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不正经的西南尊护界者(作者又在划小船了)
    “行了,此物本尊收下了。”肖夏目光淡淡地看着体格猛如虬龙的中年肌肉大汉,手腕一翻,长方形檀木盒子就被他收回了道袍之中,声音漠然说道。

    闻言几人脸色微喜,恭敬的问道:“那敢问前辈,我们是否可以走了?”

    肖夏面前,他们是一刻都不想待下去了,或者说,他们还另有其事。

    “不急!”肖夏冷冷一句,看向在场所有人:“要想离开,你们还得再做一件事。”

    众人面面相觑,顿时眼睛疑惑不解地看着楼梯口的黑袍人。

    “有储备木材吗?”肖夏没有理会他们的迷惘目光,而是转头对身旁的美艳女管事询问道。

    “后院还有一点,不过应该已经足够了。”

    她微微一愣,似乎明白了肖夏要做什么了,点了点头回答道。

    “那好!”肖夏得到回答,随即对场下同样也隐约猜到了他的想法的众人说道:“你们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吧?”

    众人一脸苦笑,这不是摆明着要我们去修房子的节奏么?堂堂阴阳师和武士居然要被人逼去修房子,这画面也太美了吧

    “知道那还不快去做?”

    肖夏黑袍下嘴唇微抖,脸皮笑的都快抽搐了,硬是被他憋的脸通红,使劲让声音不减他现在的威严形象,但一想到修房子时树木漂浮,木屑横飞的场景,他就忍不住想发出拖拉机般的笑声

    “我等奉旨!”

    无奈之下,众人只好撸起袖子跟随仓库管理员去搬运木材了,有这个黑袍人在,怕是不做都不行。

    当然,一些不死心想仗着自己修为凌驾于诸人之上而趁机偷懒的人永远都有,不过在被肖夏打成一片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个小心思了。

    “小女子在此谢过肖前辈了。”美艳女管事眼里满是崇敬之色的看着肖夏,随后又苦涩道:“想不到今天清风酒楼居然会发生这种事,要不是肖前辈您刚好在这里,小女子怕是管事之位不保了。”

    “无妨!”肖夏轻轻笑道:“想必经过这一次风波后,清风酒楼会少不少麻烦,对于你来说也未必是个坏事。”

    “都是借了肖前辈您的功劳,要不然小女子都不知该怎么办了。”

    她点点头,要不是肖夏在这里,恐怕清风烈酒就被这些甲级强者给拆咯,心中对肖夏的感激可谓是一言难尽啊。

    肖夏不以为然的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相信他们不会偷懒的。”

    说着,冰冷的视线横扫过一遍现场,刹那间搬运着木材和修理着房间的众人只感到后脊背一阵冰凉,连忙回头讪讪一笑,手上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那几个肌肉大汉听闻肖夏要走,干着活儿的身体微微一滞,随后眸中闪过一抹精光,相互暗暗点头,眼睛假装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某个小角落边的女子,见到东西还在她怀中,皆是冷笑一声,又投入到了工作中。

    “那小女子送送前辈吧。”美艳女管事恭敬说道。

    “不麻烦你了。”肖夏拒绝了她的好意,笑了笑,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她面前。

    在场的众人显然也发现了这一幕,手上的工作顿时停顿了下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一时之间,就连美艳女管事也有些怕了。

    “继续做事!”

    就在这时,三楼某个房间中忽然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话音中的乙级威压轰然震慑过众人,整个清风酒楼中的人又恢复到了上一秒的工作状态。

    是的,这名品酒着小酒的乙级修为老者正是受肖夏所托,让他来管理众人。

    当时肖夏给出“不用干活”的条件,他没理由不答应。

    “肖前辈,还真是高深莫测啊。”美艳女管事心悸的拍了拍胸口,苦笑感慨而道。

    没人知道,在肖夏走后,那个躲在角落处的女子也随同肖夏的消失而不见了踪影。

    “怎么还不回来啊?!!”

    皑雪学院,肖夏房间内,一脸幽怨和抑郁的西南尊护界者呈一个“大”字正躺在大床上,口中含糊念叨着什么,突然!他坐立起来,略有沉思的说道:“会不会是因为他把我那份也吃完了?所以才不好意思回来?”

    “我是这种人吗?”肖夏的身形忽然出现在房间中,一只手领着打包好食物,另外一只手抓着一个女子的后衣领,听到他的猜疑声,顿时没好气的淡淡反驳而道。

    “给我给我,辛苦您了辛苦您了!”

    西南尊护界者见到肖夏回来,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拿下了肖夏手中的大包小包,神色微微尴尬地赔笑道。

    说罢,就快速拆开了包装袋,狼吞虎咽地品尝着香喷喷的食物,时不时露出呻吟,享受的表情。

    “我说你能再恶心点吗?”肖夏见他那一脸猥琐的表情,不禁嘴角抽了抽,嫌弃道。

    “嘿嘿~”西南尊护界者脸色微红,终于换成了正常的吃相,忽然筷子一顿,目光看向那个女子,边往嘴里塞东西,边好奇的问道:“这女子是谁呀?莫非你还有那种爱好不成?”

    “嗯?哪种爱好?”肖夏微微一愣,脸上浮现出不解之色,疑惑反问道。

    “就是类似于采花之类的啊。”西南尊护界者一副的样子,嘿嘿傻笑道。

    “闭嘴!好好吃你的饭!”肖夏无语的白了他一眼,采花?不就是强x吗?他是那种人吗?

    “本道爷一身正气凛然,正人君子之风,强x怎么可能会强x?顶多那叫手段强横了点”

    肖夏暗自嘀咕一声,道岸贸然。

    这次西南尊护界者没有说话,一个劲的往自己嘴里扒饭,似饿鬼投胎的那样,一双小眼珠子咕噜噜转动,偷偷瞄着肖夏这里。

    “行了!你说怎么算吧?”

    肖夏忽然把手中女子扔在床上,丝毫不理会她眼睛里的恐慌之色,抚着下巴略有所思的询问道。

    “前,前辈,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女子一副被吓坏的模样,缩了缩脑袋,畏生生的小声说道。

    “这是要下手了吗?”西南尊护界者见状连忙把头转到一边去,不忍直视地嘀咕道。

    “尼憋说话!”肖夏表情一僵,冷声呵斥了他一句。

    “好凶喔,惹不起惹不起”西南尊护界者本能的随口说道,拎着食物跑到了门口处吃去。

    “卧槽!”肖夏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种忍不住想打那货的冲动。

    “变态!”

    床上的女子也不知为何突然俏脸羞红,不动声色地拉了拉胸前的衣服,暗啐了一口。

    “你不知道是吧?那我来说。”

    肖夏深呼吸一口气,对床上女子冷冷地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