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蝼蚁!你们闹够了没有?(上)
    吃饱喝足之后,肖夏厚着脸皮对其提出了打包的要求,前来道别的的美艳女管事抿嘴微笑,随即让人将食物打包好,并且由她亲手给了肖夏。

    “今日这顿饭谢谢啦!”肖夏看着对方细小睫毛之下的美眸,轻轻点头淡笑道:“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定当仁不让!”

    “就当我,还你个人情了。”肖夏笑了笑,右手拎着打包好的食物就要走出房间。

    “那小女子送送肖前辈吧!”

    在听到肖夏的话后,她眼睛里不自觉的微光闪烁,她脸上一副不以为然的轻松模样,淡淡笑说道。

    心中却是暗喜,一顿饭换来肖前辈一个人情,那简直是赚大发了!

    “那好吧!”肖夏随之点了点头,反正两人都是要下楼的,送与不送都是一样,不过对方既然这样说,那干脆就顺水推舟一把咯。

    说罢,两人走出房间,就要走下楼梯。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冲冲撞撞而来,怀中抱着一物,表情刹是惊慌,在她身后,是几个腰身宽大,体格粗犷,猛若虬龙的中年肌肉男子,每个人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对着逃跑中的女子穷追不舍。

    那逃跑中的女子见到恰好要下楼梯的肖夏两人,眼睛顿时一亮,从两人身体中间横插而过,凭借着她细小的身躯非常顺利的通过,随后脚步轻点,一脚踏在肖夏手掌前的扶手处,身形跃起,像只飞翔的小鸟般,身体十分轻巧灵动的落在了对面。

    “该死!”其中一名中年人见状狠狠低声骂了一句,对身边人喝道:“动手!截住她!”

    见到一袭纯黑道袍的肖夏和美艳女管事在前面碍事,不由心中恼火,对其两人冷声大喝道:“滚开!”

    肖夏不为所动的看了看离自己手掌只有十多厘米距离的扶手处上的褐黑色鞋印,随即再看向对面那边朝这里一边做鬼脸一边吐舌头的好玩女子,然后再次缓缓回头望向那自己滚开的中年肌肉男子,黑袍之下,面若冰霜。

    “放肆!”

    身边的美艳女管事赫然冷哼道:“你们难道不知道在清风酒楼内是不允许动手吗?”

    面对她的冷声厉喝,对面那好玩女子脸色微微一怔,但身后追逐其的众中年肌肉男子依然是一如既往的脸色阴沉,目光死死地盯着两人和对面那女子,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忽然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箓,口中迅速念念有词,骤然一喝:“爆!”

    “轰!”

    一道火球从符箓中射出,对面那女子瞳孔一缩,连忙轻功一跃,快速躲过了他的攻击,但她身后的房间却在一声爆炸中,火光四溅,瞬间那里的房间门燃烧成了灰烬,火势随即点燃了周围的木质房间。

    “找死!”

    一声声大喝从对面各个房间中响起,一尊尊气息强大,修为高深的身影从房间中破门而出,庞大的威压瞬间笼罩整个清风酒楼,压制全场!

    刹那间,整个清风酒楼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各个房间中再次怒吼连连,有叫骂,也有叫嚣,场面顿时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完了!”美艳女管事望着沸腾的清风酒楼和四处逃窜的客人以及手下的工作人员,口中绝望的喃喃一声,双目一黑,差点晕倒在了地上。

    “谁!是谁如此大胆竟敢破坏我的修炼?!”

    一名**着上身,肌肉强健的中年男人一脚踏下,赤红色的烈焰气息围绕周身,脚下木板尽数节节断裂溃散,整个人站立在当空中,如同一尊怒目圆睁的火神般俯视苍生,威压卷袭当场!

    一些修为低微的存在被威压笼罩住,只能瑟瑟发抖!

    至于那躲过火球攻击的女子现在死死的缩在某个角落里,基本无法动弹,只能用目光警惕的张望着四周,以防那些中年肌肉男子突然出现,不过她很显然是多虑了,因为那些中年肌肉男子的修为是入门期大圆满,刚好被镇压住。

    数十道恐怖的威压铺天盖地,将清风酒楼中凡是修为在甲级之下的人尽数镇压,根本站不起来!

    “我再说一遍!到底是谁破坏了我的修炼?!”

    浑身赤红色烈焰气息翻滚的中年男人脸色冰冷的看着众人,在修炼途中被人打扰,这是他的禁忌。

    “这是狂焰灵王前辈唯一的独子,狂焚少爷?!”

    部分人都让出了他的模样,并且心中震骇,这人乃是第十一大镇的顶级大家族之一的狂焰家族的下一任掌舵人,人如其名,一家子的体型都是十分的魁梧,粗狂,脾气也是十分的火爆,传闻凡是打扰他修炼的人不是后半生躺着过就是修为尽废。

    就在众人都汗如雨下,惶恐不安的时候,忽然另外一道颇为冰冷的声音悠悠传来:“狂焚你的事先放到一边去,本少就问,我画符箓时被你们破坏的叁级符纸和百鬼血怎么算?”

    “是杀光你们所有人呢?还是照价赔偿?”

    一袭风衣的白如雪,气质脱俗,手握一把黑色折扇的冷峻青年出现在众人视线内,在他周围各站着两名容貌靓丽的女子,一位手掌短刃,一位手捏符纸,一文一武。

    看着被威压压制到跪伏在地上脸色苍白的众人,冷峻青年眼里闪过一丝嗜血之色,冷笑不断。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李厉小弟弟啊。”凌空屹立的狂焚不为所动的冷声笑道:“真不知道李枭阳前辈当初怎么给你取了个这么娘的名字。”

    “狂焚你说什么?!”

    李厉闻言脸色一寒,像是一只被人攻击的刺猬般,顿时炸毛冷声质问而道,他身边的两名女子也是眸子骤然一凝,杀意凛冽地死盯着狂焚,好似是箭在弦上,下一刻就会突然出击的那样。

    “直呼长辈其名不好吧,你可是知书达理,有很高教养的人喔。”狂焚看着他身边那两名女子,眼底忌惮之色一闪而逝,随后嘴角微翘道:“乖,叫哥!”

    “你!”李厉拳头紧握,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威压如九天瀑布般直泻而下,甲级二重天的强大威压像千斤坠一样轰然压向狂焚,毫无顾忌会殃及无辜之人。

    “比威压我怕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