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情况异变(下)
    “你放心,我会的!”

    听着黑暗中的打斗声和爆裂出来的璀璨光芒,轩宇亮此时神态坚毅的重重点头道。

    他知道,现在的肖夏正在浴血奋战,争取力挽狂澜,心中唯一的牵挂都放在了他这里,这或许谈不上是真正的信任,但绝对是等于把赌注压在他身上,在这一刻,他感到自己肩上所承受的压力比任何时候都大。

    “结六芒星庇护结界!”

    感慨过后,轩宇亮脸色一正,当机立断对六位老者喝道。

    “我等遵命!”

    “!罙!圣!陞!狌!湦!”

    众老者口中念念有词,同时结印,骤然一喝,脸色凝重的重重抬脚一踏,五指虚空书写划动,变幻莫测,同时喊道:“六芒星庇护结界·成!”

    突然!随着众老者的手印结毕,地面上赫然出现一个璀璨耀眼的大型六芒星印记,圣圈勾画在最外围,其目的是为了减少能量的消耗。

    很快,众人紧张的盘坐在六芒星中间,以免受到外界的攻击。

    “杀了他!”

    有人见肖夏凌空杀来,立即高声大喝道:“宝物就在他身!”

    “噗嗤!”

    他话音刚落,还未说完的声音就顿时戛然而止,眼珠子大瞪,目光不可置信的看着消逝离去的黑袍人,直至视线愈来愈模糊,最后眼睛一黑,响起一道掉落声,原是头颅已经落地

    “你们,都得死!”

    肖夏眸中寒光凛凛,他已记不清自己杀了多少人了,他没数过,也不屑去数!只知道,这些人都该死!

    说着,他的身影又像幽灵般消逝在了黑暗之中。

    “不行!这样下去我们根本杀不了他!”

    有人经过一系列的生死逃亡后,对肖夏的恐惧简直达到了极点,特别是看到身边一个个好友的死亡惨状,他怕自己下一刻也会更他们一样瞬间头颅落地。但人总是犯贱的,在知道肖夏身上背有的天青皇仗就是他们所苦苦寻求的宝物后,再大的危险中抱有着一丝侥幸心理,也正是这种心理让他们一个个相续死去。

    “噗嗤!”

    突然!一道青光闪过,地上又多了一具无头尸体。

    “废话真多!”

    肖夏如同一个行走在杀戮道路上,毫无人性的刽子手般,收割掉这人之后,撂下一句冰冷的话,又不见了踪影。

    “少主,那人应该是甲级九重天的强者,其手段辛辣狠厉,一袭纯黑衣袍,在这一片漆黑的环境中融为一体,几乎堪称无敌!”

    杏长老等人脸上露出凝重之色,与其它长老形成一堵人墙,时刻护住中间的吴凌峰,压低着声音说道。

    “有没有带天光球?”

    吴凌峰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不为所动的问道。

    “天光球?”杏长老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说道“老朽正好有一枚,不过少主要这天光球有何用?据我所知这天光球并无攻击之性啊。”

    “天光球可瞬间让黑夜化为白昼,到时候你还觉得这黑袍人能够来去自如,如鱼得水么?”

    吴凌峰冷笑一声,缓缓道:“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少主英明!”

    杏长老不露声色的拍了个马屁,立即掏出天光球注入能量,朝空中抛去。

    “唰!”

    骤然之间,方圆千米之内的范围全被白光照亮,所有的人,兽,物一一展现在每个人眼中,猩红流淌着的血液,切割平齐的硕大头颅,还有遍地的残肢断骸,以及原先蛰伏在黑暗之中虎视眈眈的狂妖异兽们和令人目光赤热,呼吸急促的昂贵植物,药物等一些前人身死后所留下的价值非凡遗宝。

    在这白昼般的照明下,现在众人的脚下之处即是战场,也是一个令人疯狂的聚宝盆,但也是狂妖异兽们的尖齿边缘。

    “怎么会?!”

    “什么!”

    前一句是上井静欣等人所发出的惊讶声,后者则是在场众人的惊骇声,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他们包围住肖夏等人的同时,自己也被周围的狂妖异兽像包饺子一样紧紧包围住了。

    见到周围情况的众人再也没有一个敢像之前那样擅自乱动了,生怕浪费体力而无力抵抗狂妖异兽们发起的攻击。

    “这是怎么回事?”

    吴凌峰见到外围围住自己等人的妖兽,脸色阴霾的看向杏长老,眸子冷横的质问道。

    发生被妖兽包围这种大事,自己这些人居然没有一个察觉?要不是碰巧使用了天光球照亮这周围,说不定等到一会儿自己这些人自相残杀完后,哪怕拿到了宝物,亦是难逃虎口。

    “不好!”

    杏长老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徒然一白,连忙将精神力催发到了一个极点,不断延伸到千米之外,乍一看!全是密密麻麻的妖兽,而在这一片黑压压的妖兽潮之中,一个手拿骨剑的红衣女子正一脸狞笑的看向这边,显然她就是再次兽潮的发号施令者。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吴凌峰还是第一次见到杏长老露出这副有失形象的模样,顿时心中一紧,连忙死死抓住其肩膀,不由得急促询问道。

    “完了!”杏长老脑袋一旋,身形跌晃,差点坐在地上,苦笑道:“少主,我们被兽潮包围了。”

    此话一出,哗然全场!

    “兽潮!?”

    听到他的话,有人瞬间感到浑身软弱无力,直接就是跪在了地上,兽潮是什么?乙级之下身陷其中必定百分百死亡,绝无活路!

    “我不信!这御魂妖塔中怎么可能会有兽潮?!”

    但很快也有人无法相信的摇头高声否认而道,他进入御魂妖塔整整有四次,还从未听说过御魂妖塔中会有什么兽潮。

    “没错!这御魂妖塔中怎么可能会有兽潮!一定是你想要独吞那黑袍人身上的宝物,所以才会说出这种妖言惑众的话!”

    有人附和冷笑道:“区区这点妖兽就说是兽潮,难道阁下欺我等眼拙不成?”

    吴凌峰没有说话,眸子冷淡的看着杏长老,希望对方能够给他一个全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