突然猛地惊醒,睡意全无的看着肖夏,眼中尽是不敢置信地惊呼道:“你,你是什么时候结束修炼的?我怎么不知道!”

    肖夏看着他那一脸的懵逼,心中很是不厚道的笑了,表面却是十分平静地说道:“你睡的跟头死猪一样,别说结束修炼,就算我当场dfj你都不知道。”

    白了他一眼,肖夏没再理会他眼中对于dfj三个字的深深疑惑,随口道:“御魂妖塔马上开启了,希望你当初对我说的话是真的,不然算了。”

    他总感觉这货的话有点不靠谱,在下陆界打死他都不信御魂妖塔中有介子塔这种玩意儿。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西南尊护界者打了个哈哈,语气懒懒地强调道:“那玩意就算有可能也只是个残缺的介子塔,并非一定是完整无损,况且这个秘辛是我偶然间从某个持恒者寮会高层人员口中听到的,我可没说御魂妖塔里面一定有。”

    说着,西南尊护界者摊了摊手,活生生的无辜表情包。

    “我去年买了个表”

    肖夏同样耸了耸肩,亦是一脸的无辜。

    “咕噜”

    尴尬的气氛中,一道很和谐的声音响起。

    “是你饿了,看我干嘛?”

    西南尊护界者见肖夏望向自己,顿时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看我你怎么知道我看你?”

    肖夏朝身后竖起一根中指,话音中满是鄙视,走出房间,头也不回的说道。

    “喂,别忘了给我带点回来!”

    眼见肖夏要走远,身后的西南尊护界者连忙喊叫道。

    肖夏刚走出百米之远,就碰见了守在周围的侍卫,这些都是白天翼特意安排为他护法来的。

    “在下见过肖前辈!”

    那些坚守在周围的侍卫眼见一袭纯黑道袍的肖夏出门走来,连忙纷纷赶来,脸色恭敬的低身行礼道。

    “劳烦你们了!”

    肖夏微笑着点了点头,随手点出数十道精粹灵气,进入他们体内的灵气瞬间转化为庞大能量,直接让他们突破了当前的修为境界,一些卡在**颈多年一直无法突破的侍卫整个人忽然身躯一震,气息赫然比之前强大了几分。

    “我,我突破到入门期七重天了?”

    一名侍卫感受到体内变大的能量和突破的修为境界,脸上顿时大喜,激动地差点忍不住惊呼叫出声来。

    要知道,他卡在入门期六重天整整已经有三多余年了,迟迟突破不了的境界几乎快成为了他的心病,但现在切实的气息毋庸置疑是入门期七重天,他也没有做梦,这叫他如何不欢喜,不激动?

    “我也感受到我突破了。”

    旁边一名侍卫惊喜的叫道。

    “没错,我也突破了。”

    “还有我,还有我”

    众人欢天喜地的笑着,过了一会儿后,他们才反应过来,连忙收起失态的模样,皆是一脸崇敬地看着眼前肖夏,诚心拜谢道:“我等多谢肖前辈再造之恩!”

    “不必如此,这是你们应得的。”

    肖夏淡淡地笑了笑,虽然这些人是奉白天翼之令派来的,但毕竟帮过他,他也不妨回帮一次,反正灵气什么的,他不缺这一点

    说罢,肖夏离去!

    买东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