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蝼蚁!你们闹够了没有?(下)
    后者冷笑一声,浑身气息一沉,比其更高一层境界的甲级三重天威压瞬间自他身上向四面八方扩散开,看着对面脸色发青的李厉,他轻描淡写地讥讽道:“别忘了,你哥终究是你哥。”

    忽然!他话音一冷,甲级三重天的威压尽数释放开来,沉喝道:“给我倒下吧!”

    “你敢!”

    就在他的威压刚释放开,站在李厉身旁的两名女子骤然口中清声大喝,手持短刃的女子瞬间娇躯一弓,猛地刺出,在她身后的那名女子手指飞速结印:“遁光!”

    话音落下,一束白光忽然从狂焚当头落下,其锐利度让在场所有人呼吸一滞,肝胆欲裂!

    无疑,要是被这白光砸中头颅,必定有死无生!

    “你个废物!”狂焚见状脸色微变,冷哼一声,只好放弃了对李厉的镇压,手臂快速交叉形成防御之势,一边靠着步伐躲过了光束的攻击,一边格挡着女子手中挥来的短刃。

    “轰!”

    两人在短暂的交手后,女子被狂焚捕捉到一丝破绽,一拳将其轰退回了李厉身旁,那名主修阴阳师的女子也随即停下了攻击。

    “废物!”

    狂焚语气讥讽的哈哈大笑,丝毫不在意李厉被气的发抖的身躯,再次冷眼看向所有人。

    大汗淋漓的李厉脸色简直阴沉到了极点,被人这么当众羞辱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表面不为所动,但心中不免的却是怒吼连连。

    “等着,明日御魂妖塔内本少一定要你死!”

    看着颔首而立,浑身烈焰气息澎湃的狂焚,他眼里狠毒之色闪烁,暗暗发誓道。

    虽然他的威压散去了,但清风酒楼中依旧还有数十位甲级之上的存在联手镇压着当场,皆是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但肖夏知道清风酒楼中甲级之上的存在绝对不止这么点,在他神识的扫动下,整个清风酒楼中甲级以上的存在一共三十四个,除了一名刚踏入乙级的老者依然在房间中自顾自品酒外,和现在已经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的数十名甲级存在,还有二十位甲级以上乙级以下的存在没有在众人面前展露出身形,无一不安静待在房中暗暗关注着外面的变化。

    这时,身旁的美艳女管事在肖夏的庇护下并没有受到威压的影响,而是微微缓过了一点,看着房间七零八碎,一团乱遭清风酒楼和几乎跪伏在地上的众人,心中一阵震骇,但很快反应过来,对楼道上站着数十位身影冷声怒喝道:“难道阁下不知道清风酒楼内不允许动手吗?”

    “都给我住手!”

    随着她的怒声大喝,终于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不管是跪伏在地上的众人还是站立在楼道上,坐在房间内的甲级存在皆是看向她,两百多道目光瞬间在了她身上,有好奇,有诧异,有疑惑,也有迷惘和不解。

    “此女的修为分明没过甲级,但为什么威压对她没用呢?”

    一位甲级之上的存在眼睛疑惑的喃喃道,但目光扫过旁边的肖夏时,整个人是骤然的一愕,随后眸子紧凝,企图望穿黑袍,见到肖夏的真面目。

    不过!

    “噗!”

    “这怎么会!我居然毫无察觉的就被攻击了?”

    他突然瞳孔一缩,口中鲜血直喷而出,脸上现出恐惧之色,不可置信地望着站在楼梯处的黑袍人,心悸的他不敢再去查探,顿时噤若寒蝉。

    同样,有这个想法的人可不止他一人,几乎在场所有甲级以上的存在都注意到了美艳女管事旁边的肖夏,一袭黑袍让他们心生疑惑,好奇的心理让他们皆是前去查探黑袍之下的究竟是为何人?

    “找死!”

    “噗!”

    “噗!”

    感受到他们的念力纷纷向自己身上探来,肖夏本就冷若冰霜的脸上顿时冷笑一声,庞大的神识瞬间反扑回去,霎时间内所有查探的人无一不猛地口吐鲜血,脸色骤然一白,差点倒在了地上,望向肖夏的目光像是看见了洪荒巨兽般那样恐惧,神色萎靡的连威压都放不出了。

    在场的所有人只看见站立的前辈先是突然如临重创般的摇摇欲坠,然后压制着自己等人的恐怖威压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完全不明白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这些没查探肖夏的人当中就有那名在房间中自顾自品酒的乙级老者和脸色难看的李厉以及他身边的两名女子外,其他人皆是被肖夏的神识给击伤了脑海,狂焚也没有逃过这个自我作死,一口鲜血喷的到处都是,现在的状态比起被他羞辱过的李厉也好不哪去,或者说他伤的更严重,一个是面子上的伤,一个是脑海上的伤。

    李厉见到这一幕,不禁内心震撼,表面也是愕然,不过俗话说的好,仇敌的痛苦就是我快乐,现在看见口吐鲜血,一脸萎靡的狂焚,他不知有多高兴,冷笑道:“呵!看来你是遭报应了!”

    但狂焚现在已经没有工夫再去理会他的嘲讽了,只是眼充惧意,心悸地偷偷瞥了一眼肖夏,连正眼都不敢去看,生怕会被其当成挑衅。

    “这黑袍人怎么会这么强?!”

    “我堂堂一个甲级七重天居然被毫无征兆地攻击了?”

    听到周围人语气中的巨大恐惧和深深的骇意,一个身穿阴阳师衣袍的老者嘴角不断抽搐,抱怨道:“老夫一个甲级九重天的阴阳师都被人用念力反噬了,你们算个什么玩意儿?”

    “这前辈要是武修,怕修为最少都得在乙级之上咯。”老者摇摇头,苦涩一笑。

    阴阳师的念力本就是阴阳大陆中最强大的职业,要是念力比阴阳师更深厚的,除了是等级以上的压制外,他也想不出还有什么职业的念力是比阴阳师还要强大的了。

    只可惜,肖夏用的是更高一等的神识,不是念力。

    见场面一度死寂,美艳女管事的质问和叫喊又没人理会与回答,肖夏缓缓踏出一步,场面刚能动弹的众人又瞬间被镇压跪伏在了地上,这次不仅是甲级以下,就连甲级以上的存在,只要修为不超过肖夏的人皆是被死死的镇压在了地上,房间中无辜品酒的乙级老者一口酒水喷出来,双膝一弓,整个人被镇压在了地上。

    乙级四重天修为的威压卷袭当场,清风酒楼中无人可站,身姿跪伏如臣子面圣帝王般,唯唯诺诺,身躯颤抖。

    “蝼蚁!你们闹够了没有?”

    肖夏一脚踏出,声音冰冷无情,是谓真正的镇压全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