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朽不是对手
    “兽潮?”

    肖夏身形一顿,青光长剑恰好架在其中一人脖子上,不过没有斩下去,如同一把铡刀悬挂在高空之上,随时可以让其头颅落地,了结那人的性命。

    “这是!”

    那人只觉得脖子一凉,随后猛地转头发现那柄杀器正架在自己脖子上,立即大惊失色,两股战战的欲要逃走,但看见这黑袍人似乎陷入沉思中,他心中忽然萌生出一个想法,炽热的目光一闪而逝,眼睛死死的盯着肖夏身后背起的天青皇仗,宝物!这就是自己等人苦苦寻求的宝物!既然明白了,那么就要趁着敌人分神之际迅速将其了解掉。

    “嗯?你想杀我?”

    “噗嗤!”

    “别!”

    可他不知道,就在他杀心刚起之时,肖夏就清晰的感受到了他散发出来的贪婪气息以及浓重杀意,跟凌道子交谈的意识顿时从脑海中退回,眉头一挑,不等那人回过神,手上长剑猛地一抹,一颗眼睛里充满恐惧之色的头颅就是瞬间落地,血如喷泉,飞溅三尺

    这一幕,惊呆众人!

    “你怎么能这样!”下一刻,立刻就有人眸子喷火,纷纷怒声大喝谴责而道:“现在大敌当前,我们人类应当联手击退妖兽才对,你怎能做出如此对人类大逆不道之事!”

    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肖夏很快就被一个个高尚的“人类”“大逆不道”等名词给推到了风尖浪口,成为每个人谴责的对象。

    “此子真是愚不可及啊!”

    “你白痴吗!不去杀妖兽居然过来杀我们的同类?!你真是,真是”

    霎时间,各种叱责声接连不断,满目悲愤,大义凛然的指着肖夏破口大骂,失望至极。

    “要我说,他一定是妖兽的同盟,为的就是将我们引到这里,然后连同兽潮将我们坑杀于此,即使我的猜想是错的,那他也一定是其心必异,人类的叛徒!”

    就在这时,一个獐头鼠目的小青年站出来,目光挑衅的看了一眼肖夏,然后一口咬定,冷笑指责道。

    面对他的毁谤,肖夏不出一言以复,只是道袍之中的眼眸愈变幽暗,寒光乍现,他认得这人,当初在御魂妖塔开启之时,有一人稀里糊涂被桥门的庞大力量所反噬致死,就是他在幸灾乐祸的大笑讥讽,肖夏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什么!”

    场面顿时轰动起来,所有人不敢置信的望着肖夏,脸色阴沉,咬牙切齿,仿若在看一个杀父仇人那般。

    “你竟然是妖兽的同盟?!”

    有个头脑简单的粗莽大汉很快就被小青年的语言所蛊惑,小时候他父母就是陨落于妖兽之爪,所以听到别人说肖夏是妖兽同盟,心中的愤怒瞬间喷发,双目充血,小山一样的身躯猛的向肖夏狂奔撞去,青石地板在他脚下寸寸炸裂,提起坚如钢铁般的拳头就是骤然砸下,怒喝道:“那你就给我去死!”

    他站在肖夏面前,身躯之庞大完全遮蔽了肖夏所有视野,显然是修炼过狂化身体的功法,在粗莽大汉眼中,此刻的肖夏就如同小婴孩般弱小,巨人俯视肖夏,只可惜他的攻击对象也是肖夏

    “呜——!”

    拳风呼啸,像一曲悲鸣的哀歌,不知为谁而奏!

    “居然还有这么蠢的人?”

    “嘭!”

    肖夏双眼微眯,冷哼一声,就在粗莽大汉的拳头即将砸在自己身上时,身形跃起,一个毁灭性十足的回旋踢直接踢在他拳头上,坚如钢铁的拳头瞬间皮开肉绽,然后筋脉绷断,最后轮到骨头粉碎,整只拳头消失不见,血液挥洒,只剩下手臂停留在空中。

    “啊!!”

    粗莽大汉望着空空如也的拳头,目光呆愣一秒,随后惨叫哀嚎出口,手臂传来的刻骨铭心痛楚让他痛彻心扉,暴露在空气流动之下的血肉模糊部分如被针刺般,剧烈的疼痛

    “我的手,我的手”

    粗莽大汉托着被肖夏摧毁掉的手掌,整个人悲嚎不断,喃喃出口,恍若疯癫

    眼看四周,死寂一片!

    “还有人想要讨伐我的吗?尽管来,我等着!”

    见没有人说话,但肖夏可不理他们,幽暗的眸子划过众人,如视草芥般漠然出口而道。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刚才手掌被毁的那人名为明哲夫,是一名武体兼修的甲级二重天强者,修行共计十七年,由于他是双修,所以真正实力可比拟一位老牌甲级三重天初期,放在他所在的第七大镇乃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可尽管如此,还是被一脚踢废手掌,那么眼前这个黑袍人的实力该有多强?他们不得而知

    但听到肖夏的挑衅声,暗中还是有很多人恨恨骂着狂妄之类的话音。

    就在这时!

    “不知杏长老能否出手拿下这等异端?”

    有个同是第一大镇的家族子弟见状先冷笑的看了一眼肖夏,然后恭敬的对杏长老询问道。

    众人的目光随之汇聚到他身上,肖夏同样略有所思的看向杏长老,嘴角勾出一抹莫名的笑意

    “呃”

    闻言杏长老嘴角一抽,尴尬的摸了摸鼻尖,想杀那家族子弟的心都有了,经过肖夏出这么多次手,他要是还想不到肖夏的修为远远超与他之上,高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程度,他都可以拿起一颗榴莲把自己砸死算了。

    “对啊!杏长老您就出手吧!”

    见他犹豫不决,众人还以为他不想背上某个不雅名号,连忙保证道:“我等是不会说您以大欺小的。”

    杏长老:“”

    心头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还以大欺小?敢情我特么才是小的好不好?

    在众人催促的目光下,杏长老还是硬着头皮说出了事实:“老朽,老朽不是这位前辈的对手”

    “什么?不是对手?”

    众人被彻底惊呆了,连第一大镇的顶级家族吴家二长老都不是对手?

    “老朽真没开玩笑,这位前辈的修为老朽连看到看不出来,哪里会是对手。”

    见众人似乎不大相信,杏长老摇头苦笑连连。

    这一刻,所有人看向肖夏的目光终于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目光中充满了深深的不敢置信,畏惧,和惊骇

    杏长老声音中略带示好之意的看向肖夏,说道:“这位前辈的修为大致在甲级九重天之上,我们一会儿能不能活着出去,关键还得看这位前辈出不出手。”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傻眼了,那些谴责,辱骂过肖夏的人现在恨不得一巴掌将自己拍死,心中追悔莫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