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千年御神树树干
    随着肖夏的话音落下,所有人皆是面露惊骇,眸中恐惧之色充斥整个眼球,每个人都是脸色苍白一片的跪伏在地上,头颅低下,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都聋了是吧?”肖夏俯视众人,身形九天玄尊般威严不容亵渎,但声音却像是九幽地狱中的冥帝一样冰冷无情,寒意刺骨:“没听到说清风酒楼中不允许出手打斗是不是?”

    “还是说,你们觉得活着自己活得不耐烦,想死了?”

    肖夏眸子冷漠地看着跪伏在地上的众人,整个人杀意凌然,强横的威压将所有人压的喘不过气来,呼吸一滞,仿佛周围的空气被瞬间抽离干净的那样。说实话,在那么一瞬间,他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一旁的美艳女管事见到肖夏此刻冷酷的这一幕,突然小心脏忍不住怦怦直跳起来,别想多,那纯属是因为害怕,她怕肖夏冲动起来控制不住连她也一起杀了

    “你们,都给我滚出来!”

    肖夏忽然大手一伸,五指凌空抓去,那几个猛若虬龙的中年肌肉男子瞬间被抓了过来,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对先前那个让自己滚的人冷哼道:“你,刚才说让谁滚?!”

    那名身材魁梧的肌肉大汉顿时如坠冰窖,无形的压力和威压像一座大山压在他身上,使他身躯颤抖,忍不住求饶道:“是,是小的嘴贱,恳请前辈饶过小的一命!”

    “哦?”肖夏嘴角翘起,不屑的冷笑道:“那清风酒楼中被你破坏的东西怎么算?”

    “小的愿意照价哦不,双倍赔偿!”

    那肌肉大汉如落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般不肯放弃一个求生的机会,本想说照价赔偿,但话到了嘴边时却连忙改口,生怕惹得肖夏不满意,自毁了求生道路。

    肖夏没有说话,而是看向旁边的美艳女管事,直到后者点了点头,肖夏才再次转回了目光。

    “哼!今天算你命好。”肖夏看着跪伏在面前的几个脸色微喜的魁梧大汉,话锋一转,冷声道:“但你冒犯本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除了赔偿之外,你们说,我还应该怎么惩罚你?或者说你们?”

    这话一出,本以为自己已经没事的另外几个魁梧大汉顿时心中一紧,畏畏缩缩地跪伏在地上,面面相觑,暗中目光快速交接,似乎是在商量着什么。

    周围人也是一脸的懵逼,他们不知道这几个魁梧大汉是怎么惹得这个黑袍人如此生气的,只能是迷惘的暗暗关注着场面。

    “怎么?还没想出来么?”见几人不回答,肖夏冷笑道:“既然这样,那不如我帮你们选吧,自废修为亦或是拿出让我感兴趣的东西?”

    众人身体顿时一颤,自废修为这不是要人活着比死了还痛苦吗?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修为被人废掉,这与灭门之仇有何区别?

    “这黑袍人前辈居然如此无情?莫不知废人修为乃是阴阳大陆的大忌吗?”

    房间中跪伏在地上的乙级老者听到肖夏的话后,表情蓦然一愕,到了他这个层次,阴阳大陆中的一些秘辛和忌讳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不明白肖夏为什么修为比他高,却敢说出这种话来。

    不过显然除了他以外,在场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个是阴阳大陆的忌讳。

    “前辈不要!我等愿意用宝物来交换。”

    几个虬龙大汉听到肖夏说要废了他们的修为,骤然脸色一变,急忙开口道:“不知前辈能不能先收回神威,这样小的无法动弹。”

    肖夏闻言,缓缓的收回了威压,不仅是他们,在场所有人都在下一刻都感受不到了被镇压的感觉,纷纷站起来,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你们先别高兴的太早,要是他们几个的东西让我不满意,你们还得继续跪着,直到明日御魂妖塔开启!”

    淡淡的瞥了一眼场下满脸欢快,叽叽喳喳的众人,肖夏冰冷的话音如一记重锤般砸在每个人头顶,瞬间鸦雀无声。

    “看到了没,所有人都在看着你们呢,结界最好不要让他们失望哦。”

    肖夏冷笑说道,这句话里他一个“我”字都没有提起,为的就是让他们在没有压力中感到压力,在场三百多号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这种感受可想而知

    “这是一小段“千年御神树”的树干,是制作伍级符纸的最佳材料,也是我等身上最珍重的宝物了,在下现今将其交付前辈,望前辈高抬贵手放过我等。”

    那个先前被肖夏点出的肌肉中年壮汉一咬牙,从另外一名中年男子身上拿出一个古色古香的长方形檀木盒,一脸肉疼,双手高举,捧到了肖夏面前,恭敬地说道。

    “千年御神树的树干?”

    “制作伍级符纸的最佳材料?”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远远观望着两人的李厉和那名身穿阴阳师衣袍的老者顿时眼中精光大放,眸中贪婪和觊觎之色同时闪动,他们是阴阳师,作为对职业的了解,自然明白御神树有多珍贵,据说这种宝物可遇不可求,乃是千年之前的东西,在当今下陆界属于绝迹之物,虽说只是一小截树干,但同样是无比的珍贵,更何况是具有千年树龄的御神树树干?

    “千年御神树?”

    肖夏并不像他们那样了解御神树的珍贵之处,听到他说这是制作符纸的最佳材料后,微微疑惑便就收了下来,毕竟他现在最缺的就是绘画符箓的符纸了,自从上次在雅安镇跟山童争夺净灵花时用过一次符箓,到至今为止甚至连识海中的《符箓禁忌录》都没再翻开过,都快结出蛛网了

    “怎么?想要就来拿啊!”

    肖夏忽然转头看向目光火热的李厉和那甲级九重天的阴阳师老者,两人眼里的异样之色在他们刚露出的时候,肖夏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关是他们,那些凡是对他手中千年御神树树干有觊觎之心的宵小,皆是被他锐利的目光横扫而过,声音冷然说道。

    “不敢不敢!”

    众人脸色一白,心惊胆跳地连忙跪地磕头而道,直呼不敢!

    “望前辈恕罪!”

    李厉和阴阳老者心头一跳,脑海中的那点顿时想法烟消云散,赶紧鞠身,声音惶恐地低头行礼说道。

    他们才终于反应过来眼前这是什么人,那可是镇压当场的恐怖存在啊

    肖夏见此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多加追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