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这女的是谁?
    “第一!你刚才为什么要从我们两人身体中间横插过去?是利用我们来给你当障碍物,为你逃跑拖延时间吗?”

    肖夏眸中寒意迸射,直视她的眼睛,如一道冷光刺出的那般锐利,声音不带一丝温度的冷声继续道:“第二!你为什么要在我手掌前方的扶手处踩上一脚,亵渎本尊么?”

    女子闻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薄衣单处冰天雪地之境,身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眼前这个仿佛不是人,而是披着黑袍的九幽冥帝。

    “最后一个!他们为什么要追你?你怀中拿的是什么?”

    肖夏眼睛微微眯起,凝视着这女子苍然发白的脸颊,他能感觉到她怀中的那个东西,价值肯定远在御神树树干之上,不然那群中年大汉绝不可能会对她如此穷追不舍,除非这个东西很珍贵。

    “这个”女子银牙一咬,显然在犹豫着什么,但最后还是如实的回答道:“我也太不清楚这个是什么,但听他们说这是御神树的树心,所以我才出手盗走了这个东西。”

    “你刚才说什么?!御神树的树心?”

    坐在门口吃着饭的西南尊护界者嘴中“哧溜”的一下,吸进一根青菜,听到女子的声音,身形一闪,骤然出现在其面前,眼中冒着闪亮亮的精光,一脸不可置信地震惊道。

    肖夏身体不动地看着两人,但眼中的异样波动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

    “御神树的树心,光听名字就知道比树干强。”

    他没有出声,静静地站在原地不动,倾听着女子的话。

    “是啊!”

    说着,她忽然叹出一口气,有些低沉的说道:“只是没想到他们在房间里动了手脚,不然他们哪里会发现东西被偷了勒。”

    “然后前辈您也看见了,正是因为他们要追我,所以我才迫不得已从前辈和您的朋友中间穿过去,也不得不踩下扶手,利用轻功逃跑。”

    她说完,无奈摇头,随即摆出一副要杀要剐的样子,害怕的咽了咽口水,看向一袭黑袍的肖夏。

    “原来如此!”肖夏沉吟的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时,面前的西南尊护界者突然先他一步激动的开口道:

    “御神树树心呢?给我看看!”

    那货脸上像写满了“饥渴难耐”四个大字,虎视眈眈地盯着床上女子,好像那啥汉一样。

    女子缓缓从怀中拿出个巴掌大的白玉盒,手指有些颤抖地递给了他。

    “不错!”西南尊护界者轻轻把白玉盒捧在手中,赞赏的说道:“本来我还以为他们不会保存这等宝物之法,但现在看来,这些后辈也并非是一无是处。”

    “别啰里八嗦的,赶紧打开看看!”

    肖夏不耐烦的催促道,这货话真多,不是摆明着硬给自己加戏吗

    “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西南尊护界者撇撇嘴,用着只有他能听到声音嘀咕了一句。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快速打开了白玉盒,盒子中,一颗拳头大小的圆珠形木头正静静的躺在金色锦布上,看起来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这就是御神树树心?”肖夏皱了皱眉,忍不住疑惑道:“你确定?”

    “这破木头是树心?”

    女子愕然道,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盗出来的竟是这么个东西,看起来跟寺庙里的木球。

    “没错!”西南尊护界者丝毫不在意肖夏的怀疑,神色坚肯的点点头说道:“御神树本性平淡,喜好生长在廖无人烟的不毛之地,其树貌与普通树木无异,不好高骛远,若不是真正了解它的人,就算站在树前恐怕也未必知道这是御神树。”

    “正因为它的树心集这些特点于一身,所以才显的十分普通,就跟个木球似的。”

    西南尊护界者摸着下巴,沉吟片刻,给解释两人解释道。

    “那它有什么用?”

    肖夏看着这个木球,他最关心的还是御神树树心的用途,这个实际点

    “用途?”西南尊护界者闻言嘿嘿一笑,样子很是猥琐,说道:“它的用途可就多了,例如用来制作上等品级的肆级兵器,又例如用来炼制肆级丹药“御神破障丹”,再例如用来生火等等,这些都是它的用途。”

    “的确是很多,不过至于你说的生火是什么意思?用来做饭吗?”肖夏忍不住吐槽道,前面两个他可以了解,但后面那个生火是什么鬼?

    “没错!就是生火!御神树树心生出来的火焰,温度可比丹火还要赤热,是精通炼丹职业的阴阳师梦寐以求的火焰,不然你以为真的是做饭啊?”

    西南尊护界者颇为好笑的摇摇头,就算是做饭,也不见的不是人间美味。

    “不过,唯一遗憾的是精通炼丹职业的阴阳师在现在的下陆界差不多也寥寥少少了,只是可惜了这颗御神树树心了。”

    西南尊护界者一脸惋惜的望天叹道,如果是在一百五十多年前或者是在半个月前,他就算找不到那几个精通炼丹职业的年迈老阴阳师,也可以上交持恒者寮会以换取积分,但现在,说多都是泪。

    “既然这样,那给我吧!”

    肖夏听完他的话,眼睛忽然一亮,视线晃过,御神树树心被他手中,炼丹,他是不会!但凌道子会啊!

    “随便吧~”西南尊护界者毫不在意的摆摆手,耸了耸肩,无所谓道:“反正现在的我拿了也没什么用,如果你有更好的用处,那你就拿去吧。”

    “放心!”肖夏拍了拍他肩膀,老气秋横的说道:“我不会亏待你哒!”

    “拭目以待。”西南尊护界者热情之火覆灭,又恢复成了一贯懒散的模样:“我去吃东西咯。”

    说完,他拿起筷子就是一阵狼吞虎咽,填饱肚子后,躺在床上,眯眼,渐渐睡去。

    这时,肖夏忽然扭头看向同样坐立床上的女子冷淡而道:“念你是无心之举,本尊就不追究你的冒犯了。”

    “你走吧!”

    肖夏袖袍一挥,房间门随即自动打开,迎接女子的出门。

    “现在出去,他们会打死我的。”

    女子刚走到口,似乎想起了什么,脚步一顿,秀脸上浮现出后怕之色的回头对肖夏说道。

    “关我什么事?”肖夏不以为然的漠然道:“你再不走,等我后悔就来不及了。”

    女子脸色一变,正要走出时,突然门口出现一道倩影,正是一脸委屈而又气愤的上井静欣!

    “这女的是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